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诈(极短篇)TXT下载(温瑞安著)第1页

梁嫁拄剑守在何里活棺边。

“下三滥”高手“飞星传恨剑”何里活和“太平门”杀手“流星蝴蝶刀”梁嫁结恨已深,恶斗已久,但两人从来旗鼓相当、各有千秋,四十年来决战五十三次,仍不分轩轻,两败俱伤,打到后来,两人都知道,谁也无法把谁打败,谁都无法取得胜利,这样打下去,不会再有结果,所以决定讲和,不打了。

两人因为对敌太久了,所以也实在太了解对方了,一旦不打了,化敌为友,成了知交,彼此都十分欣赏,成了同一阵线的人,相知相重,同仇敌汽,互为奥援,结为兄弟。

其实,往往敌人有许多长处是自己所惧畏的,而敌人的缺点又是自己所憎恶的,不过只要这敌人一朝变成了自己或自己人,长处就成了好处;弱点,也会变为可爱的特性。

这时候,何里活和梁嫁年纪部已很大了,两人不复当年精壮,联手御敌,对彼此都有好处。

“真后悔以前跟你打了那么多年,使我少了一个好友过了大半辈子!”

“咱们如果早当成了好朋友,反而激发不出咱俩为打败对方苦练而成的武功了。”

“我唯一遗憾的是:我们还没分出个高低来!”

“就是为了这句话,武林便是腥风地,江湖更是血雨池。”

“咱俩也为了这句话白打了四十年。”

“所以这答案我永远也不想知道!”

两人说罢,哈哈大笑,痛饮狂歌竟宵。

不久,“飞星传恨剑”何里活接到“斧头一族”余忠、余勇、余昧三兄弟下的战书,要他立刻交出“飞星剑诀”,否则杀无赦。

何里活即刻通知梁嫁,才知道梁嫁因与“神枪”孙家的“一柱擎天枪”孙太大决战负伤,伤重不起,何里活只有独自接受“余氏三雄,十尾九凶”的挑战。

结果惨烈无比。

余氏三雄手段凶残,武功也极其高强,何里活纵把三人重创迫退,他自己也遍身浴血,俟粱嫁和其他同门友好赶到时,他已奄奄一息,临终前托咐梁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我死后,余家的人必来毁我尸身,取我剑诀,你若能保全我的尸首入殓,我已托我孩子伯儿届时将‘飞星剑诀’送你为报。”

说罢,何里活便溢然而逝。

梁嫁并没有等到何里活大殓——他只等到何里活人棺,何家的友朋同仁一旦散去之后——他就开始逼问他的世侄何伯儿:“飞星剑诀”到底藏在哪儿?

何伯儿当然不说。

但他又怎是自己父亲当日头号大敌的对手?

所以他给逼供得死去活来。

“……我说了……剑诀就藏在棺里……爹尸身下……”梁嫁迫不及待,马上就要开棺。

但余氏三兄弟就在这时候攻过来。

梁嫁力抗。

他变成拄剑守在棺椁旁边,不退不让,力决死战。

余忠、余勇、余昧本已负伤,不是梁嫁之敌,见势不妙,立即退走。

但梁嫁也挂了彩,受了不轻的伤。

他喘着气。

淌着血,急着开棺,一手抄入尸背去捞寻剑诀,摹然,那死人睁开了眼,向他一笑:然后一剑刺进他的印堂里。

死人当然不会笑。

也不会出剑。

更不会开口说这样的话:

“我没有死。

我就等你来开棺受我一剑。

既然已斗了四十年,哪有说不斗便不斗的!今天,还是我赢了。”

这话不知梁嫁有没有听见,在死前。

但佯作离去实匿伏伺机掩杀过来的余氏三名好手,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稿于九二年五至六月,阿细姨二延返马校于九二年六月三十日——七月

详情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