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请借夫人一用(温瑞安著的武侠短篇)第1页

温瑞安《请借夫人一用》

快哉风

他终于遇上高手。

他低首要去喝溪水的时侯,就发现溪面上披了一层不易觉察的色泽斑斓的华彩,要太阳特别亮丽的时侯才看得有点依希可是天色就算黯淡得宛如破庙里的僧衣,他双目依然如炬。

而且他发现溪里没有鱼、没有虾、没有蝌蚪,没有一切活的东西。

每一次,他要喝水的时侯,都发现水面上这一层华丽而要命的薄衣。

天气冷得像死人的手指,而山岭上的雪,就像死人脸上盖得白布。

他想生一堆火,但每次俯身在生火的时侯,就发现哔哔噗噗的星火过后,幼蓝色的火苗还带了点蜈蚣红和尸焦味。

每一次点火,都会冒起这样一阵要命的薄烟。

他不敢再喝水。

他扑灭了火。

水里火里,都给人下了毒。

而且是六十八年来武林中从未再现的独门剧毒“快哉风”。

只要有风,就能下毒。

这毒是见风即送,遇水即化,逢火即藏,入喉即死,遇热即爆炸的。

下毒的人当然是个高手。

他好久没遇上这样子的高手了。

不要把我逼绝了。

韦青青青恐愤地想。

他知道这毒是谁下的。

淮阴张侯,不是你的意思,还有谁能使得动不坏和尚?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不让我活下去,一定要让我替你背黑锅,不许我有生路,那我只好回过头来,与你一拼了。

韦青青青下定决心,不再逃亡。

他要问清楚淮阴张侯:为何非要迫人于绝、陷人于死地不可!

必要是还不惜与淮阴张侯决一死战。

没想到他这个疑问几乎一问就问去了两条好汉的性命和一个美丽女子的一生。

韦青青青和淮阴张侯其实算是有点渊源,不止有点渊源,而是很有点渊源。

淮阴张侯,论辈分,还是韦青青青的师兄。

不过,虽然两人都是“斩经堂”的第七代弟子,但并没有一起学过武。

淮阴张侯的师父是“随风布意”龙百谦,身为“斩经堂”全盛时期的总堂主,威风八面,春风得意,自是不怎么看得起一直以来不怎么得意、而又天性鲁钝只知默默练功的四师弟“临风布阵”丁郁峰。

后来,丁郁峰也郁郁寡欢的离开了“斩经堂”,默默的调教弟子,极少与身为总堂主的大师兄龙百谦见面。

当然,韦青青青就更少机会见得着他的师兄——早就义一千零一招“风刀霜剑”打遍大江南北无敌手惊才羡艳的淮阴张侯了。

龙百谦和丁郁峰相继过世——这回是丁郁峰一辈子第一次比龙百谦“先行一步”,不过,丁郁峰死后一年,龙百谦也撒手尘寰了。

丁郁峰连死都是静悄悄的,“斩经堂”中无人来吊丧,听说都不知丁郁峰过世的事。

龙百谦却是风光大葬,几乎各路英雄豪杰都来了…即是来祭已逝者,同时也来贺淮阴张侯成为“斩经堂”新任总堂主的。

韦青青青只去吊唁,没去祝贺。

在灵柩前交际酬酢的事,他一向不太习惯,也一向都不能适应。

他悄悄地去,静静的上香,默默的离开。

整个过程,也许,只有一个美丽的女子看见。

整个过程里,韦青青青也只注意到这个美丽女子,虽然说来只是一瞥之间,却是已教他多年不忘。

那一次,他是去吊丧的,并没有去拜会淮阴张侯。

那时侯,淮阴张侯如日中天,名动天下,自刀巴上人创“斩经堂”七代以来,只有淮阴张侯一人能将“风刀霜剑”一千零一式全部练成,并且加以改良;才气之高,风头之劲,名声之盛,一时无俩。

而且,他的夫人也是名门女子,人传是那种已不世出的美人,武功才学品德都是最好的。

也许,除了迄今淮阴张侯还没有一个家庭所必须的“孩子”外,一切都是最幸福完美的。

韦青青青不大喜欢在这时侯拜会他。

他怀疑淮阴张侯已忘了自己还有这个师弟。

直至韦青青青在江湖上的名头渐渐响了……他孤剑独破“孤寒盟”,单刀收服“幽灵十三”,一夜间连败“多老会”十七位长老,一战逐走“撼动山”的九名当家,并在决战“取暖帮”帮主雪青寒之时,大家才知道这青年高手的实力:“一流流剑”雪青寒的剑法,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年,被誉为黑道第一高手常惨大师,七次要破“一流流剑”而惨败,花了十四年来苦思破招之法,临终前惨叫三声:“破不了!”,才溘然而逝,死不瞑目。

——从此雪青寒的“一流流剑”给武林中人称为“破不了剑”。

但“一流流剑”终为韦青青青所破。

他把“风刀霜剑”一前零一招揉合在一招里施用。

这一招就叫“千一”。

这一招等于把一千零一招的威力合在一起成了一招的绝招。

这一招破了“一流流剑”。

雪青寒败服。

这一战,令韦青青青名扬天下。

大家终于知晓:多年来,“斩经堂”的丁郁峰默默地练刀磨剑,传了他的唯一弟子韦青青青;韦青青青默默的试剑操刀,终于集师徒二人之大毅力、大决心和大智慧,突破了总合也揉合了“风刀霜剑”一千零一式成一招的“千一”。

不过,究竟是淮阴张侯的武功高还是韦青青青的武功高些?谁也不知道。

他们也没比试过。

只是,一向以来,都是淮阴张侯的名头响亮得多了。

淮阴张侯是白道上“斩经堂”的总堂主,手握重权,门人无数,在武林中身据高位,与朝廷大官,也过从甚密。

韦青青青则不然。

他始终只是江湖上的闲云野草,孤魂野鬼,而且相传几件耸人听闻的劫镖杀人案都跟他有关。

他始终只是未经正道武林认可的不羁浪子:“邪派高手”。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