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元史(宋濂 · 二十四史)TXT下载及阅读(完结)第1页

?卷一

本纪第一 太祖

太祖法天启运圣武皇帝,讳铁木真,姓奇渥温氏,蒙古部人。

太祖其十世祖孛端义兒,母曰阿兰果火,嫁脱奔咩哩犍,生二子,长曰博寒葛答黑,次曰博合睹撒里直。

既而夫亡,阿兰寡居,夜寝帐中,梦白光自天窗中入,化为金色神人,来趋卧榻。

阿兰惊觉,遂有娠,产一子,即孛端义兒也。

孛端义兒状貌奇异,沉默寡言,家人谓之痴,独阿兰语人曰:此兒非痴,后世子孙必有大贵者。

阿兰没,诸兄分家赀,不及之。

孛端义兒曰:贫贱富贵,命也,赀财何足道!独乘青白马,至八里屯阿懒之地居焉。

食饮无所得,适有苍鹰搏野兽而食,孛端义兒以缗设机取之,鹰即驯狎,乃臂鹰,猎兔禽以为膳,或阙即继,似有天相之。

居月,有民数十家自统急里忽鲁之野逐水草来迁。

孛端义兒结茅与之居,出入相资,自此生理稍足。

一日,仲兄忽思之,曰:孛端义兒独出而无赍,近者得无冻馁乎?即自来访,邀与俱归。

孛端义兒中路谓其兄曰:统急里忽鲁之民无所属附,若临之以兵,可服也。

兄以为然,至家,即选壮士,令孛端义兒帅之前行,果尽降之。

孛端义兒殁,子八林昔黑剌秃合必畜嗣,生子曰咩撚笃敦。

咩撚笃敦妻曰莫拿伦,生七子而寡。

莫拿伦性刚急。

时押剌伊而部有群小兒掘田间草根以为食,莫拿伦乘车出,适见之,怒曰:此田乃我子驰马之所,群兒辄敢坏之邪?驱车径出,辗伤诸兒,有至死者。

押剌伊而忿怨,尽驱莫拿伦马群以去。

莫拿伦诸子闻之,不及被甲,往追之。

莫拿伦私忧曰:吾兒不甲以往,恐不能胜敌。

令子妇载甲赴之,已无及矣。

既而果为所败,六子皆死。

押剌伊而乘胜杀莫拿伦,灭其家。

唯一长孙海都尚幼,乳母匿诸积木中,得免。

先是莫拿伦第七子纳真,于八剌忽民家为赘婿,故不及难。

闻其家被祸,来视之,见病妪十数与海都尚在,其计无所出,幸驱马时,兄之黄马三次掣套竿逸归,纳真至是得乘之。

乃伪为牧马者,诣押剌伊而。

路逢父子二骑先后行,臂鹰而猎。

纳真识其鹰,曰:此吾兄所擎者也。

趋前绐其少者曰:有赤马引群马而东,汝见之乎?曰:否。

少者乃问曰:尔所经过有凫雁乎?曰:有。

曰:汝可为吾前导乎?曰:可。

遂同行。

转一河隈,度后骑相去稍远,刺杀之。

絷马与鹰,趋迎后骑,绐之如初。

后骑问曰:前射凫雁者,吾子也,何为久卧不起耶?纳真以鼻衄对。

骑者方怒,纳真乘隙刺杀之。

复前行,至一山下,有马数百,牧者唯童子数人,方击髀石为戏。

纳真熟视之,亦兄家物也。

绐问童子,亦如之。

于是登山四顾,悄无来人,尽杀童子,驱马臂鹰而还,取海都并病妪,归八剌忽之地止焉。

海都稍长,纳真率八剌忽怯谷诸民,共立为君。

海都既立,以兵攻押剌伊而,臣属之,形势浸大,列营帐于八剌合黑河上,跨河为梁,以便往来。

由是四傍部族归之者渐众。

海都殁,子拜姓忽兒嗣。

拜姓忽兒殁,子敦必乃嗣。

敦必乃殁,子葛不律寒嗣。

葛不律寒殁,子八哩丹嗣。

八哩丹殁,子也速该嗣,并吞诸部落,势愈盛大。

也速该崩,至元三年十月,追谥烈祖神元皇帝。

初,烈祖征塔塔兒部,获其部长铁木真。

宣懿太后月伦适生帝,手握凝血如赤石。

烈祖异之,因以所获铁木真名之,志武功也。

族人泰赤乌部旧与烈祖相善,后因塔兒不台用事,遂生嫌隙,绝不与通。

及烈祖崩,帝方幼冲,部众多归泰赤乌。

近侍有脱端火兒真者,亦将叛,帝自泣留之。

脱端曰:深池已干矣,坚石已碎矣,留复何为!竟帅众驰去。

宣懿太后怒其弱己也,麾旗将兵,躬自追叛者,驱其太半而还。

时帝麾下搠只别居萨里河。

札木合部人秃台察兒居玉律哥泉,时欲相侵凌,掠萨里河牧马以去。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