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锋将(七大寇系列)TXT下载(温瑞安著)第1页

第一章将军

“我去。”

这是沈虎禅的答案。

也是一个决定。

——虽然这个决定很可能使他坠入万劫不复之境,但沈虎禅还是作了这个决定。

“好,”将军深深地望着他,然后宣布,“你先养伤,我们作好准备,时机一到就出发。”

沈虎禅没有问:什么时候出发?去哪里?怎样才可以见得着万人敌?如何才能杀得了万人敌?

他不问是因为知道,在需要告诉他的时候,将军自然会告诉他,在他不该知道的时候,他问了也是白问。

他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养伤。

——先把伤养好,才能再搏杀。

只有好的体魄,才能干大事。

金银财富、名利美人比起健康,根本不算是什么。

在还没有失去健康之前已醒悟到健康的可贵,这才是一个真正自珍自惜自爱的人。

沈虎禅回到“牧羚楼”。

他现在的“责任”是:养伤。

蔡可饥和徐无害送沈虎禅回到厢房。

“将军府里,你要到哪里去都可以,通行无阻,”将军曾这样对他说,“只有一个地方你最好不要乱闯。”

“你住的地方?”沈虎禅随口问。

“我住的地方,是在‘将相门’后东楼南一房:我办事的地方是在‘残夏台’,跟家人相聚,多在‘观鱼阁’;与朋友叙,则在‘笑悠堂’;平时亦多到后园的“赐子亭’散散步、练练功夫,一问人便知道坐落在什么地方,很好找。你要找我,随时欢迎。”将军笑道:“但燕兄住在‘听香小榭’,他是我的客人,也是我的敌人,如果没特别的事,或没有他许可,你最好不要去骚扰他。”

“对,你最好不要来骚扰我。”燕赵居然也附和道,“有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去骚扰你的。”

所以在徐无害和蔡可饥送他到了门口的时候,沈虎禅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燕先生住的地方,离我这里近不近?”

“近。”徐无害立刻道,“从这个走廊直行往西折,穿过小竹林、红枫道,在花丛里有三间小屋,其中左首那家,漆上蓝色的,便是燕先生的住处。”

“三间?”沈虎禅仍不在意在问:“其余二间住的是谁?”

徐无害一时作不了响。

沈虎掸把手一挥,道:“既然不方便,就当我没问过。”

然后推门入室,正要把门关上,见蔡可饥、徐无害二人并未即时离去,便问:“你们有事?”

“沈大哥,谢谢你救了我。”蔡可饥诚挚地道。

沈虎禅沉着地望着他:“你最想说的,还不止这一句。”

“我知道我们可能帮不上什么忙,可是,我们都是将军一手栽培出来的,命是你救的,杀万人敌的时候,请也让我们一起去,尽一份力。”蔡可饥近乎要求似他说。

“你们已几乎死过一次了,”沈虎禅饶有别趣地望着他们:“你们不怕?”

“既然已经死过了,就没有什么好怕了。”徐无害说,“怕的反而是没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

“我知道你们的诚意,可是将军麾下的事,总要将军来决定,我不可以越俎代庖。”沈虎禅温和地道:“我怕我也帮不了什么忙,你们还是直接求将军吧。”

他微笑着关上了门。

点上了灯。

房里有澡盆。

水还是热的。

灯气映着热气。

——将军一向都很细心。

——将军的手下把时间也算得很准。

沈虎禅脱光了衣服,走入盆中,坐了下来。

门敲响了。

“谁?”

“沈爷,我们拿来了伤药、热水和毛巾、衣服。”

不待回应,门就被推开来。

四个丫环。

她们纤手有的提着木桶,有的拿着药味极浓的小包裹:“将军吩咐,这都是上好的金创药,还有艳雪红、七厘丹、急治内外伤,奴婢来替沈爷洗擦敷上。”

沈虎禅并没有觉得讶异。

他在晚宴前已洗过了澡。

这几个娇俏可人的婢女也是这样服侍他。

“伤药、热水、中服留下,我自己会用;”他吩咐,“你们出去。”

他上次也是这样吩咐。

所以四个女婢也并没有讶异,分别退了出去,挽手关上了门。

房里氤氲水雾。

他倒去了洗涤伤口的脏水,再注入了干净的热水。

他坐在水里,觉得很舒服。

将军送来的伤药,也是罕见的极具功效的药草。

他一面洗澡,一面运功调息。

他头上冒出的黑气,和热水的白气混淆在一起,已成了混浊一片。

——其实,人生营营役役,这又何苦?只要求得一处舒适自在,又何须这般奔波忙碌?

可是,还有太多的事,需要自己来做。

在蒸腾的热雾里,他开始从头检讨自己这一个计划的进度:他的计划就叫做“将军”!

将军,原是军中将领的意思、可是在下棋时,有一句“将军!”即是提醒对方,将要吃对方的帅或将,对方的棋局已面临战败的危机。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