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神雕侠侣》作者:金庸第1页

《神雕侠侣(世纪新修版)》

第一回 风月无情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

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鸡尺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

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一阵轻柔婉转的歌声,飘在烟水蒙蒙的湖面上。

歌声发自一艘小船之中,船里五个少女和歌嘻笑,荡舟采莲。

她们唱的曲子是北宋大词人欧阳修所作的“蝶恋花”词,写的正是越女采莲的情景,虽只寥寥六十字,但季节、时辰、所在、景物以及越女的容貌、衣着、首饰、心情,无一不描绘得历历如见,下半阕更是写景中有叙事,叙事中夹抒情,自近而远,余意不尽。

欧阳修在江南为官日久,吴山越水,柔情密意,尽皆融入长短句中。

宋人不论达官贵人,或里巷小民,无不以唱词为乐,是以柳永新词一出,有井水处皆歌,而江南春岸折柳,秋湖采莲,随伴的往往便是欧词。

时当南宋理宗年间,地处嘉兴南湖。

当时嘉兴属于两浙路秀州。

节近中秋,荷叶渐残,莲肉饱实。

这一阵歌声传入湖边一个道姑耳中。

她在一排柳树下悄立已久,晚风拂动她杏黄色道袍的下摆,拂动她颈中所插拂尘的千百缕柔丝,心头思潮起伏,当真亦是“芳心只共丝争乱”。

只听得歌声渐渐远去,唱的是欧阳修另一首“蝶恋花”词,一阵风吹来,隐隐送来两句:“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歌声甫歇,便是一阵格格娇笑。

那道姑一声长叹,提起左手,瞧着染满了鲜血的手掌,喃喃自语:“那又有什么好笑?小妮子只是瞎唱,浑不解词中相思之苦、惆怅之意。”

在那道姑身后十余丈处,一个青袍长须的老者也是一直悄立不动,只有当“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那两句传到之时,发出一声极轻极轻的叹息。

小船在碧琉璃般的湖面上滑过,舟中五个少女中三人十五六岁上下,另外两个都只九岁。

两个幼女是中表之亲,表姊姓程,单名一个英字,表妹姓陆,名无双。

两人相差半岁。

三个年长少女唱着歌儿,将小舟从荷叶丛中荡将出来。

程英道:“表妹你瞧,这位老伯伯还在这儿。”

说着伸手指向垂柳下的一人。

那人满头乱发,胡须也是蓬蓬松松如刺猬一般,须发油光乌黑,照说年纪不大,可是满脸皱纹深陷,却似七八十岁老翁,身穿蓝布直缀,颈中挂着个婴儿所用的锦缎围涎,围涎上绣着幅花猫扑蝶图,已然陈旧破烂。

陆无双道:“这怪人在这儿坐了老半天啦,怎么动也不动?”程英道:“别叫怪人,要叫‘老伯伯’。

你叫他怪人,他要生气的。”

陆无双笑道:“他还不怪吗?这么老了,头颈里却挂了个围涎。

他生了气,要是胡子都翘了起来,那才好看呢。”

从小舟中拿起一个莲蓬,往那人头上掷去。

小舟与那怪客相距数丈,陆无双年纪虽小,手上劲力竟自不弱,这一掷也是甚准。

程英叫了声:“表妹!”待要阻止,已然不及,只见那莲蓬径往怪客脸上飞去。

那怪客头一仰,已咬住莲蓬,也不伸手去拿,舌头卷处,咬住莲蓬便大嚼起来。

五个少女见他竟不剥出莲子,也不怕苦涩,就这么连瓣连衣的吞吃,互相望了几眼,忍不住格格而笑,一面划船近前,走上岸来。

程英走到那人身边,拉一拉他衣襟,道:“老伯伯,这样不好吃的。”

从袋里取出一个莲蓬,劈开莲房,剥出十几颗莲子,再将莲子外的青皮撕开,取出莲子中苦味的芯儿,然后递在怪客手里。

那怪客嚼了几口,但觉滋味清香鲜美,与适才所吃的大不相同,咧嘴向程英一笑,点了点头。

程英又剥了几枚莲子递给他。

那怪客将莲子抛入口中,一阵乱嚼,仰天说:“跟我来!”说着大踏步向西便走。

陆无双一拉程英的手,道:“表姊,咱们跟他去。”

三个女伴胆小,忙道:“快回家去罢,别走远了惹你娘骂。”

陆无双扁扁嘴扮个鬼脸,见那怪客走得甚快,说道:“你不来算啦。”

放脱表姊的手,向前追去。

程英与表妹一同出来玩耍,不能撇下她自归,只得跟去。

那三个女伴虽比她们大了好几岁,但个个怕羞胆怯,只叫了几声,便见那怪客与程陆二人先后走入了桑树后。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