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说英雄谁是英雄之伤心小箭(温瑞安小说)第1页

温瑞安《伤心小箭》

第一 篇白愁飞

第一 章

一、黑发、裸足、玉指、红唇

人们都相信:砍掉这棵树是会给大家带来灾祸的。

白愁飞却问:“为什么?”

“那是苏楼主说的,”杨无邪恭谨地答,“就连以前苏楼主的父亲老苏楼主,也是这样说的。”

第二天,白愁飞就下令“诡丽八尺门”朱如是和“无尾飞铭”欧阳意意把树斫掉、断干、拔根、掘茎,彻底铲除。

这当然是白愁飞已在“金风细雨楼”里得势后的事。

这件祸捅得很大,引起很多人的猜测和关注。

京城里正道的市井好汉,多不是“花府”花枯发就是“温宅”温梦成的手足弟兄。

——温梦成一派虽跟花枯发一脉时有争执,数十年来老是吵个没完,但毕竟都是“发梦二党”,心息相连,血脉互通,联成一气,同一阵线的老兄弟、好故友。

自从白愁飞率任劳、任怨血洗“发党花府”那一次以后,花枯发和温梦成就更加敌忾同仇了。

这回,花枯发与温梦成从弟子“水火不容”何择钟口中听得了白愁飞斫了苏梦枕视同宝贝的树这消息后,两人都怪眼翻了翻:温梦成先笑三声。

干笑。

然后他问:“孤老头的,这件事,你怎么看?”

花枯发翻了翻白眼:“什么怎么看?”温梦成嘿笑了一下:“如果你是苏梦枕,你会怎么做?”

花枯发格拉一声,吐了一口痰,骂道:“我怎么做?白愁飞这小子摆明着是要篡‘金风细雨楼’的龙头大位,明反了!没苏梦枕一手栽培他,那白皮毛的小子会壮大得像今日!我去他的!如果我是苏梦枕,格老子的他今晚休想合上眼皮子后还睁得开来!

我抓他捆去奈何桥底喂狗屎王八!”

然后他反问温梦成:“你呢?”

温梦成只嘿嘿笑。

“你少来这个!”花枯发又骂了起来,“别说话前老是奸笑三声,唯恐别人不知道你是大奸大恶!我说了你就得说!”

“若我是苏梦沈,也不饶了白愁飞!”温梦成却是嘿嘿嘿地道,“白愁飞这种人,一朝得势自比天,给他得寸进尺,日后连土地龛的位子都没得给你蹲!不过……”“不过什么?!”

“记得王小石吧?”

“当然记得。他是咱‘发梦二党’的大恩人。”

“要是他在,他可是‘金风细雨楼’的三当家,苏梦枕可就有强助,不怕白愁飞了!”

“可是他为了诛杀奸相傅宗书,已逃亡了三年多,没回京里来了。”

“唉,杀了一个奸相,不是又来了一个更奸的更有权的?天下贪官污吏,哪杀得完?”

“据说白愁飞敢那么胆大包天,胆敢以下犯上,也是权相蔡京包庇纵容的。他是想把‘金风细雨楼’的武林势力控制在手,所以收了白愁飞做义子,去夺苏梦枕的权。”

“这样看来,京里可难免有乱子了。”

“这样说来,苏梦枕更应该马上把姓白的宰了,否则,这白无常一旦夺得‘金凤细雨楼’的大权,不免就会把箭头指向我们了……”“不但是我们,只要是江湖好汉,武林中人,谁都有难。”

“如果我是苏梦枕——”“但你就不是苏梦枕。”温梦成森然道,“别忘了,苏梦枕病得很重,而且他又曾遭‘苦水铺’伏袭,中了毒,加上在剿灭以雷损为首的‘六分半堂’势力时伤得颇重,只怕已支持不祝白愁飞羽翼已丰,不然也不敢如此嚣张——苏楼主能不能收拾了这个他一手捧出来的恶人,还难说,很不乐观哪!”

花枯发一时为之语塞。

黑发、裸足、玉指、红唇……在“白楼”。

真是艳丽娇美的女子。

她随着音乐舞着,不是十分轻盈,而是十分甜,十分清旎……在舒适、华丽的厚毯太师椅上,白愁飞却冷着脸孔。

他一向不谈情。

只做爱。

——他位置越高,权力越大,就越需要更多的女人,但又越没有时间谈恋爱,越不能付出感情。

所以他只性不爱。

——对他而言,爱一个人是危险的事,最好永远也不要去爱。

成大事的人不能有着太多的爱。

——可是若没有伟大的爱,又如何成就大事?

白愁飞不管这些。

他一向都是个好战分子——在性欲上,他尤其是。

可是他今天却很冷。

很沉。

很沉得住气。

直至他的部下祥哥儿开始试探着问他第一句,他才开始说话。

他捏着酒杯。

只是把玩。

看着舞中的美女,看着手上的酒色,只冷眼看着酒和色。

这次他并没有把酒喝下去。

也没有乱性。

祥哥儿小心翼翼地问:“白副总,你斫了苏楼主的树,这件事,你看,他会不会……”白愁飞不经意地问:“——会什么?唔?”

祥哥儿垂首:“小的不敢说。”

白愁飞仍是同意地说:“你尽管说。”然而他却已挥手停止了音乐,也终止了舞。

那甜美娇小的舞衣女子绯红了脸离去,临走时还半回了个三分薄怨的眸。

祥哥儿期期艾艾地道:“我怕……楼主会老羞成怒。”

白愁飞无所谓地道:“譬如怎么个怒法?”

祥哥儿嗫嚅道:“例如……例如……”他仍是说不出。

白愁飞淡淡地道:“如果你是苏楼主,你会怎么做?”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