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北齐书(李百药 · 二十四史)TXT阅读(完结)第1页

帝纪第一

齐高祖神武皇帝,姓高名欢,字贺六浑,渤海蓚人也。

六世祖隐,晋玄菟太守。

隐生庆,庆生泰,泰生湖,三世仕慕容氏。

及慕容宝败,国乱,湖率众归魏,为右将军。

湖生四子,第三子谧,仕魏,位至侍御史,坐法徙居怀朔镇。

谧生皇考树,性通率,不事家业。

住居白道南,数有赤光紫气之异,邻人以为怪,劝徙居以避之。

皇考曰:“安知非吉?”居之自若。

及神武生而皇妣韩氏殂,养于同产姊婿镇狱队尉景家。

神武既累世北边,故习其俗,遂同鲜卑。

长而深沉有大度,轻财重士,为豪侠所宗。

目有精光,长头高颧,齿白如玉,少有人杰表。

家贫,及聘武明皇后,始有马,得给镇为队主。

镇将辽西段长常奇神武貌,谓曰:“君有康济才,终不徒然。”

便以子孙为托。

及贵,追赠长司空,擢其子宁用之。

神武自队主转为函使。

尝乘驿过建兴,云雾昼晦,雷声随之,半日乃绝,若有神应者。

每行道路,往来无风尘之色。

又尝梦履众星而行,觉而内喜。

为函使六年,每至洛阳,给令史麻祥使。

详尝以肉啖神武,神武性不立食,坐而进之。

祥以为慢己,笞神武四十。

及自洛阳还,倾产以结客。

亲故怪问之,答曰:“吾至洛阳,宿卫羽林相率焚领军张彝宅,朝廷惧其乱而不问。

为政若此,事可知也。

财物岂可常守邪?”自是乃有澄清天下之志。

与怀朔省事云中司马子如及秀容人刘贵、中山人贾显智为奔走之友,怀朔户曹史孙腾、外兵史侯景亦相友结。

刘贵尝得一白鹰,与神武及尉景、蔡俊、子如、贾显智等猎于沃野。

见一赤兔,每搏辄逸,遂至回泽。

泽中有茅屋,将奔入,有狗自屋中出,噬之,鹰兔俱死。

神武怒,以鸣镝射之,狗毙。

屋中有二人出,持神武襟甚急。

其母两目盲,曳杖呵其二子曰:“何故触大家!”出瓮中酒,烹羊以饭客。

因自言善暗相,遍扪诸人皆贵,而指麾俱由神武。

又曰:“子如历位,显智不善终。”

饭竟出,行数里还,更访之,则本无人居,乃向非人也。

由是诸人益加敬异。

孝昌元年,柔玄镇人杜洛周反于上谷,神武乃与同志从之。

丑其行事,私与尉景、段荣、蔡俊图之。

不果而逃,为其骑所追。

文襄及魏永熙后皆幼,武明后于牛上抱负之。

文襄屡落牛,神武弯弓将射之以决去。

后呼荣求救,赖荣遽下取之以免。

遂奔葛荣,又亡归尔朱荣于秀容。

先是,刘贵事荣,盛言神武美,至是始得见,以憔悴故,未之奇也。

贵乃为神武更衣,复求见焉。

因随荣之厩。

厩有恶马,荣命翦之。

神武乃不加羁绊而翦,竟不蹄啮,已而起曰:“御恶人亦如此马矣。”

荣遂坐神武于床下,屏左右而访时事。

神武曰:“闻公有马十二谷,色别为群,将此竟何用也?”荣曰:“但言尔意。”

神武曰:“方今天子愚弱,太后淫乱,孽宠擅命,朝政不行。

以明公雄武,乘时奋发,讨郑俨、徐纥而清帝侧,霸业可举鞭而成。

此贺六浑之意也。”

荣大悦,语自日中至夜半,乃出。

自是每参军谋。

后从荣徙据并州,抵扬州邑人庞苍鹰,止团焦中。

每从外归,主人遥闻行响动地。

苍鹰母数见团焦赤气赫然属天。

又苍鹰尝夜欲入,有青衣人拔刀叱曰:“何故触王!”言讫不见。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