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歧路灯(李海观)_TXT下载(完结)第1页

歧路灯

清 李绿园 著

古有四大奇书之目,曰盲左,曰屈骚,曰漆庄,曰腐迁。

迨于后世,则坊佣袭四大奇书之名,而以《三国》、《水浒》、《西游》、《金瓶梅》冒之。

呜呼,果奇也乎哉!《三国志》者,即陈承柞之书而演为稗官者也。

承柞以蜀而仕于魏,所当之时,固帝魏寇蜀之日也。

寿本左袒于刘,而不得不尊夫曹,其言不无闪灼于其间。

再传而为演义,徒便于市儿之览,则愈失本来面目矣!即如孔明,三国时第一人也,曰澹泊,曰宁静,是固具圣学本领者。

《出师表》曰:“先帝知臣谨慎,故临终托臣以大事。”

此即临事而惧之心传也。

而演义则曰:“附耳低言,如此如此”,不几成儿戏场耶!亡友郏城郭武德曰:幼学不可阅坊间《三国志》,一为所溷,则再读承祚之书,鱼目与珠无别矣!淮南盗宋江三十六人,肆暴行虐,张叔夜擒获之,而稗说加以“替天行道”字样,乡曲间无知恶少,仿而行之,今之顺刀手等会是也。

流毒草野,酿祸国家,然则三世皆哑之孽报,岂足以蔽其“教猱升木”之余辜也哉!若夫《金瓶梅》,诲淫之书也。

亡友张揖东曰:此不过道其事之所曾经,与其意之所欲试者耳!而三家村冬烘学究,动曰此左国史迁之文也!余谓不通左史,何能读此,既通左史,何必读此?况老子云:童子无知而朘举。

此不过驱幼学于夭札,而速之以蒿里歌耳!至于《西游》,乃演陈玄奘西域取经一事,幻而张之耳。

玄奘河南偃师人,当隋大业年间,从估客而西。

迨归,当唐太宗时。

僧腊五十六,葬于偃师之白鹿原。

安所得捷如猱猿,痴若豚豕之徒,而消魔扫障耶?惑世诬民,佛法所以肇于汉而沸于唐也。

余尝谓唐人小说,元人院本,为后世风俗大蛊。

偶阅阙里孔云亭《桃花扇》、丰润董恒岩《芝龛记》以及近今周韵亭之《悯烈记》,喟然曰:吾固谓填词家当有是也!藉科诨排场间,写出忠孝节烈,而善者自卓千古,丑者难保一身,使人读之为轩然笑,为潸然泪,即樵夫牧子,厨妇爨婢,皆感动于不容已。

以视王实甫《西厢》、阮圆海《燕子笺》等出,皆桑濮也,讵可暂注目哉!因仿此意为撰《歧路灯》一册,田父所乐观,闺阁所愿闻。

子朱子曰:善者可以感发人之善心,恶者可以惩创人之逸志。

友人皆谓于纲常彝伦间,煞有发明。

盖阅三十岁,以迨于今,而始成书。

前半笔意绵密,中以舟车海内,辍笔者二十年,后半笔意不逮前茅,识者谅我桑榆可也。

空中楼阁,毫无依傍,至于姓氏,或于海内贤达,偶尔雷同,绝非影附。

若谓有心含沙,自应坠入拔舌地狱。

乾隆丁酉八月白露之节,碧圃老人题于东皋麓树之阴。

第一回 念先泽千里伸孝思 虑后裔一掌寓慈情

话说人生在世,不过是成立覆败两端,而成立覆败之由,全在少年时候分路。

大抵成立之人,姿禀必敦厚,气质必安详,自幼家教严谨,往来的亲戚,结伴的学徒,都是些正经人家,恂谨子弟。

譬如树之根柢,本来深厚,再加些滋灌培植,后来自会发荣畅茂。

若是覆败之人,聪明早是浮薄的,气质先是轻飘的,听得父兄之训,便似以水浇石,一毫儿也不入;遇见正经老成前辈,便似坐了针毡,一刻也忍受不来;遇着一班狐党,好与往来,将来必弄的一败涂地,毫无救医。

所以古人留下两句话:“成立之难如登天,覆败之易如燎毛。”

言者痛心,闻者自应刻骨。

其实父兄之痛心者,个个皆然,子弟之刻骨者,寥寥罕觏。

我今为甚讲此一段话?只因有一家极有根柢人家,祖、父都是老成典型,生出了一个极聪明的子弟。

他家家教真是严密齐备,偏是这位公郎,只少了遵守两个字,后来结交一干匪类,东扯西捞,果然弄的家败人亡,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多亏他是个正经有来头的门户,还有本族人提拔他;也亏他良心未尽,自己还得些耻字悔字的力量,改志换骨,结果也还得到了好处。

要之,也把贫苦熬煎受够了。

这话出于何处?出于河南省开封府祥符县萧墙街。

这人姓谭,祖上原是江南丹徒人。

宣德年间有个进士,叫谭永言,做了河南灵宝知县,不幸卒于官署,公子幼小,不能扶柩归里。

多蒙一个幕友,是浙江绍兴山阴人,姓苏名簠簋,表字松亭,是个有学问、有义气的朋友。

一力担承,携夫人、公子到了祥符,将灵宝公薄薄的宦囊,替公子置产买田,分毫不染;即葬灵宝公于西门外一个大寺之后,刊碑竖坊。

因此,谭姓遂寄籍开祥。

这也是宾主在署交好,生死不负。

又向别处另理砚田,时常到省城照看公子。

这公子取名一字叫谭孚,是最长厚的。

孚生葵向。

葵向生诵。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