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西施艳史演义(佚名)TXT下载(完结)第1页

第一章 开宗明义

西施艳史演义 佚名 著

苎萝村里柳絮飞,几家儿女制罗衣。

怪底西家有之子,乱头粗服浣纱溪。

乱头粗服天姿绝,何物老媪生国色。

向人含颦默无言,背人挥泪娇难匿。

一朝应诏入吴宫,珠衫汗湿怯晓风。

歌舞追欢乐未央,运筹衽席建奇功。

奇功就,霸图覆。

画浆芙蓉瘦,胥台麋鹿走。

响廊空馆娃秋,遗香残月昏黄候。

上边这首诗,是吴江文士杨蓣园咏西施的。

西施虽是个女人,却生得天姿国色,容华绝代,在古往今来美女之中,可算得首屈一指的了。

但是西施的容貌固然生得娇艳如花,洁白似玉,一顾倾城,再顾倾国,就是他为国雪耻,舍身报仇的一副义胆刚肠,非但是女界之中无人及得,从古至今,所说的伟男子、烈丈夫,要像她这样为了国耻,含垢忍辱,力图报复,使那破碎不堪的越国,为人奴隶的越王,重新扬眉吐气,图霸称王;已经强盛,势焰炙手的吴国,居然冰消瓦解,变成池沼。

这种志气,这种作为,这种苦心孤诣,恐怕在历史上计算起来,也是没有几个人能及得到西施的。

后世的轻薄文人,还要吹毛 求疵、寻垢索瑕,说西施受了吴王的厚恩,不应该引诱吴王荒淫无度,沉湎酒色,致使越兵乘隙而入,把个金城汤池的吴国,和轰轰烈烈的吴王夫差,生生的被她一人送掉。

况且吴亡之后,若是稍顾情义,稍有人心的女子,就该念着吴王生前的恩义,拼却一死,她又偏要跟随范大夫,浪迹五湖,一舸容与,去享那清闲幸福。

这样的女子,简直是全无心肝,绝无志气的祸水。

虽然生得花容月貌,像嫦娥般美,洛神般艳,有何足取呢?

这位文人的议论虽是秉正不阿、娓娓动听,他却没有把西施到吴国来的本意,略想一想,那西施本是受了范大夫的重托,和越王的命令,到吴国来行内间的妙计,以便报仇雪恨,灭亡吴国的。

若不引诱吴王荒淫无度,沉湎酒色,怎么可以报仇雪恨,灭亡吴国呢?至于吴亡之后,西施早就投身江中,拼却一死,以报吴王的厚谊高情。

正史明明可考,那些轻薄文人,偏要说他随鸱夷而去,使一位有志气、有情义、舍身报仇、亡生殉主的巾帼英雄,蒙这千古不白之冤,也算得极可恨的恨事了。

所以在下要把西施的历史,敷衍出来,使社会上都知西施是为国雪耻的奇女子,并不是忘恩负义的俗裙钗。

并且还可以提起一般人的爱国心,不至于生为一国的国民,连国耻都不知道湔雪,这便是在下编这部书的意思了。

第二章 携李覆师

上一章书,已把编辑的意思说明,这一章书,该入西施的正传了。

只是要知道西施的历史,先要明白吴越两国的国情和两国的深仇宿恨,方能知道西施的心迹。

那吴越两国究竟是怎样的国情,有什么深仇宿恨呢?从历史上推究起来,吴越两国,都处于长江流域,吴都姑胥,越处会稽。

两国本是接壤之地,毗连之邦,吴是周泰伯之后,越是夏少康之裔。

两国既受封号,划疆分土,各治其地。

初时本无仇恨,到得春秋时代,吴国渐渐强盛,楚国亡臣伍员逃奔吴国。

吴王阖闾,为伍员兴师伐楚,以报杀父兄之仇,征兵于越。

越王允常,非但不肯帮助吴国,并且趁着阉闾兴师伐楚的时候,发兵侵犯吴国,因此两国结下嫌隙。

后来越王允常薨逝,其子勾践即位。

阖闾记着越兵乘虚侵犯之恨,遂欲乘丧伐越。

相国伍员谏阻道 :“越虽有袭吴之罪,但方有大丧,伐之不详,宜稍待之 。”

阖闾记着前恨,哪里肯听伍员的谏阻。

当下便留太子夫差和伍员守国,亲自引了伯(喜否)、王孙骆、鱄毅和一众将官,选精兵三万,出了南门,直往越国进发。

越王勾践,早已得了探报,知道吴兵来势利害,也挑选了精壮之土,命诸稽郢为大将,灵姑浮为先锋,畴无余、胥犴为 左右翼,勾践亲自督师,前来抵御。

刚到携李地方,却与吴兵相遇。

两军相距十里,安下营寨,命将挑战,不分胜败。

阖闾此番出兵,原想乘着越国方有大丧,出其不意,可以一鼓而下。

哪知勾践兵精将勇,抵御得法,连战数阵,竟难取胜。

不觉心中大怒。

遂悉众列阵于五台山,传令军中不得妄动,等候越兵懈怠,然后突出攻击。

勾践望见吴军,戈甲森严,队伍整齐,顾谓众将道 :“此劲敌也,不可轻进,必须以计乱之 。”

急命畴无余、胥犴督敢死之士,左列百人,各持长矛,右列五百人,各持大戟,一声呐喊,杀奔吴兵。

哪知吴兵阵上,全然不理,只将强弓硬弩,射住阵脚,坚守得如铜墙铁壁一般。

越军冲突数次,不能动得分毫。

勾践无法可施,只得收兵回营。

密与诸稽郢商议破敌之策。

诸稽郢低头思索半日,遂向勾践附耳说道 :“罪人可用也。”

勾践闻言心中大悟。

次日,密传军令,悉出军中所携死罪者,共得三百人,分为三行,一齐袒衣持剑、缓步徐行,直抵吴军阵前。

为首的人,高声说道 :“吾主越王,不自量力,得罪于上国,致辱下讨,臣等不敢受死,愿以死代越王之罪 。”

言毕,三行之人,依次自刎。

吴兵看见这般举动,不知其意,一齐注目而视,互相传语,称奇道怪。

越人军中,忽然战鼓齐鸣,炮声大震。

畴无余、胥犴,各率死士一队,刀枪并举,呼哨冲突。

吴兵出其不意,抵挡不住,队伍大乱。

勾践见前阵获胜,挥动大军,直压过来。

右有诸稽郢,左有灵姑浮,冲入吴阵。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