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白衣方振眉之小雪初晴(温瑞安)TXT下载(完结)第1页

温瑞安《小雪初晴》

第一 章为我报仇

习劲风与唐二十都是“取暖帮”门下高手,因近日帮内帮外怪事频生,故奉命巡视边陲一带。习劲风是冀东习家庄的好汉,“习家失魂刀”在他手中使来,已至出神入化之境界:唐二十出身蜀中唐门,唐门唐家堡的子弟以暗器冠绝天下,唐二十的暗器更是败敌无数、伤敌无算、杀敌无情!

这两人可以说是艺高、胆大、见识博、反应敏捷、翻山倒海打熬出来的江湖人,可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这面、这种情形。

这时候已夜深,天中一钩残月:因雾气的关系,淡霭一团,似有非有,在这荒山野地里映照在枯桠断柯上,分外冷寂。枯林里每一根树桠都似月芒下千手千爪的妖魔精灵,而叮叮的钉凿声,也就在这里传出来的。

唐二十和习劲风猛想起了近日“取暖帮”里里外外的怪异事情,手心里捏了把汗,只听钉凿声中还夹杂着汲着极奇特粗鄙的咒语声。

从背后看去,念咒语的人显然是一个女子。她背向两人,长发及腰,背身匀美,白袍宽松,唐二十和习劲风对望了一眼,还没有决定下一步行动之前,就被一件事物震住:那女子一面念着咒语,一面用一把木捶,把一个小布人打入树身里去。

那布制小人全身插满了针,而且贴上了符咒,最奇特的是五官画得栩栩如生,直像个真人一般,身上还写上了生辰八字!

习劲风忍不住喝问:“你这是干什么?”他话才出口,唐二十已凭着淡朦的月芒看清楚那布小人绘着的五官和脸孔!

他乍觉得十分眼熟,想制止习劲风,但习劲风喝问已出。那女子骤然止住了钉捶的动作,在月色黯淡下,树影下,长发低垂白袍上,一动也不动。

习劲风这时也看清楚了那布小人的面目:赫然就是“取暖帮”帮主龙会稽的样子!

习劲风此惊非同小可,却见那布小人的五官,竟渗出血来,想起近日怪事频传,耸然道:“你,你是……”那女子发出“吱”地一声,缓缓、缓缀的、缓缓地回过身卫来。

这是一张碎裂的脸,除了血水和脓液外,这一张脸没有一处有完整的五官。习劲风发出一声怪叫之际,唐二十已出了手。

习劲风刀法虽高,但唐二十经验更是丰富。他知道,敌人既然敢动帮主的手脚,恰好给自己两人撞破,便决不能善了!

唐二十出手极快,七颗铁蒺藜,在半空呼啸着、急鸣着、旋转着急射而出,但半空骤然爆成一百七十一枚细如牛毛的毒针,同时间,他左手的七颗“雷公弹”已打了出去,挟着厉风之中,更令人无法防御的是他脚尖一蹬之下,一支与夜色同黑的飞箭,无声无息地射向对手下部。

——无论对方是人是鬼,这次遇到了他的暗器,都得躺下来!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天地一黯。同时间,在他身旁的习劲风,听到了他同伴的一声惨叫。

这惨叫简直不像是人能叫得出来的,这惨叫不是因为痛苦,不是因为恐惧,不是因为绝望,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痛苦恐惧绝望死亡一起不涌上来罩住他,使他这惨叫声歪曲如一张人脸被煮成了浆糊,然而这的确是唐二十的惨叫。

习劲风一听这惨叫声,心就在下沉。他单掌护胸,瞬息间已变了六式,右手唰地掣出单刀,但他的双脚,是一直飞退了出去。

他不是见死不救他的同伴,而是凭他的江湖经验告诉他,这非人鬼的东西,他们二人绝非其敌。

——与其为救一个死去朋友的尸体而牺牲,不如留着条命纠众来复仇。

所以他立即退走,用他一生所能,最快的速度。

他退得可谓极快,一口气跑到了巡察坛,就算是一头快马,也地不可能有他这种速度。

但是人毕竟不是马,他到了巡察坛。

已气喘吁吁。

巡察坛是“取暖帮”四大坛之一,主掌坛主是唐十五。唐十五是唐二十的兄长,武功比唐二十和习劲风加起来都还要高。

他俩巡视丛林一带,正是因为近日流传的异事,正由这唐十五派去勘察的。

尽管习劲风知气喘如牛,但奔到了赤松坡的分坛,见着了四把巨炬的熊熊烈火,心倒是放下来了。

有唐十五以及其他护坛的十六名弟在,他还怕什么?想到这里,恐惧顿失,代之而起是一阵兴奋,几乎晕了一晕。

他忙剑定心神,想:我这不战而逃,在“取暖帮”而言,是不小的罪,加上死的伙伴是唐十五唐坛主的亲弟弟,自己总要编造一番理由,说是怎样与敌一场恶斗,自己又如何冒死闯出云云……但可是能因急奔气腾之故,脑里一片混沌,竟连什么都想不起来。

只听一声断喝:“什么人?”六七道人影,已包抄了过来。

习劲风是知自己兄弟,竭力叫了一声:“是我!”勉力停了下来,脚下一阵虚浮,脑袋一阵空荡,人几乎仰天摔倒,来人七手八脚地扶住了他。

“是老习,看样子不大对劲!”

“是遇事了么?唐二十呢?”

“快,快请坛主过来,说老习遇麻烦了。”

只听一声音压住了所有的声浪:“什么事?”一人排众而出,身后跟了七八个人。

习劲风见到烛炬下的人,高大豪壮,十指如钩,正是“巡察坛”坛主唐十五,忙道:“唐坛,我……”唐十五沉声道:“你怎么了?二十弟呢?”

习劲风道:“我们……在黑森林那一带……遇到了……遇到了一个女人……”说到这里,只见帮里的兄弟们个个瞧着他,眼神都是极之诡异、奇特的。习劲风怕大家不信,急说“……是真的呀……那女人……很恐怖……”说到这里,只见那一干兄的眼神,又露出极之畏俱的神态。

习劲风还想再说,忽觉自己头上有湿湿的东西滴下来,便用手去抹,就这一抹之下,手心便抓了一大堆东西,他一看,原来是整块带血的头皮和半只耳朵、一大络头发,不知怎么的,都抓在手心里了。习劲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不禁用手揉揉自己的眼睛,迄此他便什么都看不到了,只发出一声惨呼。

这声惨呼跟他听听到唐二十的惨呼声是一般的,充满:绝望、恐惧、痛苦与濒临死亡的呼号。

他自己是看不见了,但他的兄弟们却亲眼目视,他那一揉之下,一双眼球,都揉落了下来,一落到地上,一佳在鼻梁上,还滴着血浆。

坛里的兄弟眼见他脸发胀、破裂、无一处不渗出血水,而习劲风本身还懵然未知,不禁纷纷退后。

这些江湖汉子并非不够义气,而是这场面委实太过可怕,加上最近传说纷坛,这些人都是有家室子女的,人心是血肉做的,没理由会不怕。

众人往后退时,独有唐十五站着,冷冷地喝了一声:“谁?!”

他那一声喝出去后,人人都凝住了身形,这些人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谁都知道这时候乱了阵脚是正中敌人的下怀。

——不知他们的“敌人”是不是“人”呢?这时只听一阵极端诡异的笑声传来。与其说是笑声,这声音不如说是受伤的豺狼峰月,或荒山的枯庙破门被风吹动时的声响。这声响自每一个角落传来,再听仔细,声音宛似在天上发出,又似在众人脚底钻了出来。

众人不禁都跳了开去。就在这时,在月芒下一照,有六七人互相指着对方,叫道:“你——”原来他们彼此都瞧见对方的脸容:膨胀、爆裂,但自身毫无所觉,就像习劲风的情形一模一样。

这几个人震住,其余的人扶住他们,心中有说不出的惊愕。

唐十五忽大喝一声:“别去碰他们——”因为他已看出,现在脸部肿裂的六七个人,正是刚才扶持习劲风的那几个人!

但唐十五想通时,未免太迟了一些。那六七个人,脸上已渗出了血水,而扶过他的八九个人,脸容地开始变成惨异的绿色,目毗欲裂地看看自己扶过人的手掌,只剩下三名坛里的高手,没有碰触任何人,都已抽出了兵器。

这时那怪笑声,忽呈尖锐,宛似有人用石块尖端在一柄薄刀口上磨擦一般刺耳。

唐十五脸色变了,他一手探入怀里,一面呼道:“守住阵势!”

他说完这句话就开始退。退到他那火炬下的擅木桌旁。这时火炬被急风带动,晃动不已,他迅速在纸上写了四个字:“为我报仇。”

他写完这四个字时,已听到第一声惨叫。他看也不看,桌旁竹笼里抓出一只白鸽,把纸迅速折成一小卷,这时他已听到第二声吼嚎。他即把纸卷系在白鸽足爪上,这时第三声惨嘶又响起了。他长吸一日气,知道仅剩下的三名坛中兄弟的命也断送了。

他回过身去之际,已把白鸽放了。

——只要这白鸽能飞得出去,他一切都不怕了。因为就算死,也会有人为他报仇。那人曾答应过,一定会替他做一件事。

那个人答允过的一定做到,就算是要那人把南极的一座冰山移到长安或要那人在沙漠里钓一条红鳟,那人都一定可以办得到。

他跟那个人是朋友,好朋友。

但唐十五随即又发现火炬映照下,那毛笔笔尖的颜色,是幽异的绿而不是墨黑。

——他蘸的明明是墨,墨又怎会变成了绿?他忽然觉得手心发麻,而因为他正探手入怀扣着暗器,一下子连心脏也麻痹了。这时那怪笑声又响起,就在他耳边响起,尖锐、可怕、如撕裂血肉模糊的肉体。

唐十五很想再挣扎,但他知道,自己此刻跟习劲风的情形已差不多少。他心中本还有一点欣慰:那信鸽会飞到该飞到的人手上,那人只要接到了,一定会为他报仇,一定能保装取暖帮”……但是,那墨水,连他用笔蘸上来写时,也使他中了毒,而今,那墨汁写在纸上,绑在信鸽腿上,信鸽又怎么禁受得了那剧毒?……这是他最后的一个想法,这想法更令他原来仅存的一线生机都幻灭了。这加速了他的死亡。

——那信鸽,是不是永远不会飞到那人的手上呢……是的。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