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官场现形记(晚清四大谴责小说)李伯元著第1页

官场现形记

第一回 望成名学究训顽儿 讲制艺乡绅勖后进

话说陕西同州府朝邑县,城南三十四地方,原有一个村庄。

这庄内住的只有赵、方二姓,并无他族。

这庄叫小不小,叫大不大,也有二三十户人家。

祖上世代务农。

到了姓赵的爷爷手里,居然请了先生,教他儿子攻书,到他孙子,忽然得中一名黉门秀士①。

乡里人眼浅,看见中了秀才,竟是非同小可,合庄的人,都把他推戴起来,姓方的便渐渐的不敌了。

姓方的瞧着眼热,有几家该钱的,也就不惜工本,公开一个学堂,又到城里请了一位举人老夫子,下乡来教他们的子弟读书。

①黉门秀士:黉门,学宫;秀士,即秀才。

这举人姓王名仁,因为上了年纪,也就绝意进取,到得乡间,尽心教授。

不上几年,居然造就出几个人材:有的也会对个对儿;有的也会诌几句诗;内中有个天分高强的,竟把笔做了“开讲”②。

把这几个东家喜欢的了不得。

到了九月重阳,大家商议着,明年还请这个先生。

王仁见馆地蝉联,心中自是欢喜。

这个会做开讲的学生,他父亲叫方必开。

他家门前,原有两棵合抱大树,分列左右,因此乡下人都叫他为“大树头方家”。

这方必开因见儿子有了怎幺大的能耐,便说自明年为始,另外送先生四贯铜钱。

不在话下。

②“开讲”:指八股文中的第三段,为初学写八股文的人所为。

且说是年正值“大比之年”,那姓赵的便送孙子去赶大考。

考罢回家,天天望榜,自不必说。

到了重阳过后,有一天早上,大家方在睡梦之中,忽听得一阵马铃声响,大家被他惊醒。

开门看处,只见一群人,簇拥着向西而去。

仔细一打听,都说赵相公考中了举人了。

此时方必开也随了大众在街上看热闹,得了这个信息,连忙一口气跑到赵家门前探望。

只见有一群人,头上戴着红缨帽子,正忙着在那里贴报条呢。

方必开自从儿子读了书,西瓜大的字,也跟着学会了好几担搁在肚里。

这时候他一心一意都在这报条上,一头看,一头念道:“喜报贵府老爷赵印温,应本科陕西乡试,高中第四十一名举人。

报喜人卜连元。”

他看了又看,念了又念,正在那里咂嘴弄舌,不提防肩膀上有人拍了他一下,叫了一声“亲家”。

方必开吓了一跳,定神一看,不是别人,就是那新中举人赵温的爷爷赵老头儿。

原来这方必开,前头因为赵府上中了秀才,他已有心攀附,忙把自己第三个女孩子,托人做媒,许给赵温的兄弟,所以这赵老头儿赶着他叫亲家。

他定睛一看,见是太亲翁,也不及登堂入室,便在大门外头,当街爬下,绷冬绷冬的磕了三个头。

赵老头儿还礼不迭,赶忙扶他起来。

方必开一面掸着自己衣服上的泥,一面说道:“你老今后可相信咱的话了?咱从前常说,城里乡绅老爷们的眼力,是再不错的。

十年前,城里石牌楼王乡绅下来上坟,是借你这屋里打的尖。

王老先生饭后无事,走到书房,可巧一班学生在那里对对儿哩。

王老先生一时高兴,便说我也出一个你们对对。

刚刚那天下了两点雨,王老先生出的上联就是‘下雨’两个字。

我想着:你们这位少年老爷便冲口而出,说是什幺‘出太阳'。

王老先生点了点头儿,说道:’”下雨“两个字,”出太阳“三个字,虽然差了点,总算口气还好,将来这孩子倒或者有点出息。

‘你老想想看,这可不应了王老先生的话吗?”赵老头儿道:“可不是呢。

不是你提起,我倒忘记这会子事了。

眼前已是九月,大约月底月初,王老先生一定要下来上坟的。

亲家那时候把你家的孩子一齐叫了来,等王老先生考考他们。

将来望你们令郎,也同我这小孙子一样就好了。”

方必开听了这话,心中自是欢喜,又说了半天的话,方才告别回家。

那时候已有午牌过后,家里人摆上饭来,叫他吃也不吃;却是自己一个人,背着手,在书房廊前踱来踱去,嘴里不住的自言自语,什幺“捷报贵府少老爷”,什幺“报喜人卜连元”。

家里人听了都不明白。

还亏了这书房里的王先生,他是曾经发达过的人,晓得其中奥妙。

听了听,就说:“这是报条上的话,他不住的念这个,却是何故?”低头一想:“明白了,一定是今天赵家孩子中了举,东家见了眼馋,又勾起那痰迷心窍老毛病来了。”

忙叫老三:“快把你爸爸搀到屋里来坐,别叫他在风地里吹。”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