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醉醒石(明朝东鲁古狂生著白话小说集)第1页

第一回 救穷途名显当官 申冤狱庆流奕世

《画堂春》:

从来惟善感天知,况是理枉扶危。

人神相敬依,逸豫无期。

积书未必能读,积金未必能肥;不如积德与孙枝,富贵何疑。

《易传》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此言祸福惟人自召,非天之有私厚薄也。

然积善莫大于阴,积不善亦莫大于阴。

故阴骘之庆最长,阴毒之报最酷。

至于刑狱一事,关系尤重。

存心平恕,则死者可生;用意刻深,则生者立死。

况受赇骫法,故意陷人;人命至重,何可以供我喜怒,恣我鱼肉也!古语有云:当权若不行方便,如入宝山空手回。

士大夫事权在握,而不辨雪冤狱,矜恤无辜,不深负上天好生之心乎?汉之时,有于公者,为狱吏,持法公平,能明孝妇之冤。

尝自高大其门道:“吾子孙必有显者。”

后子定国,果为廷尉,如其言。

唐之时,有何比干者,与徐有功、来俊臣、侯思止同为刑官。

比干宽恕,多所平反。

时人为之语道:“遇来、侯必死,过徐、何必生。”

一日,有老妪过其门,持筹九十余枚,与比干道:“君有阴德,子孙为公卿郡守,佩印绶者,当如此筹。”

后果累世通显。

宋之时,有张庆者,为狱官,扫除狱舍,必使洁净;饮食狱囚,不至饥寒;有病者,医药之无少缺。

虽未能申冤理枉,而子孙亦登科第之报。

至若周兴、吉颈之徒,钳网为号,罗织成经,倾陷平民,流毒缙绅,终至身首异处,妻子宗族并受斩戮,其视善人之报为何如哉!因缀俚言,聊以志感:丹笔无轻下,苍黔系死生。

稍忘矜恤意,便就鼎铛烹。

所责宽仁吏,奉法持公平。

不望桃生穞,奚堪鬼泣庭。

皇帝犹清问,廷评可恣情?

扫墓近屠伯,索瓮请周兴。

何如于定国,高门世所荣。

报施应不爽,敢用告司刑。

已前所说,还是事权在己,出入由心,即能雪冤申枉,犹非难事。

今且说一个官卑职小,既无事权,又不爱钱沽誉,乃能明冤枉,出系囚,岂不是个极难的事么?

嘉靖年间,有一人姓姚名一祥,乃松江上海县人。

少而无父,家事亦饶裕,为人倜傥不羁,轻财尚义。

曾习举子业,能诗文,考几次童生,时数不遇,不得入学,乡里之间,未免有诮笑他的光景,他亦怡然受之,不在心上。

但其母守寡育孤,一心指望他以功名显。

乃收拾家中积蓄的东西,约有四五百金,教他往南京纳监。

一祥奉母之命,别了妻子,带了两个仆人,即便起程。

南京古称金陵,又号秣陵,龙蟠虎踞,帝王一大都会。

自东晋渡江以来,宋、齐、梁、陈,皆建都于此。

其后又有南唐李璟,李煜建都,故其壮丽繁华,为东南之冠。

王介甫《金陵怀古》词可证:《桂枝香》: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潇洒澄江如练,翠峰如簇。

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星河露起,画图难足。

念自昔豪华竞逐,恨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慢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尚唱,《后庭》遗曲。

及至明朝太租皇帝,更恢拓区字,建立宫殿,百府千衙,三衢九陌。

奇技淫巧之物,衣冠礼乐之流,艳妓娈童,九流术士,无不云屯鳞集。

真是说不尽的繁华,享不穷的快乐。

虽迁都北京,未免宫殿倾颓,然而山川如故,景物犹昨,自与别省郡邑不同。

一祥行至城中,悦目赏心。

心下自忖道:“起文纳监,便要坐监,不得快意游玩,不如寻个下处游玩几日,再作区处。”

遂同二仆到秦淮河桃叶渡口,寻了一所河房住下。

南京下处,河房最贵,亦最精。

西首便是贡院,对河便是子。

故此风流忼爽之士,情愿多出银子租他。

一样歇息了一日,次日便出游玩,一连耍子了两三日,忽然过了武功坊,踱过了桥,步到子里去,但见:红楼疑岫,翠馆凌云。

曲槛雕栏,植无数奇花异卉;幽房邃室,列几般宝瑟瑶笙。

呕哑之声绕梁,氤氲之气扑鼻。

玉姿花貌,人人是洞府仙妹;书案诗筒,个个像文林学士。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