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闯将(七大寇系列)TXT下载(温瑞安著)第1页

第一章蛇鼠一窝

沈虎禅疾问道:“可有火摺子火刀火石之类引火的事物?”

那八名青年高手因沈虎禅冒险救他们的同伴,对他都生起敬意,齐声答:“有!?”

沈虎禅知道这干人武功着实不低,而且配备齐全,是铁剑将军旗下的精兵,只是“蛇鼠一窝”阵势幽异诡奇,就算是武功再高十倍的高手,一样会被这幻影魔言所乱神,无法逃出这防不胜防的阵势。

沈虎禅又叱道:“把能着火的都点上了!”如果能尽量避免伤亡过重的冲出外面的包围,唯一的寄望便是他所料能中:“蛇鼠一窝”的阵式愈在暗中愈能发挥效力——他们是发火的!

“马栓在什么地方?”沐浪花问沐利华。

沐利华远未及同答,沈虎禅已截道:“不要理会马匹。”

沐浪花十分不同意:“咱们冲出去,第一件事便是夺马,否则,纵然杀开了一条血路,也走不远的呀!”

沈虎禅道:“我们根本不需要走远。”

沐浪花忍无可忍:“难道我们在这里等死不成?!”

沈虎禅沉声道:“你说对了。”

沐浪花气得反而呆一呆:“我们真要在这儿等死?”

“是在这里等?”沈虎禅说:“但不是等死。”

沐浪花不敢置信地道:“那你在等什么?”

沈虎禅道:“等他们来。”

沐浪花气咻咻地道:“那就是等于在等死。”

“不。”沈虎禅截然道:“不一样。”

“他们若攻了进来,我们只有死。”沐浪花情急地道:“与其在这裹等死,不如夺马逃生。”

“你以为他们竟会没想到我们要杀出重围,夺马逃亡么?”沈虎禅稳若泰山地道:“就算你杀得出去,攫得马匹,你敢骑上去么?”

沐浪花一怔,突然发现自己竟没想过这个问题。

“何况,”沈虎禅充满自信地道:“等他们来,不一定是我们死。”

“你的意思……?”

“是他们死。”

“他们要杀死我们,我们就只好先杀掉他们,”沈虎神道:“这是江湖上的定律。”

沐浪花为沈虎禅的气势而稍为镇定,但仍觉惶惑。

“可是,这样等下去,万人敌迟早都会赶到。”

“他赶到又如何?”

“他来了,我们都得死。”

“你怕他?”

“谁都不能不怕他;”沐浪花惊讶沈虎禅居然似并不如何了解万人敌的实力与武功,就连铁将军也不敢轻惹这个人。”

“对了,所以万人敌才敢一再招惹将军,”沈虎禅发出一声喟叹道:“你知道这些年来,不管在朝在野,官场武林,万人敌的声威已渐渐逾越过将军的理由吗?”

沐浪花摇头。

他当然摇头,而且也只能摇头。

有些事,根本不是他们能想得通的;有些事,不知道好过知道:更有些事,不是他所应该懂的。

他之所以能够追随将军那么漫长的一段岁月,原因之一,就是他一向都懂得这个道理。

“三代第一剑”宓近秋却似乎不大懂。

他和宓近秋、楚衣辞在武林中并称:“长风、须弥、铁将军”,称绝江湖,但是,铁剑将军不但在武林中德高望重,而且在仕途上也扶摇直上,才触怒本是武将出身的万人敌,两派实力,因而发生明争暗斗,惨酷激烈。

原本维持武林纪律、制裁黑白二道的势力“刀柄会”,此际则和“天欲宫”殊成死敌,难解难分。诸葛先生的“四大名捕”与蔡京、传宗书的势力相将,斗得鬼哭神号、日月无光。“青帝门”的力量一落千丈。而“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速天七圣”又在战乱相寻、争夺是尚。至于“四大世家”的影响力远在洛阳,白衣方振眉行踪无定,“桃花社”的赖芒娥重兵俱屯于长安,“五泽盟”蔡般若的影响力也仅在东北,谁都没法多加理会万人敌与铁剑将军之争。

然而这一争却极其重要。

万人敌原是童贯的家将,童贯是皇帝赵桔所信宠的供奉官,同时也是“镇边大将军”。

不过童贯却没有什么真本领,只有依仗刘张、王厚、郭药师这些人带兵打仗,而万人敌等人则成了他排除异己的爪牙。童贯与蔡京等人朋比为奸,位置显要,党羽遍布,权势并重,内外勾结,表里为奸。

铁剑将军楚衣辞原为曾布所识,破格擢升,志在拢络道上英雄相为助,时新旧党争,营扰不已,曾布是新党重臣,为了排击旧党巨头的辅相韩忠彦,只好引蔡京为助,不料蔡京一旦得势,先除韩忠彦,再排曾布,跃而为相,曾布当然心有不甘,便望能与旧党消释前嫌,对付蔡京。

不过,这种用心,早为童贯所洞悉,便道万人敌扼制铁剑将军。

曾布、蔡京原是同一伙的人,终成对立,更加水火,表面上,大家仍同朝共政,但暗里正展开险恶厉烈如殊死斗。

铁剑将军却从未见过万人敌,在他而言,万人敌只是一个“看不见的敌人”。

铁剑将军屡建殊功,名望日重,“长风剑客”宓近秋和“飞声剑影”沐浪花便只成了将军的附庸,将军声名上扬愈速,他们就愈相形见绌。

然而,这两部本是有过人之能的人物。

宓近秋较为不甘雌伏,为了增强名声,不惜冒险犯难,冒死争功,与人决战,终丧命于任笑玉剑下。

沐浪花部一直都非常安份。

是故他仍在将军摩下,而且是将军座中的一名要将。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活到现在。

可是沈虎禅这么一问,他也不禁暗忖:这些日子以来,万人敌的声势愈来愈强,把将军的势力打得几乎不能还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你们怕他,”沈虎禅道:“敌人是不能怕的,你越怕,敌人就越强大,你要是不怕,反过来欺负敌人,敌人就不会继续膨胀,甚至会灰飞烟灭掉。”

“将军怕万人敌,”沈虎禅道:“他越怕,万人敌就会越是强大。”

“对,凭我爹的魔力,其定理应是万人敌怕我爹爹,而不是爹爹怕万人敌,”楚杏儿眼睛发着亮。把勇气的胸脯一挺,“我们不怕万人敌。”

“要将军是将军,”沈虎禅道:“首先得要不怕万人敌。”

“将军自有不得不顾忌万人敌之处。”沐浪花无奈,“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沈虎禅:“点火。”

沐浪花又是一怔:“点火?”

沈虎禅道:“把这里烧起来。”

“可是……”这次是沐利华说什么都憋不住了,“我们人在这里埃”沈虎禅一笑,“要对付“蛇鼠一窝”非要水中取火不可。”

“水中取火?”楚杏儿不解,“水中怎能取火?”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