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雷峰塔奇传(清代玉山主人创作的中篇小说)第1页

第一回 谋生计娇容托弟 思尘界白蛇降凡

诗曰:

素精思世受恩深,酬却生前百赎身。

诞育责嗣超升去,雷峰塔畔永标名。

话说元朝浙江杭州府钱塘县有一书生,姓许名仙,表字汉文。

父亲许颖号南溪,经商为业,母陈氏。

汉文生才五岁时,父母染病,相继去世,留下些少家业。

亏他有一胞姊名唤娇容,嫁与本县李公甫为妻,这公甫在钱塘县当一县役,家中颇称去得。

汉文父母亡后,娇容即将汉文挈在家中抚养。

光阴迅速,日月如梭,汉文不觉长成一十六岁,生得眉清眼秀,丰神俊逸,公甫与娇容十分爱他。

一日,公甫因衙门元事闲坐,忽思汉文年已长成,须寻一件事业与他去做。

夜间,便对娇容说道:“汝弟从幼在我们家中,今已长成,须当寻觅一件技艺与他去做,不可虚度光阴。”

娇容道:“妾身父母早年弃世,舍弟从幼多蒙官人抚养照顾,今幸长成,官人若肯周全,妾身不胜感激。”

公甫道:“贤妻不须烦心,愚夫现有个相好朋友,姓王名明,字凤山,他现在此县前怀青巷口开药行,十分闹热。

等我明早去见他,将汝弟送他行中学习药道便了。”

娇容大喜,一宿无词。

到得天明,公甫梳洗已毕,出门一直来到县前王员外药店中。

员外笑脸相迎,同入店中,分宾主坐定,员外开言道:“李兄今早到敝铺有何赐教?”公甫道:“好教员外得知,小弟有个妻舅名唤许仙,字汉文,为人颇称谨厚,向在小弟家中株守斗室,经纪无路,意欲将他送在员外贵铺学习药道,俾供驱策,未知员外肯容纳否?”员外道:“小弟近因店中货物颇多,正在缺一谨慎帮手之人,李兄若果不弃,足见相知之雅,妙!妙!”公甫见员外应允,忙起身称谢,作别出门。

回到家中,将员外应允美意向许氏及汉文细细说明,二人喜不胜言。

公甫就往日家拣个黄道吉日,将汉文送过王家药店来。

临出门,许氏不免叮咛几句话儿。

到得店中,员外接人,叙坐,公甫开言道:“向日蒙员外盛情,今日吉日,小弟特送妻舅前来,祈员外训迪教诲,将来若有成就,感佩员外大恩,没齿不忘。”

员外看见汉文人才出众,色貌超群,心中大喜。

答曰:“令舅天姿俊逸,将来必成大器,小弟并藉荣光。”

公甫即命汉文过来拜见员外,员外答以半礼。

公甫辞别了员外出店,回家对许氏道明,不在话下。

这边汉文在员外店中,员外见他言词伶俐,作事周详,十分爱他,比别人不同。

公甫亦时常来到店中看视点缀,此话慢表。

正是:

若无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且说四川成都府城西有一座青城山,重冈迭岭,延袤千里。

此山名为第五洞天,中有七十二小洞,应七十二候,八大洞按着八节。

自古道:山高必有怪,岭峻能生妖。

这山另有一洞,名为清风洞,洞中有一白母蛇精,在洞修行。

洞内奇花竞秀,异草争妍,景致清幽,人迹不到,真乃修道之所。

这蛇在此洞修行一千八百年,并无毒害一人,因他修行年久,法术精高,自称白氏,名曰珍娘。

究是畜类,未能超成正果。

一日,在洞游玩,心中忽思:我在此修行多年,至今未得正果,不如往别处名山游玩一番,猛思:浙江杭州号繁华之邦,西湖擅名,虎邱驰胜,待我前去观看景致一番,多少是好。

主意已定,遂将洞府封闭,即时驾起云头,升在空中,哪消片时光景,遥望杭州不远。

不防这日却值真武北极大帝朝拜天阙驾回武当仙山。

在云中,运开慧眼,忽见一股妖云从西而来。

大帝喝道:“何方孽畜,妄起妖云!”白蛇见是大帝,惊得魂飞魄散,忙跪在云头开声叫道:“小畜乃是青城山清风洞白蛇精,修行一千八百年,并不敢毒害生灵一丝半粒。

至今不能成正果,今要往南海求见观音菩萨,叩问根缘。

不知圣帝驾临,小畜有失回避,死罪!死罪!”大帝微笑道:“你这孽畜,若果真心要往南海,须当发下誓愿,吾方放汝过去。”

白蛇遂即跪下发誓道:“小畜若有谎言,无去南海,异日必遭雷峰塔下压身。”

大帝见他发誓,令随驾神将记明,驾回仙山。

白蛇见大帝已去,满心欢喜,遂腾云到了杭州,按落云头,要寻一幽僻的园院安身。

这杭州乃天下最繁华的去处,王候第宅、名园古刹不计其数,而城东仇王府的花园更是名胜,台榭环云,拟于上苑,因年久无人居住,是座空园。

白蛇看见这园旷丽,心内大喜,随即闪身进去。

不料此园深邃得紧,内中已有一母青蛇精在醉春楼中作巢,此蛇亦修行有八百余年,亦能飞腾变化。

那日,看见白蛇进来,忙出来阻住道:“何方妖怪,擅敢进吾花园来,不怕我的宝剑利害么!”白蛇笑道:“小青不必逞能,细听吾言:吾乃青城山清风洞白蛇洞主是也。

因在洞中修道一千八百年,未能成却正果,故此驾云来游中华,寻访仙道。

今暂借此间花园安身,且你我均是同气,何必嗔怒。”

青蛇听罢,喝道:“此间乃我的仙府,你系方外野怪,何敢恃强占我花园。

你若有法力,敢共我斗上三合么?”白蛇微笑道:“小青,你听吾言,你要与我斗法,我念你均系一体,亦不伤你性命,但赌法力,高者为主,卑者为婢,何如?”青蛇怒道:“你有多大本领,敢夸大言!”就将身边一口宝剑掣起,望白蛇脸上砍来。

白蛇不慌不忙,把腰间双口宝剑拔起,劈面架住。

斗不上数合,白蛇本事果然高强,不知口中念念甚么,喝声“疾!”青蛇手中宝剑不知不觉早被他收过去了,只剩两手空空。

青蛇大惊,慌忙跪下,口称:“娘娘,休要动手,小青愿作丫环服事娘娘,乞饶一命。”

白蛇笑道:“我不过略施小术,服你之心而已。

既愿作婢,就罢了,岂肯害你的命。”

青蛇大喜,遂向白蛇拜了四拜,口称:“娘娘在上,婢子小青叩见。”

白蛇扶起,同进花园。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