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明代宫闱史(许啸天小说)TXT下载及阅读(完结)第1页

明代宫闱史

[民国]许啸天 著

第一回碧水桃花魂销胜地浓云腻雨梦入巫山

梨花无主草青青,金缕歌残黛翠凝。

魂梦萧萧松柏路,岚光犹自照西陵。

千章灌木绿荫凉,树下巍楼露粉墙。

红紫芳菲依旧在,游人凭吊奠椒浆!

山嶂叠翠,溪水潋滟,绿柳争妍,桃花吐艳。

那个时候,正是春风袅袅,吹得百卉都盈盈欲笑。

枝头的黄莺儿,也扑着双翅,婉转悠扬地歌唱起来。

又有那穿花的粉蝶,迎风飞着,纷纷乱舞,好似天女在那里散花一般。

独有衔泥的紫燕,却在树林里或是水面上,不住地掠来掠去,找寻着小的虫鱼,去哺那巢里的雏燕。

晨曦渐渐地放开光华来,把草上鲜明可爱的露珠慢慢地收拾过了,便显出很娇嫩的一片绿茵来。

这时,只听得一片大广场里鸣呜的角声鸣处,两扇大青旗忽地竖了起来。

接着帐篷里一阵鼓声,便是几百个壮丁,一个弓上弦,刀出鞘,雄赳赳,气昂昂,很整齐地列着队伍,分四面八方排立着。

大众又呐喊一声,顿时金鼓齐鸣,几百个壮丁就按着部位排起阵来。

但见旌旗招展,刀枪耀目,队伍错杂,人若鱼龙,极尽五花八门的能事,把光平似镜的绿茵,早已践踏得足迹缭乱,连那一朵朵的野花,也被摧落不少呢。

一班壮丁走着阵,变化万端。

正在起劲的当儿,猛听得帐篷里面,轰然地一声信炮响,走出一个老头儿来。

那老头儿头戴长缨的纬帽,身穿绣花开叉袍,外罩金狮短褂,腰系鸾带,一旁挂着荷囊和一根旱烟袋,右手高高地擎着一面杏黄的尖角旗。

打量上去,那老儿约莫有八十来岁年纪。

虽是须发如霜雪也似地白,却也是精神矍铄,大有老当益壮的气概。

原来那蒙古的人民,没有什么城垣都邑,只拣那土壤肥美,水草茂盛的地方,就盖起帐篷来,聚族而居,算是村落了。

这个地方,叫做豁秃里,那老儿便是豁秃里的村长篾尔干。

当下篾尔干将右手的杏黄旗轻轻一层,几百个壮丁,一阵纷纷滚滚,已崭齐地归了队伍。

草地上角也不鸣,金鼓不响,霎时静悄悄地鸦雀无声了。

篾尔干向四周瞧了一遍,对大众奖励了几句,便传下令来,叫众壮丁较射。

这令一出,便由一个小卒,去八十步外放了三个箭垛。

诸事妥当,篾尔干喝声:“射箭!”几百个壮丁各挽强弓射去,金篾声连绵不绝,十矢中倒中了九枝。

蒙人本来专工郊猎,弓箭是他们唯一的绝技;七八岁的童子已是矢无虚发了,何况是征战的壮丁,自然要高人一等了。

篾尔干看了不觉大喜,命取牛羊布帛,赏了一班壮丁,自己又取了一枝九节的熟铜鞭来,对众人说道:“俺这枝铜鞭,是幼年随金主完颜氏南征时所得。

如今使得纯熟,五步之内打人百发百中。

俺仗着他防身,寸步不离,足有六十多年了。

现在年已衰老,要这利器也没甚用处,俺且把这鞭法传给你们吧。”

篾尔干说着,将右手握住铜鞭,左右前后慢慢地舞了起来。

他舞到得劲的时候,众人只觉得风声呼呼,铜鞭化作万道金光,和那阳光映成一片,篾尔干的人影子也瞧不见了,把几百个壮丁看得瞠目结舌,呆了过去。

篾尔干舞了一会,才缓缓地停下来,收住了鞭,却面不改色,气不嘘喘,兀是没事一样,众人便齐齐赞了一声。

篾尔干当然十分得意,一手捋着髭须,带笑说道:“鞭法既已演过,这鞭究竟传给谁,一时却委决不下,俺如今把这鞭去挂在百步外的竿儿上,谁能一箭射落铜鞭,这鞭就是他的。”篾尔干说毕,小卒们将铜鞭远远地挂着了。

这时,几百个壮丁和几个头目,大家都想得那枝铜鞭,便各显身手,拈着弓,搭着箭,觑得亲切射去。

那距离不免太远了,有的眼力不及,有的弓软射不到,结果大家束手呆看着,没有一个能够射得落铜鞭的。

篾尔干眼见得这种情形,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方待更换别法时,忽听得帐篷里面莺声呖呖地叫道:“父亲,等我来射落那铜鞭吧!”莺声绝处,早走出一位绿衣长髻的美人儿来,正是篾尔干的爱女阿兰姑娘。

她穿着一身新绿的绣花袍儿,碧油的蛮靴,梳了长长的辫髻,两鬓上插着鲜艳的野花,更兼她一头乌油的青丝,越显得她妩媚动人了。

她一手拿着金漆的雕弓,一只鱼皮的箭筒,筒里插着几枝雕翎的金矢,便花枝招展似地走了出来。

走到篾尔干的面前,就低低地叫了一声:“爸爸!”篾尔干一面应着,一面回过头去,叫小卒掇过一张皮椅来,自己坐下了。

把阿兰姑娘的粉臂拖住,一把搂住坐在膝上,一手却抚摸着她的脸蛋儿带笑说道:“好妮子,休射吧!没地闪痛了腰儿,可不是玩的呢。”

篾尔干说时,便低头去亲她的脸儿,阿兰姑娘忙伸手一推,笑着说道:“爹爹脸上的髭须又长又坚硬,却刺得人怪痛的!”说着,乘势把柳腰儿一摆,已是盈盈地走下地来。

篾尔干这时只嘻开着嘴儿,眯着眼看那阿兰姑娘。

那草地上几百壮丁,也都瞪着眼注在阿兰姑娘一人身上。

她却好像风摆杨柳般地跑到草场中间,对悬鞭的标竿望了望,把粉颈一扭,笑对篾尔干说道:“远得很,恐怕射不到呢!”她一面说,左手扬着雕弓,右手轻轻从箭袋里抽出一枝金矢,舒开春笋也似的十指,搭上箭正要向那悬鞭射去。

这时篾尔干已立起身来,满心希望他的爱女射着,就是草场上的众人,也个个伸长了脖子,在那里希望阿兰姑娘射中。

说时迟,那时快,阿兰姑娘的箭还不曾发出,早听得弓弦一响,噹的一声,标竿上的铜鞭已射落在草地上了。

众人当是阿兰姑娘射的,便不约而同暴雷也似地喝了一声采。

把个篾尔干几乎笑得合不拢嘴来。

独有阿兰姑娘很为诧异,想自己并没有发箭,那鞭怎么就会掉下来呢?莫非有人在那里争我的先吗?但只见箭不见人,谅离此地一定很远,那发箭人的技艺也足见不弱了。

阿兰姑娘正在出神,那小卒已把鞭拾了来,双手捧给她。

阿兰姑娘待要接它,鞭究非自己射落的,如其不接呢,又舍不得这条好鞭。

她正在为难的当儿,猛听得鸾铃响处,蹄声得得,罕儿山上两匹骏马,似风驰电掣般奔下山来。

看看走得近了,骑在马上的是两位少年。

两人一前一后,一般地穿着猎装,手执着硬弓,飞马而来。

前头一个少年,骑着一匹高头红鬃的良驹,一种英雄的气概,从眉宇间直现出来。

再衬上他一身金黄色的猎装,愈显得唇红齿白,面如冠玉了。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