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武当异人传》作者:还珠楼主第1页

<<武当异人传>> [还珠楼主]

默认分卷 第一回 苦志望神尼 几树寒芳成独赏 痴情怜慧婢 一丸灵药起余生(1)

湖南岳州(现改岳阳县,古称巴陵)西门外十余里,有一村落,地名林祠,寥寥二三十户人家。

因在洞庭沿岸,本属鱼米之乡,居民生活大都还过得下去。

只内中有一家姓林的,起初原是明初显宦之后,当初并非土著,上辈由闽宦游到此,喜欢巴陵山水风物之胜,政绩又好,罢官以后不愿离去,便在当地建业安居。

林家虽是诗书世裔,无如人丁不繁,读书人又不善治生,两三代后,便逐渐衰落下来。

这末一代,名叫林少琴,更是个放荡不羁的风流才子,少年时裘马翩翩,诗酒清狂。

彼时家道虽不似前,还算有一些祖遗田产,可供挥霍,人又风雅文秀,喜客好文,不问是华簪贵介,白衣小人,或是缎流黄冠,豪客佳侠,他都一体延接,来者不拒,誉重三湘,宾从如云,也曾艳绝一时。

只是才情虽好,文运不佳,始终一领青衫,不能飞黄腾达。

四十以后,见一班同学少年,昔时文宴之友,多已跻身显要,自己尽管名冠当时,高出济辈,如今仍是故我依然,毫无善状,本就感喟,淡了名心。

再加近年家业益发衰败,照着以前那等一挥千金,只图取快一时,不同明朝的豪情胜概,本来早被自己败光。

所幸娶妻贤美多才,过门以后,见夫婿风流,性又豪迈,知道天性如此,拦劝不住,除一面用心整理余产,仍听挥霍外,一面用大题目婉言规劝,划出顷许祭田,不许动用。

家中人口又单,连同爱女绿华,全家亲族共为三人,所以目前还能生活下去。

可是人情势利,近始深知,再照以前那么胡闹,其势连祭田也保不住。

不特被人轻贱,也太对不住祖先父母。

经此一来,觉着衣冠之辈绝少性情,江湖上人转多血气。

索性连文酒之宴也不再参与,闭户读书,莳花教女而外,每遇春秋佳日,不是携带眷属徜徉于湖山,便是独个儿泛舟于三湘七泽之间,到处选胜登临。

再不便是古刹寻僧,玄关访道,不时暗中留意,想在风尘中结识两个异人奇士。

过了两年,虽然身世颇多感愤,生活反倒比起前些年来安适充裕了。

林妻孔氏,本是圣裔华族,大家闺秀,贤美多才,治家能干,用尽苦心,居然把一个败家的多情夫婿挽救回来。

从此白头厮守,不愁温饱,也颇高兴。

但是多年不育,倒是一桩憾事。

过门近二十年,只生一女绿华,更不再孕。

夫婿偏又生具至情,以前虽在选色征歌,风流放荡,只是少年好胜,乘兴逢场。

每值酒兰灯-,立乘舆车归来,常把男女居室认为人生秽事,眼界又是特高,极少当意。

屡次劝他纳妾,都被厉词拒绝。

常说:“生子不肖,不如无有,一切均是命数。

我夫妻有此掌珠,足可自慰,一样都是亲生,何必和世俗人一样分什男女?”孔氏强他不过,老想丈夫强词夺理,只是夫妻情重罢了,真要遇到天生丽质,也未始无动于衷,便能免俗。

无奈暗中物色了多少年,到底佳人难得,所见尽是一些庸脂俗粉,休说丈夫那么高眼界,连自己也看不上眼,就此耽延下来。

到了中年,越发愁急,除乱托亲友外,时常要丈夫带了同出游玩。

此时妇女多处深闺,轻易不出庭户。

孔氏年轻时容华绝美,少琴旷达不羁,夫妻情分又厚,携带眷属泛湖游山,虽是家常便饭,但是孔氏生性娴静,勤于治家,知道夫婿清狂,游踪所至,举众属目,实非心愿,以前每次都是强而后可,近年却自动请求起来。

少琴自是明白,也不说破,尽由她去。

这时绿华年已十六,出落得骨秀神情,美慧绝伦,尽管幼受亲庭钟爱,却是贤孝非常,性情尤为温婉(姑射仙林绿华与女昆仑石玉珠,为武当女剑仙中最美秀杰出人物,拙著《蜀山剑侠》、《青城十九侠》均有记载)。

只是林氏夫妻爱她过甚,从小不与缠足。

绿华见父母无子,终鲜兄弟,平居也以男儿自命,欲终身侍奉父母,丫角终老。

攻读书史之外,日常随着乃母操作家务,杂事都做,一点没有寻常闺阁习气。

孔氏因前些年丈夫喜欢交游浪费,家道中落,一些田产连同自己陪嫁妆奁,十九卖掉,虽然暗中布置,藏有一些,连同那百亩祭田,也还称一个小康之家,但丈夫未省悟前,不特不敢显出,还须假作一些窘态,十几名男女仆婢逐渐裁撤,只剩一看门老仆和一婢一媪。

所居后进花园之内房舍颇多,有好几处院落,更擅水竹花木之胜,丈夫具有洁癖,家居饮食无不精致,全体均须打扫清洁,自己纵然长于指挥调度,帮同料理,这三名男女仆婢依然忙不过来。

总算丈夫看出家况为难,不似以前考究精细,勉强可以敷衍。

见爱女小小年纪,也来相随操作,既是心疼,又恐弄粗了手脚,始而劝止。

爱女偏不肯听,背了自己,什粗劣的事都做。

知她素孝,不忍过于呵斥,兀自心中难过。

继见她竟是能干异常,不特治事井井有条,更具巧思,花草竹树,一经整治,便越繁茂雅洁。

加以落地时节,曾梦女仙手持绿萼梅一株相赠,取名绿华,也由于此。

从小便爱花木,爱梅尤胜,自从花园经她整理以后,平添出两三百树梅花,每届花时,香光如海,冷艳无伦。

连那庖厨女红,也都精绝。

一切杂事,都少她不得。

操作虽然勤劳,人却一年比一年出落得秀美。

更有奇处,绿华看去那么温婉清丽,体力却是甚好。

因从小常听乃父谈起游侠中人行径,并说日常都在物色异人奇士,欲与结交等语,不由心生向往,老想将来能遇到红线、隐娘一流人物,拜她为师,游戏人间,才称心愿。

只苦于自己是个深闺少女,除遇春秋佳日,随侍父母游春赏秋,偶然揽胜登临外,轻易见不到一个外人,休说古剑侠传中一流人物,便想学上一点武艺都无从学起,空自梦想罢了。

孔氏只说她受了乃父熏陶,父女二人痴做一路,谈起好笑,却未在意。

岳州洞庭湖为全国第二大湖,面积广至近三千平方公里,江河支流纵横交错,境内河流甚多。

林祠花园门外,便是一道小河,因地势低斜,内有伏泉,又与湖口相通,清波粼粼,永不干涸。

夏秋之间,洞庭水涨,也就水流较急,涨将近岸而止。

林园池塘和屋后顷许祭田,均得河水灌溉。

下流头河底暗礁颇多,稍大的船便不能过。

对着园门有一红栏小桥,当林家盛时,两岸满植桃杏杨柳,另有小门与园中荷花相通。

每当胜日良辰,花时月夜,主人常偕宾客同乘小舟泛舟入湖,宾游之盛,一时无两。

后来家道中落,水门早废,桥上红漆也剥落。

对岸一片水田,仅远远田岸上有几家农舍,地势幽僻,除偶然来往园中的婢仆外,轻易不见人迹。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