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七剑十三侠(清末唐芸洲著作的古典小说)第1页

第一部分

第1回 徐公子轻财好客 黎道人重义传徒

诗曰:

善似青松恶似花,青松冷淡不如花。

有朝一日浓霜降,只见青松不见花。

这首诗,乃昔人勉人为善之作。

言人生世上,好比草木一般,生前虽有贵贱之分,死后同归入土,那眼前的快活,不足为奇,须要看他的收成结果。

那为善之人,好比是棵松树,乃冷冷清清的,没甚好处;那作恶之人,好比是朵鲜花,却红红绿绿的,华丽非凡。

如此说来,倒是作恶的好了不成?只是一件:有朝一日,到秋末冬初时候,天上降下浓霜来,那冷冷清清的松树依旧还在,那红红绿绿的鲜花就无影无踪,不知那里去了。

此言为善的虽则目前不见甚好处,到后来还有收成结果;作恶的眼前虽则荣华富贵,却不能长久,总要弄得一败涂地,劝人还是为善好的意思。

所以国家治天下之道,亦是勉人为善。

凡系忠臣孝子,节妇义士,以及乐善好施的,朝廷给与表扬旌奖,建牌坊、赐匾额的勉励他;若遇奸盗邪淫,忤逆不孝,以及凌虐善良的,朝廷分别治罪,或斩或绞、或充军或长监的警戒他。

特地设立府县营汛等官员,给他俸禄,替百姓锄恶除奸,好让那良善之辈安逸,不放那凶恶之徒自在。

朝廷待百姓的恩德,可为天高地厚。

只是世上有三等极恶之人,王法治他不得。

看官,你道是那三等人,王法都治他不得?第一等是贪官污吏。

他朝里有奸臣照应,上司不敢参他,下属谁敢倔强,由他颠倒黑白,刻剥小民。

任你残黩的官员,凶恶的莠民,只要银子结交,他就升迁你、亲近你;由你二袖清风,光明正直,只要心里不对径、他就参劾你、处治你。

把政事弄得大坏,连皇帝都吃他大亏,你道利害不利害?第二等是势恶土豪。

他交通官吏,攘田夺地,横暴奸淫。

或是假造伪券,霸占产业;或是强抢妇女,任意宣淫;吞侵钱粮,武断乡曲。

你若当官去告他,他却有钱有势,衙门里的老爷、师爷,都是他的换帖,书吏、皂隶,都是他的好友,你道告得准是告不准?第三等是假仁假义。

他诡谋毒计,暗箭伤人;面上一团和气,真是一个好人,心里千般恶毒,比强盗还狠三分。

所以吃了他的亏,告诉别人却不相信,都道他是好人;或者吃了亏,说不出来。

并且他有本领,叫你吃了大亏,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还算他是好人,等到去感激他,你道惫懒不惫懒?所以天下有此三等级恶之人,王法治他不得。

幸亏有那异人侠士剑客之流去收拾他。

这班剑客侠士,来去不定,出没无迹,吃饱了自己的饭,专替别人家干事。

或代人报仇,或偷富济贫,或诛奸除暴,或挫恶扶良。

别人并不去请他,他却自来迁就;当真要去求他,又无处可寻。

若讲他们的本领,非同小可:有神山鬼没的手段,飞檐走壁的能为,口吐宝剑,来去如风。

此等剑侠,世代不乏其人,只是他们韬形敛迹,不肯与世人往来罢了。

如今待我来讲一段奇情异节,说来真个惊天动地!

话说那大明正德年间,江南扬州府有个富人,姓徐名鹤,字鸣皋,原系广东香山县人氏。

他的父亲唤做徐槐,生下八子,那鸣皋最幼,人都叫他徐八爷。

他家世代书香,却是一脉单传。

至他父亲徐槐,弃儒学贾,到江南贸易,遂起家发业,一日好一日,发至百万家私,财丁两旺起来。

那鸣皋天资颖慧,生就豪杰胸怀。

童年进了黉门,只是乡场不利,遂弃文习武,要想学那剑仙的本事,只是无师传授,也只得罢了。

他心里总要想遍游四海,冀遇高人。

到了二十多岁,生下二子。

他父亲把家财分开,各立门户。

他就在扬州东门外太平村,买田得地,建造住宅,共有一百余间。

周围有护庄河,前后四座庄桥,墙墉高峻,屋宇轩昂,盖造得十分气概。

宅后又造一个花园,园中楼台、亭阁、假山、树本、花卉,各样俱全,只少一个荷花池。

看官要晓得,花园里没有树木,好比一个绝色美人,却是癞痢头;若是花园里没有了池沼,好比一个绝色美人,却是双目不明。

所以花园里边,最要紧的是树木、池沼。

当时徐鸣皋见少了池沼,心中不悦,送命人开挖起来,择日兴工。

那知开到一丈多深,只见下有石板。

起开石板看时,一排都是大甏,甏中雪霜也似的银子。

鸣皋见了大喜,即唤家人扛抬进去,总共足有扛了七八十甏,顿时变了个维扬首富。

遂起了个好客之心,要学那孟尝君的为人。

从此开起典当来,就在东门内开爿“泉来当铺”。

数年之间,各处皆有,共开了三二十爿典当。

那些寒士都去投奔他,他却来者不拒。

无论文人武士,富贵贫贱,只要品行端方,性情相合,他便应酬结交。

或遇无家可归的,就住在他宅上。

后来来的人只管多了,乃在住宅二旁造起数十间客房来,让他们居住。

每日吃饭时,鸣锣为号。

你道吃饭的人多也不多?昔年孟尝君三千食客,分为上、中、下三等,他数目虽远不及孟尝君之多,只是一色相待,不分彼此。

内中只有几个最知己的,结为异性骨肉,这却照他自己一般的供给。

终日聚在一处,或是谈论诗词歌赋,或是习演拳棒刀枪,或弹琴弃棋,或饮酒猜枚,或向街坊游玩,或在茶肆谈心。

那鸣皋的为人作事,样样俱好,只是有一件毛病:若遇了暴横不仁之辈,他就如冤家一般。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