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开辟演义(周游)TXT下载(完结)第1页

开辟演义

全称《新刻按鉴编纂开辟衍绎通俗志传》明 周游著开辟衍绎叙

开辟衍绎者,古未有是书,今刻行之以公宇内。

名之开辟者何?譬喻云尔。

如盘古氏者,首开辟也;天地人三皇次开辟也;伏羲神农黄帝尧舜又开辟也;夏禹继五帝而王,又一开辟也;商汤放桀灭夏,又一开辟也;周文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武王克纣,伐罪吊民,则有列国志,是又一开辟也;汉高定秦楚之乱,光武灭莽中兴,则有西东汉传,是又一开辟也;又有三国志,两晋传,南北史,隋杨坚混一南北,唐太宗平隋之乱,则有隋唐传,是又一开辟也;宋祖定五代之乱,则有北南宋传,是又一开辟也。

其间又有水浒传岳王传;我太祖统一华夏,则有英烈传,是又一大开辟也。

自古天生圣君历代帝王创业,而有一代开辟之君,必有一代开辟之臣,如伏羲之有苍颉,黄帝之有风后,尧有舜佐,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禹弃契、皋陶、伯益,又有八元八凯,禹有治水之功而兴夏,汤以伊尹而祚商,武丁之于傅说,文王之于吕望,汉有三杰,蜀有孔明,晋有王谢,唐有房杜,宋有韩范是也。

至于篡逆乱臣贼子,忠贞贤明节孝,悉采载之传中,今人得而观之,岂无爽心而有浩然之气者?诚美矣!然未有开天辟地,三皇五帝,夏商周诸代事迹,因民附相讹传,寥寥无实,惟看鉴士子亦只识其大略,更有不干正事者,未入鉴中,失录甚多。

今搜辑各书,若各传式,按鉴参演,补入遗阙。

但上古未有文法,故皆老成朴实言语,自盘古氏分天地起,至武王伐纣止,将天象日月山川草木禽兽,及民用器物,婚配饮食,药石礼法,圣主贤臣,孝子节妇,一一载得明白,知有出处。

而识开辟至今有所考,使民不至于互相讹传矣。

故名曰开辟衍绎云。

崇祯岁在旃蒙大渊献春王正月人日

靖竹居王黉子承父书于柳浪轩

第一回 盘古氏开天辟地

邵康节曰:天始开于子,复卦也;子历一万八百年为一会,丑历一会,地始成,曰地辟于丑,临卦也;寅历一会,人始生,曰开物于寅,泰卦也;周十二宫,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元终,坤卦也。

又是一个大阖辟,谓元始至终,更以上,亦复如是。

余仰止曰:若云天开于子,地辟于丑,则盘古氏乃天开地辟之时也,该计二万一千六百年,以当子丑之会。

若云天开天皇,地辟地皇,人生人皇,天开地辟之时,阴阳未分,安有人生?天地定位,方可言生。

愚按:天皇生在寅,地皇生在卯,人皇生在辰,伏羲在巳,神农、黄帝、尧、舜在午,不然,今言未何也?若历考之,尚未至卯,何言至未?今正在午字者是也,不必疑焉。

胡五峰曰:混沌之世,天地始分,有盘古氏者,生于大荒,莫知其始,明天地之道,达阴阳之变,为三才首君。

于是,混茫开矣。

却说尔时西方世尊释迦牟尼佛放大光明,照见天下万国,四大部洲洪濛久闭而不得升降,天昏地暗,神惨鬼愁,犹人居诸水火之中,奔溺之状,深为可怜。

世尊发大慈悲,即于灵鹫山上,从肉髻中涌出千叶宝莲,大放十道百宝光明,一一光明皆遍示,现十恒河沙,擎山持杵,普周虚空世界。

大众仰观,畏爱兼抱,哀告求佛怜悯开示。

佛曰:“善哉,善哉!”乃呼阿难问曰:“汝见天下四大部洲否?”阿难启佛曰:“弟子愚昧,不知四大部洲何物。”

佛复问诸弟子曰:“汝等曾有见识否?”诸弟子皆言未识。

佛曰:“天下四大部洲者:吾此方是西牛贺洲,东是东胜神洲,北是北俱卢洲,惟有南赡部洲天地洪荒。”

观音大士出班合掌顶礼,上白佛言曰:“世尊,今南赡部洲历劫已满,世尊救度普济,莫非立教复开天地者乎?”佛曰:“善哉!正是此说。

今欲一人开天辟地,为万世之始主。

此非细事,恐不得其人。”

见班旁一位菩萨合掌微笑,世尊看是昆多崩姿那,命近前问之,擎拳长跪,稽首佛前,上白世尊,曰:“南赡部洲若得天地开辟,只恐弟子身遭恶业,何以解脱?”佛曰:“止命汝一身去开天辟地,成万世不朽之功,有何恶业?不必挂碍,速往前行!天地既分,万物始成,自有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天五生土。

二气一分,吾即救汝复至此方。”

昆多崩姿那受佛命毕,只得顶礼辞别世尊并诸大菩萨,驾一朵祥云,离了西方佛境,直来至南赡部洲大洪荒处,大吼一声,投下地中,化成一物,团圆如一蟠桃样,内有核如孩形,于天地中滚来滚去;约有七七四十九转,渐渐长成一人,身长三丈六尺,头角狰狞,神眉怒目,獠牙巨口,遍体皆毛;将身一伸,天即渐高,地便坠下,而天地更有相连者,左手执凿,右手持斧,或用斧劈,或以凿开,自是神力。

久而天地乃分,二气升降,清者上为天,浊者下为地。

自此而混茫开矣,即有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变化,而庶类繁矣,相传首出御世。

从此,昆多崩娑那立一石碑,长三丈,阔九尺,自镌二十字于其上曰:吾乃盘古氏,开天辟地基。

亥子重交媾,依旧似今时。

话分两头,不说毘多崩娑那分天地立碑,且说世尊慧眼遥观,见里多崩娑那功成行满,在世已久,分付观音大士曰:“汝可变一天神,执净瓶前去倾出甘露,令毘多崩娑那浴身,恐沾污秽,难以离世;说出西方形骸,救度他转来。”

大士领佛法旨,即辞世尊,驾祥云至大荒,摇身变一天神,高四丈,手执净瓶,立于碑前。

盘古氏问曰:“汝是何人?执此净瓶何故?”大士曰:“吾净瓶有甘露,为汝身触厌污,如来使吾代汝洗身。”

盘古氏本西方大圣,一闻大士之言,心便开悟,即顶礼皈依,叩求救度。

大士见其心转,随将净瓶中甘露于盘古头顶上倾下,即说偈曰:只因合掌一笑,今来二万余年。

功完行满西归,免堕轮迴苦境。

盘古氏听偈毕,大吼一声,滚于地中,霎时依旧化成一蟠桃。

大士一见,即向前用净瓶装入内,径回西天,见世尊,叩首参拜,白佛曰:“弟子救得毘多崩娑那至此,望如来慈悲!”遂将蟠桃献上,世尊一见,便说偈曰:去此形骸,来此形骸。

功今完满,现像受戒。

世尊说偈毕,毘多崩娑那即现出原形,于佛前叩首顶礼,世尊大喜。

大士又启佛曰:“虽蒙慈悲,天地已分,弟子不识天开辟地后又当何如。”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