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汉书(东汉班固 · 二十四史)TXT下载(完结)第1页

卷一上高帝纪第一上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也,姓刘氏。

母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

是时雷电晦冥,父太公往视,则见交龙于上。已而有娠,遂产高祖。

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宽仁爱人,意豁如也。

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

及壮,试吏,为泗上亭长,延中吏无所不狎侮。好酒及色。

常从王媪、武负贳酒,时饮醉卧,武负、王媪见其上常有怪。

高祖每酤留饮,酒雠数倍。及见怪,岁竟,此两家常折券弃责。

高祖常徭咸阳,纵观秦皇帝,喟然大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矣!”

单父人吕公善沛令,辟仇,从之客,因家焉。沛中豪杰吏闻令有重客,皆往贺。

萧何为主吏,主进,令诸大夫曰:“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

高祖为亭长,素易诸吏,乃给为谒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谒入,吕公大惊,起,迎之门。

吕公者,好相人,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引入坐上坐。

萧何曰:“刘季固多大言,少成事。”高祖因狎侮诸客,遂坐上坐,无所诎。

酒阑,吕公因目固留高祖。竟酒,后。

吕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无如季相,愿季自爱,臣有息女,愿为箕帚妾。”

酒罢,吕媪怒吕公曰:“公始常欲奇此女,与贵人。

沛令善公,求之不与,何自妄许与刘季?”吕公曰:“此非兒女子所知。”卒与高祖。

吕公女即吕后也,生孝惠帝、鲁元公主,高祖尝告归之田。

吕后与两子居田中,有一老父过,请饮,吕后因餔之。

老父相后曰:“夫人天下贵人也。”

令相两子,见孝惠帝,曰:“夫人所以贵者,乃此男也。”相鲁元公主,亦皆贵。

老父已去,高祖适从旁舍来,吕后具言:“客有过,相我子母皆大贵。”

高祖问,曰:“未远。”乃追及,问老父。

老父曰:“乡者夫人兒子皆以君,君相贵不可言。”

高祖乃谢曰:“诚如父言,不敢忘德。”及高祖贵,遂不知老父处。

高祖为亭长,乃以竹皮为冠,令求盗之薛治,时时冠之,及贵常冠,所谓“刘氏冠”也。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骊山,徒多道亡。

自度比至皆亡之,到丰西泽中亭,止饮,夜皆解纵所送徒,曰:“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徒中壮士愿从者十余人。

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

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斩蛇。

蛇分为两,道开。

行数里,醉困卧。

后人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

人问妪何哭,妪曰:“人杀吾子。”

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者赤帝子斩之,故哭。”

人乃以妪为不诚,欲苦之,妪因忽不见。

后人至,高祖觉。

告高祖,高祖乃心独喜,自负。

诸从者日益畏之。

秦始皇帝尝曰“东南有天子气”,于是东游以当之。

高祖隐于芒、砀山泽间,吕后与人俱求,常得之。

高祖怪问吕后,后曰:“季所居上常有云气,故从往常得季。”

高祖又喜。

沛中子弟或闻之,多欲附者。

秦二世元年秋七月,陈涉起蕲。

至陈,自立为楚王,遣武臣、张耳、陈馀略赵地。

八月,武臣自立为赵王。

郡县多杀长吏以应涉。

九月,沛令欲以沛应之。

掾、主吏萧何、曹参曰:“君为秦吏,今欲背之,帅沛子弟,恐不听。

愿君召诸亡在外者,可得数百人,因以劫众,众不敢不听。”

乃令樊哙召高祖。

高祖之众已数百人矣。

于是樊哙从高祖来。

沛令后悔,恐其有变,乃闭城城守,欲诛萧、曹。

萧、曹恐,逾城保高祖。

高祖乃书帛射城上,与沛父老曰:“天下同苦秦久矣。

今父老虽为沛令守,诸侯并起,今屠沛。

沛令共诛令,择可立立之,以应诸侯,即室家完。

不然,父子俱屠,无为也。”

父老乃帅子弟共杀沛令,开城门迎高祖,欲以为沛令。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