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祭剑(七大寇系列)TXT下载(温瑞安著)第1页

第一章人,到底该不该救

“别杀我!别杀我!”一个声音凄厉的嘶喊着,令人震撼于呼喊者何等惶切的求生意志,“求求你放了我——”语音未完,突然切断,就像一只鸡在啼声中忽给人扭下了脖子。

沈虎禅乍闻这凄枪的呼喊,一怔,随即急展轻功,掠人林中,只见林内有一片被砍伐过的室地,有一人已身首异处,鲜血不害断头上直喷着,另外两个衣衫破烂、鲜血斑斑的汉子,一个持大刀对抗着,另一个手持尖刀,全身发抖,跪下来看他那被砍了头的同伴,汗水、泪水溅了一脸,神情完全给惧色所占布。

包围的人只有三个。

一个红衫浓眉的青年,双手抱持一柄古剑。

一个锦袍青靴、手挽银剑的公子。

一个神情冷漠,脸色阴森,双手插在衣袖里的中年人,额上有一道青记。

这人并没有出手,但那红衫青年和锦袍公子的剑招,十分凌厉,那持刀的大汉已经抵挡不住,眼看就要命丧剑下。

沈虎禅一掠而入,心想:救人要紧,也顾不了究竟是什么事情,大喝了一声:“住手!”

“铛”的一声,大汉的刀被震飞,红衫青年的剑中锋而入,锦衣公子倒剑回后刺入,势要将这名大汉前心后刺出两个窟窿采。

沈虎禅再也顾不得许多,飞抢过去,双手一抓,竟凭空执住古剑和银剑,这两柄剑都是削铁如泥的宝剑,饶是沈虎掸拿在乎上,也觉得锋上的寒气与锐气直浸掌心。

那名青年及公子更为大吃一惊:要知道他们手上拿的,一把是“清泉石剑”,一把是“小白龙”,这两柄剑一柄是武当派名剑,另一把是雪山派镇山宝剑,正是无坚不摧的刊器,他们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随手一抓,这样拿在手上的!

沈虎禅叱道:“慢着!”

那脸有青记的汉子身形一闪,已自沈虎掸、红杉青年、锦衣公子间抢入,沈虎禅卫见此人身手,虽然双手仍留在袖子里,但声势已非同小可,即飞起一脚,把那受伤的汉子踢了出去。

青记汉子正要出手,人已不见,他身形已掠了过来,与沈虎禅正好牺了一个照面,微微一震,道:“是你!”

目光再瞥向沈虎禅背后那一截高过头顶的木鞘古刀,失声又说了一句:“是你!”

沈虎禅也隐隐觉得此人脸熟,脸上那块青记,确曾似在哪儿见过,当下道:“你是——?”遂松开双手。

锦依公子及红衫青年夺回佩剑,一个脸儿铁青,一个满脸涨红,各自怒啸一声,择剑攻上,脸有青记的汉子双手疾地自袖里拔了出来,同时搭在两人肩膊上,沉声道:“等一等。”

锦衣公子怒道:“他一个人,咱们三个还怕他不成!?”

红衫汉子挣红了脸,他穿着红衣,这一下更映得脸如噗血,气呼呼地道:“咱们要替天行道,谁拦着,谁就得躺下去!”

脸有青记的汉子双手仍紧搭在两人肩上,沉声问了一句:“‘七大寇,之首——沈虎禅?”

他这句话一出,红衫、锦衣二人都静了下来,两对眼睛全射到沈虎禅身上来,眼神里有些震惊,有些疑惑,甚至有些惶恐和好奇。

沈虎禅抱拳道,“阁下是——?”

脸有青记的汉子干笑一声,道,“沈兄那还会记得紫金山上的故人。”

沈虎禅恍悟道:“原来是‘袖中禅剑’万古烧万兄。”

万古烧道:“那时候,我们括苍、雁荡、长自、天山、昆仑、黄山、点苍七大剑手在紫金山比剑,争夺据说藏有武功秘决的‘文王鼎’,结果,沈兄单人单刀,连败我们七阵,还一刀劈开文王鼎,告诉我们‘文王鼎’实无武功,只是倭寇处心积虑设计出来使我们中原武林高手互相残杀的毒计……沈兄在那一夜,可算是出尽了风头呀。”

沈虎禅道:“为揭发这件阴谋,有得罪处,尚请海涵。其实,只是找机会一刀辟开‘文王鼎’罢了。”

万古烧道:“沈兄不必过谦,当时,在场七大高手,连在下在内,哪一个会让你劈开巨鼎?不过大家都拦你不住,阁下刀法武功,委实令在下佩服。”

沈虎禅一笑道:“惭愧,却不知今天……又是为了什么事?”

万古烧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沈兄的不是了,沈兄为的是救人,问题是:这些人,该不该救?”

沈虎禅一楞,道:“哦?”

万古烧向红衫汉子引介道:“这位是雪山派掌门人弟子秋映瑞。”又向锦衣公子一引道:“这位是山西行省参赞古田桑的独子古锦藏。”

他顿了顿,又道:“他们两人,都曾名列武林中公认的‘侠少’,和地侠仗义,替天行道,向为江湖中人称许。”

沈虎禅目光闪动:“哦?那么说来,我是救错了人了?”

红衫汉子秋映瑞忿忿地道:“这又怎样?人都溜了!”沈虎禅这拦得一拦,阻得一阻,剩下的两名浴血汉子,早都逃了。

沈虎禅道:“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三位可否明告?”

秋映瑞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

万古烧指着地上的尸首,道,“沈兄可知他是什么人?”

沈虎禅摇首。秋映瑞冷笑道:“他就是这几一带枕山的匪首,叫做苑锐虎,这人是个大贼,你说该不该杀!?”

沈虎禅冷冷地道:“我也是匪首,我也该杀。”

万古烧见话锋不对,忙道:“不过,这苑锐虎无恶不作,怎可跟沈兄相提并论!”

沈虎神淡淡地道:“另外两人呢?”

万古烧道:“这两人,一个叫做刘岁奇,是个地痞,当地的人都叫他做老刘,另外一个,便是点苍的逆徒邵星舞!”沈虎禅“哦”了一声,道:“邵星舞?不是点苍派程无想的五大门徒之一吗?”万古烧道:“正是。点苍派是武林‘刀柄会’五大同盟之一,程无想程先生是点苍派掌门人钟错之师弟,总共收了五个徒弟,本来是名家子弟,但他不知自爱,学艺未成,便给程先生逐出点苍,此人之顽劣,可见一斑。”

沈虎禅沉吟道:“这件事,我也听说过。……不过,这也罪不致死。”

万古烧道:“这当然谈不上什么罪状,但他离开点苍山,回到他的老家牡丹乡,却作出了令人发指的事情!”

沈虎禅道:“什么事情?”

万古烧道:“这邵星舞凭了在点苍派所学得的三几下功夫,欺压良民,无恶不作,淮要是不听他的意旨,动辄拳打脚踢,牡丹乡乡民无不恨之入骨,而又不敢反抗。但这邵星舞,越来越张狂,竟听地痞流氓刘岁的唆使,趁其兄邵星云出外经商,竟奸污了他的嫂子,他嫂嫂哭得抢天呼地的,惊动了邵老头,邵老头这一气非同小可,对邵星舞戟指大骂,气得拿锄头打他,结果,反而给邵星舞一脚踢死了,隔壁邻人看不过眼,要出来劝解,也给他杀了两三个……”沈虎禅脸色一沉,跟中闪出怒火,万古烧继续道:“这位古公子要执行公务,把他逮捕,但邵星舞跟刘岁奇,还杀伤了几名公差,纠合了附近枕山的贼寇,由这苑锐虎带领,把牡丹乡乡民尽情洗劫一番……我们跟古公子向来是奠逆之交,他飞鸽传书,我们即来效命,把枕山的贼人铲平了,剩下这三名贼子,追到此处,总算杀掉一人,没料……”沈虎禅歉然道:“没料事情却给我搞砸了!这等淫恶之徒,杀父奸嫂,人人得而诛之,为向三们谢罪,这追杀之责,由在下来负起如何?”

万古烧慌忙道:“沈兄不知前因始未,何罪之有?不过,这杀恶徒之事,因是官府委任,师门交托,仍是由我们负责较好,沈兄免劳了。”

秋映瑞冷哼道:“本来,我们要杀这三个罪大恶极之徒以祭剑,只要你不从中阻挠,便已是有幸了。”

沈虎禅知道武侠中的少侠欲保装侠少”的名衔,一年至少要诛杀一名大奸大恶之徒,俗称“祭剑”,且不论其人是否受十一大门派主使还是“武学功术院”指令,总之凡是“侠少”,职责便是除暴锄强,这些名门正派的事,沈虎禅一向不想沾惹,何况古锦藏又是大官古田桑的儿子,此事涉及官府,沈虎禅素不跟官员打交道,也不想多管闲事,知道秋映瑞话中之意是不想他来夺功,便笑道:“好,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插手便是。”

秋映瑞道:“那两个贼子武功也不差到哪里去,你真要插手,也未必讨得了好!”

万古烧脸色一板,低叱道:“秋少侠!”然后向沈虎禅满脸笑容的道:“沈兄,万勿见怪!”

沈虎禅抱拳道:“言重了,告辞!”

古锦藏一直默不作声,忽然道:“慢着!”突然之间,手中银光一闪,长剑似毒蛇一般,疾噬向沈虎禅喉咙!

沈虎禅霍然一个转身,竟以背部相向,“嘘”的一声,古锦藏的剑尖,变成是刺在沈虎禅后头的刀愕上。

同时间,沈虎禅左手五指,已搭在刀锷上。

他五只手指,一搭刀柄,掌背的青筋迸现,万古烧忙拉开古锦藏,古锦藏铁青着脸,挣扎咆哮道:“他是啥东西?!我就看不惯他妄自尊的样子!”

万古烧一把推开古锦藏,叱了一句:“古公子,你忘了你出来的时候令尊交等过什么?!”然后诚惶诚恐地向沈虎禅一揖道:“沈兄——”沈虎禅仍旧背向三人,手搭刀柄,始终没有回过头,只听他沉声道:“这是‘侠少’的作为吗?”

万古烧道:“古公子年少气盛,你千万不要见怪!”

只见沈虎禅的手背青筋渐消,手指也下只一只的松弛了下来,终于放下了手,只听他道:“要是这一剑已经要了我的命,我又从何见怪起呢!”说罢大步行去,隐于密林不见。

万古烧一直望到沈虎掸失去踪影之后,才用袖子揩汗,道:“好险!”

古锦藏不服,道:“我看他也没什么,用得着你如许怕他?”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