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战将(七大寇系列)TXT下载(温瑞安著)第1页

温瑞安《战将》

第一章就算我是淫贼

“唐宝牛?”

在往金宝城的途中,方恨少和唐宝牛正埋怨天气太热、无处可遮荫、没有水喝、路程太远、身上穿的衣服过厚,总之无一事不列入他们怨声载道里。

不过他们仍得要赶路,赶路为了筹一笔钱:一笔足以拯救叁个村子的人的钱。

就在他们热得恨不得像狗一般吐着舌头在树底下纳凉,累得巴不得用十指走路,饿得肚皮贴到脊骨上的时候,忽听得这一声唤。

唐宝牛一怔。

这时候,他们正要越过前面的一顶轿子。

这项骄子一前一後,由两人抬看,竹榻简陋,并不像是什麽富贵人家的行舆,只不过那两人抬看疾行,似毫不费力。

至於里面坐的是什麽人,由於竹子遮掩着,唐宝牛和力恨少既没细看,也未留意,只这时忽听到这样一个苍然的语音,发自轿内,叫的是唐宝牛的名字。

唐宝牛不经意的应道:“谁?”

那顶轿子突然止祝

由於骄子停得如许突兀,骄子仍摆幌看,但人已停了下来,轿子里发出了一阵苍老的咳嗽声,令人听来感到震栗,犹但风前摇摇欲熄的烛焰。

咳声过後,轿里的人声音微颤的间:“贪花大侠唐宝牛?”

唐宝牛最喜欢别人称他为“大侠”。

他一向自命风流,觉得好色贪花,决不是坏事,而今那衰老的声音这麽一叫,他大感飘飘然,便应道:“我就是。不知老丈…”他的话没有说完。

因为说不下去了。

十七枚暗器,自轿内激射而出:十七枚暗器之後,略停了一停,这停一停比弹指时间还短,跟看升二件暗器又暴射而出紧随看一声涩喝,一条人影破骄而出,双手抓住一把黑刀,飞斩而下,同时间,那抬轿约两条大汉,同时扔掉轿子,反手抽出杏门兵器,一左一右,同看唐宝牛儿头鬼脑劈打下去!

这全无徵兆、毫无警示、不合常理的猝然狙击,如果唐宝牛和方恨少是平常的武人,早就变成了个拆散了四肢的血人倒在路上了。

方恨少飞身而起,一刹那间,他从官道掠至树梢,由树上落到草丛,又从草丛扑向官道,好不容易才躲过这一连串狙击,但身上仍是挂了叁道血痕。

唐宝牛的轻功,还逊於方恨少,但他却有一门武功是方恨少所求之不得的。

||他一身铜皮铁骨,“十叁太保横练”已到了刀枪不入的境地。

暗器打在他的身上,他一面乱拨乱闪,十枚暗器至少有四枚命中,但暗器的尖簇只能在他古钢色的摩肤上噬出了一个白色痕印,根本刺不入肌里。

那两个轿夫的兵器极其古怪邪门,绝少见於江湖,一件叫做青灵髓,一件叫做燧人钻,这两件兵器若放在人身最硬的骨头上,情形就跟棍子敲在豆腐上没什麽两样。

唐宝牛见势不妙,两只巨蟹般的大手迎空一抓,抓住青灵髓与燧人钻,一面怪叫道:慢看!

“那老者凶狠狠的盯看唐宝牛,咬牙切齿的道:“你还有什麽话好说!”

他跌坐下来,可是双手覆按在地上,彷佛一发力就标弹而出要把唐宝牛生吞了似的。

唐宝牛从来没有想过有人对他的仇恨深切若此!

他呆了一呆,道:“我有什麽话要说?”

他连老者为什麽要杀他也全不明了,一时也不知说什麽是好,只觉老叟对他深痛恶绝,仇深似海,怒愤切骨,不禁一阵心寒。

那两名“轿夫”,脸色一青一白,最特异的是四肢长大,肌肉像土笼包山东馒头地酋起,简直似铁铸上去,几条突露的青筋,也像钢线缀上去一样,只是二人身段圆短,头也特别小,像把身体和五官都发育到四肢上去了。

两名“骄夫”发力想把兵器抽回,但唐宝牛别的没有,就是天生神力,故此青灵髓和燧人钻仍是挣不脱唐宝牛的掌握里。

那老叟恨声道:“那你还我女儿命来!”

双手拍地腾起,拔出一柄黑漆如墨的刀,一刀向唐宝牛砍去。

唐宝牛苦於双手握住两件奇门兵器,无法招架,老叟的刀黑光闪闪,只怕足削铁如泥的宝刀,自己的硬功未必抵挡得住,大叫道:“不好了!”

白影一闪,方恨少半空截住老叟,“霍”地摺扇一张!

这摺扇一张即□,老叟的黑刀已被夹住!

方恨少这扇子一开一□,任何厉害攻击都可破去,对方的兵器也常在这摺扇开□间劈手夺去,这,正是武林中息隐已久的奇女子方试妆所创的一式绝招,叫做“晴方好”,跟“大梦神剑”的一招“雨亦奇”并称江湖:但方试妆中年之时突然谢隐江湖,这一招绝招也就无人能使,直到十一年後方恨少崛起才又重现武林!

方恨少这一招虽然夹住了老叟的黑刀,但觉暗力反挫,几乎连手上的摺扇也震飞了。

方恨少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形,原因只右两个:一,对方内力太深厚高强了;二,对方的兵器是稀世奇珍,跟自己的“蝉翼扇”相抗之下,仍有馀力反挫。

正在这时,老叟的身子尖啸若疾沈。

方恨少被一股大力带若下坠。

老叟甫一着地,双足竟不能支撑,臀股坐於地上。

这一坐之力,夹带刀扇的压力,使得功力深辽的老叟,也震了一震,方恨少这一震之际“晴方好”扇法挥酒而成,嗖地夺去了黑刀,一闪而退开丈馀。

唐贸牛喜叫道:“大方,好啊!”

方恨少却惶然色变,将刀毕恭毕敬的递还老者,道:“可足”黑刀峡“峡主谈公劈谈老前辈?”

老叟重重地哼了一声,脸色铁青,他显然为了自己双腿瘫痪无法在落地时保持平衡而失刀的事大为不忿。

方恨少仍恭声道:“大水冲看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如果真是谈老前辈,那一定是误会,恕在下无礼了。”

老叟冷哼道:“我就是谈公璧,谁跟你们这干淫贼自家人了?!”

唐宝牛哗然道:“你是谈公璧……?”

“黑刀峡”侠隐义盗谈公璧专劫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钱财,用来扶弱济贫、匡义扶危,而自己却过着一馅食、一瓢饮的浦贫生活,江湖上人人谈起他,都会竖起了大姆指说声:好汉子!

可是岁月无情,时光飞逝,谈公璧老了,正如所有的人一样,老了总是件悲哀的事,不能吃以前喜欢吃的,不能做以前能轻易能做到的,而且身体的四肢五官已不像从前那麽听使唤了,谈公璧以前从崖上跃下瀑布的一坠之际,挥刀可斩杀五只以上在瀑边迂回翱翔的燕子,而今,纵叫他平平走入潭里浸看,也怕抵受不住山泉澈寒,更休说是飞跃斩燕了。

他的一双脚,也因年纪大了,在他与“人头贩子”洪烈决战之後,他虽以“黑神刀”破洪烈的十八般武器而取其性命,但他也因捱了洪烈一棍横扫,双脚从此也就废了。

谈公璧自从双腿尽废後,绝少再在江湖现身,唐宝牛和方恨少万不料这次突袭自己的竟是这个素来光明磊落行侠仗义的老刀客。

谈公璧向唐宝年青看脸孔冷笑道:“你别装作不认得我,化了灰我也可以把你给认出来!”

唐宝牛苦笑道:“我没见过前辈,前辈又怎麽认得我?”

说看抓青灵随和燧人钻的手也放松了下来。

那持青灵髓的大汉怒道:“淫贼,你还想狡赖!”

唐宝牛嘻嘻地道:“这两位大叔,想必就是谈老前辈的两位得力高手:唐佐、唐佑二位昆仲了?咱们还是同姓同宗哩!”

持燧人钻的大汉道:“淫贼!少来花言巧语,你称呼得再亲热,也免不了奸淫杀戮之罪!”

唐宝年给这几人左一句“淫贼”,右一句“淫贼”的叫,呻得心头冒火,哗地一拍心口,吼道:“好!就算我是淫贼!就算我是淫贼……你我也得说清楚,我淫过什麽人?作过什麽恶来!”

唐佐、唐佑没料唐宝牛倒兜了起来,征了一征,唐佐用鼻子哼哼嘿嘿表示不屑:“你做过什麽事,不早心知肚明了?还有面子要人来道明吗?”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