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醒世姻缘传(西周生著作的世情小说)第1页

醒世姻缘传

作者:西周生

●凡例

一、本传晁源、狄宗羽、童姬、薛媪,皆非本姓,不欲以其实迹暴于人也。

一、本传凡懿行淑举皆用本名。

至于荡简败德之夫,名姓皆从捏造,昭戒而隐恶,存事而晦人。

一、本传凡有懿美扬阐,不敢稍遗,惟有劣迹描绘,多为挂漏,以为赏重而罚轻。

一、本传凡语涉闺门,事关床笫,略为点缀而止,不以淫攘语博人传笑,揭他人帷箔之渐。

一、本传其事有据,其人可征;惟欲针线相联,天衣无缝,不能尽芟傅会。

然与凿空硬入者不无径庭。

一、本传间有事不同时,人相异地,第欲与于扢扬,不必病其牵合。

一、本传敲律填词,意专肤浅,不欲使田夫、闺媛懵矣而墙,读者无争笑其打油之语。

一、本传造句涉俚,用字多鄙,惟用东方土音从事,但亟明其句读,以意逆志,是为得之。

大凡稗官野史之书,有裨风化者,方可刊播将来,以昭鉴戒。

此书传自武林,取正白下,多善善恶恶之谈。

乍视之似有支离烦杂之病,细观之前后钩锁彼此照应,无非劝人为善,禁人为恶。

闲言冗语,都是筋脉,所云天衣无缝,诚无忝焉。

或云:“闲者节之,冗者汰之,可以通俗。”

余笑曰:“嘻!画虎不成,画蛇添足,皆非恰当。

无多言!无多言!”

原书本名“恶姻缘”,盖谓人前世既已造业,所世必有果报;既生恶心,便成恶境,生生世世,业报相因,无非从一念中流出。

若无解释,将何底止,其实可悲可悯。

能于一念之恶禁之于其初,便是圣贤作用,英雄手段,此正要人豁然醒悟。

若以此供笑谈,资狂僻,罪过愈深,其恶直至于披毛戴角,不醒故也。

余愿世人从此开悟,遂使恶念不生,众善奉行,故其为书有裨风化将何穷乎!因书凡例之后,劝将来君子开卷便醒,乃名之曰《醒世姻缘传》。

其中有评数则,系葛受之笔,极得此书肯綮,然不知葛君何人也。

恐没其姓名,并识之。

东岭学道人题。

●弁言

五伦有君臣、父子、兄弟、朋友,而夫妇处其中,俱应合重。

但从古至今,能得几个忠臣?能得几个孝子?又能得几个相敬相爱的兄弟?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倒只恩恩爱爱的夫妇比比皆是。

大约那不做忠臣、不做孝子、成不得好兄弟、做不来好朋友,都为溺在夫妇一伦去了。

夫人之精神从无两用,夫妇情深,君臣父子兄弟朋友的身上自然义短。

把这几伦的全副精神都移在闺房之内,夫妇之私,从那娘子们手中搏换得还些恩爱,下些温存,放些体贴,如此折了刚肠,成了绕指。

这也是不枉了受他的享用,也不枉丧了自己的人品。

可怪有一等人,攒了四处的全力,尽数倾在生菩萨的身中,你和颜悦色的妆那羊声,他擦掌摩拳的作那狮吼;你做那先意承志的孝子,他做那蛆心搅肚的晚娘;你做那勤勤恳恳的逢、干,他做那暴虐狠愎的桀、纣;你做那顺条顺绺的良民,他做那至贪至酷的歪吏。

舍了人品,换不出他的恩情;折了家私,买不转他的意向。

虽天下也不尽然,举世间到处都有。

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不得其故。

读西周生《姻缘奇传》,始憬然悟,豁然解:原来人世间如狼如虎的女娘,谁知都是前世里被人拦腰射杀剥皮剔骨的妖狐;如韦如脂如涎如涕的男子,尽都是那世里弯弓搭箭惊鹰绁狗的猎徒。

辏拢一堆,睡成一处,白日折磨,夜间挝打,备极丑形,不减披麻勘狱。

原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世间狄友苏甚多,胡无翳极少,超脱不到万卷《金刚》,枉教费了饶舌,不若精持戒律,严忌了害命杀生,来世里自不撞见素姐此般令正。

是求人不若求己之良也。

环碧主人题。

辛丑清和望后午夜醉中书。

●引起

《四书》中,孟夫子说道:君子有三件至乐的事。

即使在那极贫极贱的时候,忽然有人要把一个皇帝禅与他做,这也是从天开地辟以来绝无仅有的奇遇,人生快乐那得还有过于此者?不知君子那三件至乐的事另有心怡神悦形容不到的田地。

那忽然得做皇帝的快乐,不过是势分之荣,倏聚倏散的泡影;不在那君子三乐之中。

那君子的三乐,凭你甚么大势,劫他不来;凭你甚么大钱,买他不得。

凭是甚么神人、圣人、贤人、哲人,有这三乐固是完全,若不遇这三乐,别的至道盛德、懿行纯修,都可凭得造诣,下得功夫,只是这三乐里边遇不着,便是阙略。

所以至圣至神的莫过于唐尧、虞舜、禹、汤、文、武、周公、至圣先师孔子,都不曾尝着那三乐的至趣。

这般难到的遭逢,那王天下岂是这个之内?

你道那三件乐?第一乐是“父母俱存,兄弟无故”。

试想一个身子蒙父母生将下来,那婴孩就如草木的萌蘖一样,易于摧折,难于培养。

那父母时时刻刻,念念心心,只怕那萌芽遇有狂风,遭着骤雨,用尽多少心神,方成保护那不识不知的心性。

悲啼疾病,苦父母的忧思;乳哺怀耽,劳父母的鞠育;真是恩同罔极。

孩提的时候,没有力量,报不得父母深恩;贫贱的时节,财力限住,菽水尚且艰难,又不能报其罔极;及至年纪长成,家富身贵,可以报恩的时候,偏那父母不肯等待,或是先丧父后丧母,或是先丧母后丧父,或是父母双亡。

想到这“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光景,你总做到王侯帝王,提起那羽泉之魂,这个田地是苦是乐?兄弟本是合爹共娘生的,不过分了个先后,原是一脉同气的,多有为分财不均、争立夺位以致同气相残。

当时势同骑虎,绝义相持,岂无平旦良心?你总做到极品高官,提起那东山之斧,这个光景是苦是乐?若能父母寿而且安,双双俱在堂上,兄弟你爱我敬,和和美美,都在父母膝前,处富贵有那处富贵的光景,处贫贱有那处贫贱的聚顺,这个天伦之乐真是在侧陋可以傲至尊,在颛蒙可以傲神圣。

所以说:“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