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江湖闲话(温润安武侠小说TXT下载)第1页

温瑞安《江湖闲话》

一、大侠萧秋水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哈哈!你提到‘江湖秋水多’,倒让我想起昔日江湖上有一位大侠,就叫做萧秋水。”

“对,江湖上大侠小侠,多不胜数,不过,像萧秋水这种为国为民的侠义之上,确不算多,江湖秋水多,但萧秋水只有一个!”

“当真只有一个?”

“当真只有一个。”

“只不过,自从他见宋室颓靡,祸亡无日,感叹于‘入乡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用岳飞’,只身飘然远去,‘神州结义’也一蹶不振了。”

“躬耕本是英雄事,老死南阳未必非。

当其时朝政日非,萧大侠虽不求闻达于诸侯,不见得也不管天下不平事。”

“我也听说过萧大侠一些游侠江湖的事迹,我觉得这样倒好。”

“怎么个好法?”

“萧秋水是性情中人,情绪际遇难免大起大落,有时杀性未免过强,这点在人在己,皆非好事。”

“便是。

像萧秋水后来在恒山之役,兵不刃血,而且有趣感人,能破能立,便很有意思。”

“恒山之役?”

“你没听说过吗?这一役很有名耶!”

“这个……”

“恒山上,有位名动天下,创‘雪花神剑’的九劫神尼……”“这我知道。

九劫神尼出身贫寒,几次被卖落窑子,但她力保清白,誓死不从,但命途多纣,每逃一次,即被恶奴追回,残加虐待,几乎死过九次,最后她以一弱女子,凭着莫大的毅力和意志,终于上了恒山,落发为尼。”

“九劫神尼的确是个人物,她以坚忍不拔的念力甘在俗世受辱度劫,最后能上佛门圣地清白全志,自然可佩,日后,她以恒山派一位小尼姑,而登上了掌门大位,还以她的悟性创下了七七四九路‘雪花神剑’,名动天下,确有过人之能。”

“这我也知道,却不知萧大侠何以跟她闹上了事?”

“九劫神尼虽有雪志冰操,但在修行时受苦太深,日后行事未免偏激。”

“可不是么!我也觉得恒山派立下什么规条:男子不得上山,女子一旦皈依,不得重回俗世,恒山殿、悬空寺附近更不许男人出没……这都算是什么臭规矩!”

“这还不算,当年,还有一道规矩,凡是山下一带居民的女童若被恒山派掌教看中,必将之带走,传以武功心法,不过得要皈依佛门,不准还俗。”

“岂有此理!这算什么!这岂不是等于拐人嘛!怎么这规矩我却没听说过?”

“你且听我从详道来。

你这么气愤,但当时一般民众诚心向佛,恒山掌教一向周济百姓,被视为万家生佛,给九劫神尼看中,大都认为是家门之幸,女儿生有仙根秀骨,才有此仙缘;而且,九劫神尼必命门人赠以重金,始将女童带走,所以大多数人虽觉得从此骨肉离散,但对九劫神尼并未有恶言。”

“未有恶言,不见得心里就服。”

“那次萧秋水到了恒山脚下的半铺村,便看见有一对年老夫妇,搂着小女儿哭得哀哀切切,萧大侠一问之下,才知道九劫神尼看上了这女童的慧根,要收她为徒,遗下金帛,要这对老夫妇把女儿送上山去。

那夫妇年老,膝下只得这么一个女儿,焉能不悲?但如果他们不舍,又会被村民责为不敬神明,甚至逐出乡邻,只有泪眼相对,抱女痛哭了!”

“九劫神尼怎可这样做?夺人子女岂是佛门中人所为!”

“九劫神尼也并不常常如此恃强,反而周赈乡民的多。

她因太钟爱这女童的慧根仙骨,所以才偶作强征。

坏就坏在九劫神尼当年受苦大多,而她能忍苦成佛,倒把自己高估了,自以为是仙佛托世,便刚愎自用。

偏在芒汤岭上,有一块飞来石,足有九人合围,每次恒山殿正面大钟敲响九下,相隔百里的飞来石就会晃动,轻叩地面三下,相应相和。

据说是九劫神尼在掌门之位后才有此奇象,自此九劫神尼越发以为自己是独具仙缘,而民间亦传九劫神尼是菩萨化身,更加崇仰,瞻拜仰仪。”

“唉,一个人一旦被封为神佛,再英明神武,也要变成胡涂人了。”

“所以那对老夫妇就算不情不愿,也不敢吭声,因为能被九劫神尼看中,还算是得天独厚呢。”

“岂有此理!难道举世滔滔,没有人敢向九劫神尼斥其不是“那倒不是,当地官员,亦多信神佛,而且,恒山派赈济捐献有功,平时又从无劣迹,此事又非强夺,当然不会去多管闲事。”

“武林中人也不管了么?”

“你要知道当时九劫神尼的剑法,是天下一绝,‘北岳神剑·手’陈开花的‘游魂剑法’名满天下,结果还得败在九劫神尼剑下。

‘天下一声雷’雷天罡‘三十六路破碑手’,冠绝群雄,结果还得在‘雪花神剑’下俯首称臣。

也不是没有武林人敢插手此事,‘三招不了七招了’瑞小天。

‘雁荡飞凤’汪剑绢,都曾上恒山跟九劫神尼理论,主要是看不惯她立的怪规矩,最后破脸动手,两人都伤于九劫神尼手下,瑞小天还差点下不了恒山,自此之后,不少男子,上得了恒山,都下不了来。”

“太霸道了!太霸道了!”

“所以萧秋水听了,才要出头。”

“他早就该出头了。”

“这也不然,武林同道,本应免伤和气才是,萧大侠姑念九劫神尼成名不易,不想她数十年道行一朝毁,但又不想她执意妄为,反成祸害,所以才谋定后动。”

“如何谋定?如何后动?”

“他先打听清楚,九动神尼所犯的种种妄戒。

然后又到芒砀岭探查,再向曾经上过恒山殿拜佛的妇女打探,知道九劫神尼除了拜佛、念经。

习武。

练剑之外,别无所好,只养了一缸‘龙溪锦鲤’,肥大通灵,每当九劫神尼喂饲之际,必冒上水面跟九劫打招呼呢,所以九劫爱极了它们。”

“‘龙溪锦鲤’?有名的哩!”

“不就是么!萧大侠弄清楚一切之后,并在当地找了位文墨先生,叫做重彦伦,好不容易说服了他,担保平安、才一道赴恒山。”

“萧大侠找了个书生去干啥?”

“这就是萧大侠苦心处。

他知道此去如果不能说服九劫,必然被迫动手,要是他非九劫之敌,后果当然不堪设想了,但只要他一力承担童彦伦是他硬扯上来的,九劫并非本性估恶之人,不至于把童夫子也杀了。

如果萧大侠获胜,至少有个旁证,日后萧大侠在江湖上便不提胜负一节,只说童夫子和自己一文一武,恳言相求,九劫终于慨然相允,修立规矩,这样大家脸上都好看些,不让九劫神尼下不了台。”

“想得周到,想得好!”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