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双龙传(储仁逊)TXT下载(完结)第1页

第一回 上参本嘉庆私访 天顺当宝庆施威

大清江山归一统,嘉庆圣驾坐北京。

石庵上殿捧本奏,天顺当内访恶凶。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且言大清国自太祖高皇帝开基定鼎以来,一统江山,君正臣良,诸邦外国附庸纳进朝觐。

真是五谷丰登,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传至仁宗睿皇帝,登基驾坐九五,年号嘉庆,王公大臣辅佐,临朝听政。

这一日临朝,静鞭三响,嘉庆皇帝已登九五。

只见左班走出一位臣宰,手捧本章,在品级山行了三跪九叩朝王礼,跪在丹墀,高举本章。

嘉庆皇爷见是吏部天官铁脖刘墉上本,龙心暗想:“这又不知参劾哪家官员?”遂命司礼监接上本来。

卷帘散朝,袖本回宫,驾坐御书房,展开本章,闪龙目阅看。

见本章乃参劾九门提督和珅。

本内所言:“和珅家金砖墁地,家中有铸就的金山银山,有敌国之富。

皆因在通州开设一座‘天顺当’,当内私安十三盘铸钱炉,竟铸沙板剪边鱼眼。

人若去当当,一半制钱,一半私米,取息六分。

若有说闲话或搅扰天顺当,门前撮着油漆棍,无论举监生员,打死勿论。

势恶霸道,人人不敢侧目。”

嘉庆皇爷览毕暗想:“世上竟有这样的恶霸!有心不信,刘墉从来无虚奏之本。

不如朕前去访察一番。”

想罢,在更衣殿更换一件蓝布袍,青缎帽衬,腰系一条河南带子,足登薄底旧缎靴,腰挂槟榔荷包。

又打点一个小包袱,内包一件传国宝衣,飞龙小马褂上坠着十三个虎头扣,上安猫儿眼大的十三颗避尘珠。

有避火缎沿着领子,若穿在身,冬暖夏凉。

复又包上《百中经》、《玉匣记》,袖吞两块毛竹板,打扮像一位算命先生模样。

暗暗出了东华门,信步走至大街,无心观看街上热闹,径奔齐化门。

出了齐化门,两足酸痛,暗说:“不好!此离通州四十里,怎样走去?”

正然踌躇犯想,见有一人推着一辆小车。

皇爷一点手,推车之人走近前,放下小车,口尊:“先生,你老莫非雇我小车吗?”皇爷说:“正是。

我要雇脚,不知你要多少钱的脚价?”

车夫口尊:“大太爷,你老是要往何处去?”皇爷说:“我上通州坝。”

车夫说:“通州离京四十里,来回八十里路,总得一天的工夫,你老给我一吊钱吧。”

皇爷闻言说:“好,我就与你一吊钱。

可得走快些,早到通州方好。”

车夫口尊:“大太爷上车罢。”

皇爷闻言,赐上车一坐,小车往怀里一翻,将皇爷压倒在地。

车夫说:“不好!”急忙把车扶起,拉起皇爷。

皇爷说:“好奴才!我未坐稳,车就翻了,这车我如何坐得?”车夫说:“你老是不明白,你老想,小车儿是一个独轮,你老坐在一边,岂有不翻之理?”皇爷说:“我一个人该坐两边不成?”车夫说:“你老人家只坐一边,先等我搬些砖头、石块趁着,方可坐。”

皇爷摆手说:“我不要砖头、石块趁车。”

车夫说:“不然再等候一位客官,一边一位,可就趁匀。”

皇爷摆手说:“两人坐车,我不花钱。”

车夫说:“要不将你包袱放在这边趁着罢。”

皇爷这才归座。

暗中有保驾的都城隍、土地并小鬼,把车推的推,拉的拉,车夫两手掐着车把,带上襻,弯腰撅腚,往前推行,自觉不费多大的气力,遂口内吆吆喝喝唱起来:“杨六郎大战两狼山,杀得鞑子无处颠。”

皇爷不爱听杀鞑子,皆因皇爷是满洲人。

皇爷说:“你住了声吧,不可唱它。

你再拣新鲜的唱。”

车夫说:“什么新鲜呢?大清国的故事新鲜。”

皇爷说:“你就唱大清国罢。”

车夫说:“你老听。”

信口就唱:“大清嘉庆皇爷坐宝殿,天分不过二三年。”

皇爷说:“你住了吧,你怎么又咒骂朝廷?”车夫说:“这是背地之言,骂之无妨。”

皇爷说:“背地也不许咒骂。

你拣好的唱。”

车夫说:“我唱《玉杯记》,你老听。”

遂唱道:“王二姐在绣房,想起二哥张家男。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