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绿野仙踪(清朝李百川著长篇小说)第1页

绿野仙踪 (一百回本)清李百川著

诗曰:

休将世态苦研求,大界悲欢静里收。

泪尽谢翱心意冷,愁添潘岳梦魂羞。

孟尝势败谁鸡狗,庄子才高亦马牛。

追想令威鹤化语,每逢荒冢倍神游。

词曰:

逐利趋名心力竭。

客里风光,又过些时节。

握管灯前人意别,泪痕点点无休歇。

咫尺江天分楚越。

目断神惊,应此身绝。

梦醒南柯头已雪,晓风吹落西沉月。

右调《蝶恋花》

第一回陆主管辅孤忠幼主冷于冰下第产麟儿

词曰:

辅幼主,忠义不寻常。

白雪已倾须发绿,青山不改旧肝肠。

千古自流芳。

困棘围,毛颖未出囊。

解元谁屈龙虎榜,麟儿已产麝兰芳。

接续旧书香。

右调《知足乐》

且说明朝嘉靖年间,直隶广平府成安县有一绅士,姓冷名松,字后凋。

其高祖冷谦,深明道术,在洪武时天下知名,亦周颠、张三丰之流亚也。

其祖冷延年,精通岐黄,兼能针灸,远近有神仙之誉,由此发家,遂成富户。

他父冷时雪,弃医就学,得进士第,仕至太常寺正卿,生冷松兄妹二人。

女嫁与同寅少卿江西饶州府万年县周懋德之子周通为妻。

冷松接续书香,由举人选授山东青州府昌乐县知县,历任六年,大有清正之名。

只因他赋性古朴,不徇情面,同寅们多厌恶他,当面都称他为冷老先生,不敢以同寅待他,背间却不叫他冷松,却叫他是冷冰。

他听得冷冰二字,甚是得意。

后因与本管知府不合,两下互揭起来,俱各削职回籍。

这年他妻子吴氏方生一子,夫妻爱如珙璧,到七岁时,生得秋水为神,白玉作骨,双瞳炯炯,瞻视非常。

亦且颖慧绝伦,凡诗歌之类,冷松只口授一两遍,他就再不能忘,与他解说,他就能会意。

冷松常向吴氏道:“此子将来不愁不是科甲中人,一得科甲,便是仕途中人。

异日涉身宦海,能守正不阿,必为同寅上宪所忌,如我便是好结局了;若是趋时附势,不但有玷家声,其得祸更为速捷。

我只愿他保守祖父遗业,做一富而好礼之人,吾愿足矣。

我当年在山东做知县时,人皆叫我做冷冰,这是我生前得好名誉,死后的好谥法。

我今日就与儿子起个官名,叫做冷于冰。

冷于冰三字,比冷冰二字更冷,他将来长大成人,自可顾名思义,且此三字刺目之至,断非宦途所宜,就是家居,少接交几个人勾引他混闹,也是好处。

我再与他起个字,若必再拈定冷于冰做关合,又未免冷上添冷了,可号为不华,亦黜浮尚实之意也。”

于冰到了九岁上,方与他请了个先生,姓王名献述,字岩耕,江宁上元县人,因会试不中,羁留在京。

此人极有学问,被本城史监生表叔胡举贤慕名请来,与史监生家做西宾,教督子侄,年出修仪八十两。

只教读了六七个月,史监生便嫌馆金太多,又没个辞他的法子,只得日日饮食茶饭刻减起来,又暗中着人道意:若王先生肯少要些修金,便可长久照前管待。

献述听了大笑,立即将行李搬入本城帝君庙居住,一边雇觅牲口,要星夜入都。

冷松素慕王献述才学,急忙遣人约请,年出修金一百两。

王献述久闻冷松是个质朴人,亦且对史监生气上也下的来,便应许。

择日上馆,冷松盛席相待,领于冰拜从。

自上学之后,不半年功夫,于冰造就便大是不同。

一则王献述训诱有方,二则于冰天姿卓越,至一年后,将《诗》、《书》、《易》三经并四书大小字各烂熟胸中,兼能句句都讲的来。

献述常向冷松道:“令郎实童子中之龙也,异时御风鼓浪,吾不能测其在天在渊。”

冷松亦甚得意。

岂期人之穷通有命,生死难凭。

是年八月中秋,冷松与王献述赏月,夜深露冷,感冒风寒,不数日竟成不起。

于冰哀呼痛悼,无异成人。

吴氏素患失血症,自冷松死后,未免过于哀痛,不两月亦相继沦亡。

可怜一室双棺,备极凄惨。

亏得他一老家人陆芳,深明大义,一边营办丧葬大事,一边抚恤孤雏,差人到江西周通家报丧。

这冷松家有绸缎铺一、典当铺三、水陆田地八十余顷,除住房外,还有零星房屋六七百间,俱是陆芳一人经理,真是毫发不欺。

他家还有几个家人:冷明、冷尚义、王范、赵永成、柳国宾、陆芳之子陆永忠,又有小家人六七个:大章儿、小马子等。

这些人都是可与为善、可与为恶之人,今见陆芳事无大小,无不尽忠竭力,正大光明,又见他在小主人身上,一饮一食,寒暑冷暖,处处关心,这些人也便感发天良,个个都安分守己,一心保护幼主过安闲日月,惧怕陆芳,比昔日惧怕冷松还厉害几分。

正是教化甚于王法,这是陆芳以德服人之效。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