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三侠五义(中国古典文学长篇侠义小说)第1页

《三侠五义 》作者:石玉昆

第一回 设阴谋临产换太子 奋侠义替死救皇娘

诗曰:

纷纷五代乱离间,一旦云开复见天。

草木百年新雨露,车书万里旧江山。

寻常巷陌陈罗绮,几处楼台奏管弦。

天下太平元事日,鸯花无限日高眠。

话说宋朝自陈桥兵变,众将立太祖为君,江山一统,相传至太宗,又至真宗,四海升平,万民乐业,真是风调雨顺,君正臣良。

一日,早朝,文武班齐,有西台御史兼钦天监文彦博出班奏道:“臣夜观天象,见天狗星犯阙、恐于储君不利。

恭绘形图一张,谨皇御览。”

承奉接过,·陈于御案之上。

天子看罢,笑曰:“朕观此图,虽则是上天垂象,但朕并无储君,有何不利之处?卿且归班,朕自有道理。”

早期已毕,众臣皆散。

转向宫内,真宗闷闷不久,暗自忖道:“自御妻薨后,正宫之位久虚,幸有李、刘二妃现今俱各有娠,难道上天垂象就应于她二人身L不成?”才要宣召二妃见驾,谁想二妃不宣而至,参见已毕,跪而奏曰:“今日乃中秋佳节,妾妃等已将酒宴预备在御同之内,特请圣驾今夕赏月,作个不夜之欢。”

天子大喜,即同二妃来到园中,但见秋色萧萧,花香馥馥,又搭着金风瑟瑟,不禁心旷神怕。

真宗玩赏,进了宝殿,归了御座,李、刘二妃陪恃。

宫娥献茶己毕。

大多道:“今日文彦博具奏,他道现时夭狗星犯阙,主储君不利。

朕虽乏嗣,且喜二妃俱各有孕,不知将来谁先谁后,是男是女。

上天既然垂兆.朕赐汝二人工玺龙袱各一个,镇压天狗冲犯;再朕有金九一对,内藏九曲珠于一颗,系上皇所赐,无价之宝,朕幼时随身佩带,如今每人各赐一枚,将妃子等姓名宫名刻在上面,随身佩带。”

李、刘二妃听了,望上谢恩。

大子即将金九解下,命太监陈林拿到尚宝监,立时刻字去了。

这里二位妃子吩咐摆酒,安席进酒。

登时鼓乐迭奏,彩戏俱陈,皇家富贵自不必说。

到了晚间,皓月当空,照得满园如同白昼,君妃快乐,共赏冰轮,星斗齐辉,觥筹交错。

天子饮至半酣,只见陈林手捧金丸,跪呈御前,天子接来细看,见金丸上面,一个刻着“玉宸宫李妃”,一个刻着“金华宫刘妃”,镌的甚是精巧。

天子深喜,即赏了二妃。

二妃跪领,钦遵佩带后,每人又各献金爵二杯,大子并不推辞,一连饮了,不觉大醉,哈哈大笑,道:“二妃子如有生太子者,立为正宫。”

二妃又谢了恩。

天子酒后说了此话不知紧要,谁知生出无限风波。

你道为何?皆出刘妃心地不良,久怀嫉妒之心,今一闻此言,惟恐李妃生下太子立了正宫;自那日归宫之后,便与总管都堂郭槐暗暗铺谋定计,要害李妃,谁知一旁有个宫人名唤寇珠,乃刘妃承御的宫人。

此女虽是刘妃心腹,她却为人正直,素怀忠义,见刘妃与郭槐讨议,好生不乐。

从此后各处留神,悄地窥探。

单言郭槐奉了刘妃之命,派了心腹亲随,找了个守喜婆尤氏;这守喜婆就屁滚尿流,又把自己男人托付郭槐,也做了添喜郎了。

“一日,郭槐与尤氏密密商议,将刘妃要害李妃之事,细细告诉。

奸婆听了,始而为难。

郭槐道;“若能办成,你便有无穷富贵。”

婆子闻听,不由满心欢喜,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对郭槐道:“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郭槐闻听,说:“妙!妙!”真能办成,将来刘妃生下太子,你真有不世之功。”

又嘱咐临期不要误事,并给了好些东西。

婆子欢喜而去。

郭槐进宫,将此事回明,刘妃欢喜无限,专等临期行事。

光阴迅速,不觉的到了三月,圣驾至玉宸宫看视李妃,李妃参驾,天子说:“免参。”

当下闲谈,忽然想起明日乃是南清宫八千岁的寿辰,便特派首领陈林前往御园办理果品,来日与八千岁祝寿。

陈林奉旨去后,只见李妃双眉紧蹙②,一时腹痛难禁。

天子着惊,知是要分娩了,立刻起驾出宫,急召刘妃带领守喜婆前来守喜。

刘妃奉旨,先往玉宸宫去了。

郭槐急忙告诉尤氏。

尤氏早已备办停当,双手捧定大盒,交付郭槐,一同至玉宸宫而来。

你道此盒内是什么东西?原来就是二人定的好计,将狸猫剥去皮毛,血淋淋,光油油,认不出是何妖物,好生难看。

二人来至玉宸宫内,别人以为盒内是吃食之物,哪知其中就里,恰好李妃临蓐,刚然分娩,一时血晕,人事不知。

刘妃、郭槐、尤氏做就活局,趁着忙乱之际,将狸猫换出太子,仍用大盒将太子就用龙袍包好装上,抱出玉宸宫,竟奔金华宫而来。

刘妃即唤寇珠提藤篮暗藏太子,叫她到销金亭用裙绦勒死,丢在金水桥下。

寇珠不敢不应,惟恐派了别人,此事更为不妥,只得提了藤篮,出凤右门至昭德门外,直奔销金亭上,忙将藤篮打开,抱出太子。

且喜有龙袱包裹,安然无恙,抱在怀中,心中暗想:“圣上半世乏嗣,好容易李妃产生太子,偏遇奸妃设计陷害,我若将太子谋死,天良何在?也罢!莫若抱着太子一同赴河,尽我一点忠心罢了。”

刚然出得销金亭,只见那边来了一人,即忙抽身,隔窗细看。

见一个公公打扮的人,踏过引仙桥,手中抱定一个宫盒,穿一件紫罗袍绣立蟒,粉底乌靴,胸前悬一挂念珠,项左斜插一个拂尘儿,生的白面皮,精神好,双目把神光显。

这寇承御一见,满心欢喜,暗暗地念佛说:“好了!得此人来,太子有了救了!”原来此人不是别人,就是素怀忠义、首领陈林。

只因奉旨到御园采办果品,手捧着金丝砌就龙妆盒,迎面而来。

一见寇宫人怀抱小儿,细问情由。

寇珠将始未根由,说了一回。

陈林闻听,吃惊不小,又见有龙袱为证。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