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不平社之绿发(温瑞安)TXT下载(完结)第1页

温瑞安《绿发》

第一章假如有人用枪指着你

世事常不公:真正的原创者绞尽脑汁、荜路褴楼、艰苦经营,好不容易才推津出新,另创天地,但在为人注意之前,别人却老实不客气,占为己用,抄袭剽窃,俨然以原作者面貌出现,对“师承”却嗤之以鼻,谢都不谢,提亦不提,还惟恐未及时将之杀以灭口,毁尸灭迹。

世上有的是这种人,这样子的事。

创作界远比商界更多老千。

1、杀时间

对峙。

哈森和三美手上各持一枪,但哈森这才知道,自己的枪膛里居然是没有子弹的。

子弹给人偷去了。

偷走他的子弹的居然是“自己人”:

骆铃!

“你为什么要害我!?”

挺着枪的哈森愤怒极了。

“我没有害你,”骆铃不忘分辩,“我只是取走你枪膛里的子弹。”

“你为什么要偷走我的子弹!?”

哈森简直是恐惧了。”

我以为你是奸的。”

!骆铃是有一点歉意——但那也只不过是一点,她已即时反诘:“——谁叫你的长相像是奸的!”

“你——!”

哈森气得直顿着脚。

但不能发作。

他们的对话压低语音(当然没因而也压低火气):“你们在干什么!?”他不发作三美可发作了。

骆铃和哈森喁喁细语但夸张的表情,令他觉得无可忍受;他们之间耳语愈密,三美越觉自己落于下风,甚至是正给出卖。

“你们再说我听不懂或听不见的活。”

三美双手持枪。

两膝微屈,他蹲得用力,枪也抓得用力,所以肘部和腿部的关节和肌肉都在抖哆着,这情形他份外清楚的感觉得出来,但他生怕他的对手也感觉到这一点,所以他愈发大声(就像要以吆喝来震醒自己的心和胆一样)的叱道:“我就开枪了!”

“只有你会开枪?”哈森索性吼了回去,“我就不会开枪!?我就没有枪!?”

谁知骆铃居然细声的在他耳边说:“你不是不会开枪,只是不能开枪;你不是没有枪,而是没有子弹。”

哈森怕给三美听到这些话,吓得脸都黄了,瞪了骆铃一眼,狠狠地.只在心里叫苦:这回却是遇上了个疯癫女子!

三美倒是一时给哈森的虎吼吓住了,哈森决意乘胜追击:“三美,你在警署里不是做的好好吗?干什么要做这种事?”

“你快放下枪,我前事不究,这件事上头方面我担待了。

你再执迷不悟,可要后悔莫及了!”

“别说我不警告你:警方这次决心要把毛氏企业的犯罪集团一网打尽,绳之于法,你在这时候做这种事,我为你的前程感到可惜!”

“放下你的枪吗!”

“闭你的嘴!”对他上司哈森的劝告,三美反应十分强硬,“我在警署里领多少钱一个月,能让我养妻活儿?我不贪污。

就一定是先给内部的人处理掉的牺牲品!告诉你,雷柏明警官也是毛家暗中雇佣的,他是直接指挥我的人呢!我看,戴洪华和那姓陈的,这时候早已死肠穿肚烂了!”

哈森听了,额角渗出杆来,向骆铃瞟了一眼,眼色里满怀担忧。

骆铃只眨了眨眼睛,略显丰润的秀额稍扬了扬,就抿着唇肯定的说:“不,不会的.大肥鸭早有防备,那又姓雷又姓何的才暗算不了他!”

她居然还满怀信心,而且,对她自己和陈剑谁都一样“看好。”

此时此境,哈森真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也急得快要喊出声来了。

“放下枪吧,”这回到三美的劝道:“我会替你求情,请拿督毛和丹斯里张放你一条生路,你只要也像我这样,为他们服务,穿金戴银买房置田,不少你的!”

“笑话!”哈森知道这时候只有死撑一途,“放下枪!”

“你放下枪!”

“放下枪的是你!”

“你不放枪,我就开枪了!”

“放屁!你开枪我不会开枪!?”

“你……”三美始终不敢开枪,也不敢放下手枪,“你们这样下去,谁也永不了谁,对谁都不好——尤其是你们,长待下去,只有更加不利,谁也杀不了谁!”

哈森当然知道这点。

但他没有办法。

因为他的枪里没有子弹。

——若有子弹,还可以搏一博,或者可以找个下台阶进行谈判。

现在,他手中不只是没有了“皇牌”,根本连牌也没有了,除了要胁对方先放下枪这外,他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保住性命的办法。

岂料,骆铃听了,倒搭了腔:

“你说错了。”

“错了”,三美也很似乎很有兴趣要知道:“我错在哪里?”

“你们两位这样对峙下去,”骆铃饶有兴味的说,“还是可以杀死一样东西的。”

“什么东西?”

三美忍不住问。

哈森也想听听这疯女子指的是什么。

“时间。”

骆铃看来心情怪好的、银铃般笑也起来:“你们在杀死的是时间!”

三美、哈森,两人都为之气结。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