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蜀山剑侠新传》作者:还珠楼主第1页

蜀山剑侠新传

第一回 残月唱鸡声 宝马双乘飞侠影 轻飔飏柳岸 扁舟一叶渡洪波这是一个早秋的黎明之前,天还不曾亮出轮廓,山野草际的秋虫鸣声。

密集如南;仅东方天际雾影中,稀微微现出一痕曙色。

残月已下林梢,天空中虽然疏落落点缀着数十颗星光,为了宿雾尚未全收,和那欲坠未坠的残月一样,全都蒙上了一层灰色的轻纱;随着一月月的淡云游移,不时明灭闪动。

光景渐渐昏黄,连东方天边那点曙色,都落在有无疑似之间。

除却四边原野里的鸡声,此唱彼和,一阵紧一阵,好似告诉人们天快亮了以外,大地依旧是黑沉沉的;比起前半时的朗月疏星,清光遥映,反更显得幽晦沉闷,简直看不出什么亮意。

当地是河南堰师县城外,共县城东关约有二十余里,距离颖水西北岸,已没多远:两边俱是接连不断的田野丘垄和稻侧的水沟,只当中一条大路。

河南民风勤俭,天虽未明,鸡声初唱,居民十九起身:远近乡村中已渐渐有了人声动作,有的并还隐隐约约透露出两三点微弱的灯光。

大道上依旧静荡荡地,不见一条人影。

就在这时,忽听远远传来一阵村犬吠声,紧跟着又是一阵极紧迫的马蹄之声。

由暗影中,飞也似驶来一骑快马,马背上,好似一前一后骑着两个少年。

那马绝尘而驰,跑得极快,看去神骏非常;可是马上人一味加紧控纵,对它一点也不加顾恤。

本由远处飞驰而来,眨眼到达水沟旁边,一株大白杨树之下。

前面坐的一个少年,身材较高,忽然朝后低语道:“天快亮了!就是这里吧。”

话未说完,也不管那马受得住受不住,倏地一勒马缰。

那马受了马上人的鞭策,由二百里外赶来,正在翻啼亮掌,忘命一般向前急驰;马上人的骑术又颇真功夫,正跑在紧急头上,那禁得这猛力一勒?当时那马前半身,连头整个高昂,人立起来;只剩两条腿,往后滑退了两步,才立在地上。

马头上的汗,和马口里的热气融会着,雾一般喷将出来,周身雨淋也似;紧跟着急嘶了两声,前蹄方始放落。

马上人功力也正不弱,随着这突然起落之势,身子和钉在马背上一样;休说失惊滑跌,连往左右歪都不歪。

马蹄一着地,后一少年也随声接口答应道:“你说得对,你我各照预计行事;就此分手,嵩山再见吧!”语声甫歇,人已飞身下马。

前一少年道:“趁此路无行人之际,我打发了这畜生,再来追你。

按说不久便可追上,可是今天形势也许厉害,前途难料。

你不必说,我更是个熟脸;身家在此,事须慎秘,最好暂时各走各的,到了嵩山再见不迟。

不必等我,免得彼此延误,转生枝节,我走了。”

说罢,一拎辔头,回马便跑出半里多路;再一转侧,径往斜刺里山肠小路上驶去,眨眨眼巳无踪迹。

后一少年极目四望,已看不见前人的鞭丝身影。

正待上路,忽然一阵大风过处,眼前倏地一亮。

回头一看,就二人分手说话的工夫,大地已然雾散烟消,浮云尽扫;金光万道的一轮皎日,也自地平线上升起。

仰视天空,青湛湛的,除却隐现青昱中几点晨星外,万里长空,一碧无际,更见不到丝毫云翳;同时远近村落中,炊烟缕缕,摇曳飘光,农人牛马也自纷纷出动。

原来天色本也不算甚早,只为黎明前起了一阵子雾,所以天色阴暗。

后来风起,晨雾一消,少年伫望征骑,又呆立了一会,自然晴空毕现了。

少年方觉今日天气真好,猛又想起:昨夜虎穴飞身,此时还不能说是脱离险境:昨夜逃时,又盗了仇敌的千里名驹,如被发觉,怎肯干休?

听说附近洛阳、偃师一带,到处布有敌人的党羽门徒,这些敌党全部眼生。

那马骑时,因在夜间,侥幸沿途不曾被人发现,此时又被良友骑去;诱敌入迷,虽占了几层便宜,毕竟仍以早到地头为是。

念头一转,少年立往东南方去路走了下去,一会便到了颖水西北岸。

正待去往渡头,忽见左侧路上转来数人,都是身材高大,貌相粗野,眉目间隐现凶悍之气;穿著也都不伦不类;腰间包裹中隐隐凸起,好似藏有兵刀、暗器之类。

少年虽出身世家,入世不深,但人极聪明;又得过名武师的传授,对江湖道上人的行径,平日也曾听师友说过。

打量这伙人,决非善良之辈,弄巧就许是仇人的徒党;便把身子往侧一闪,意欲让过。

这一伙共是五人,对少年本未理会;经此一让,内中一个年约四十面有刀瘢的,见少年貌相行径不似常人,不由得侧身回顾盯了两眼。

又看少年生得猿背鸢肩,英姿飒爽,脚底颇有功夫,以为少年不是土著。

黎明过渡,至少也在当地留了一半日,不问是同道或是过路朋友,都不会不晓得;当地人物规距,只一投帖,打过招呼早有传知,怎会未闻说起?看此人又明明是个会家,当下由不得心中起疑;随向同伴低语了几句,冷笑着往渡口走。

少年见状,危疑之际,未免怙。

再看前面便是渡头,因天色刚亮,一般行客商贩俱抢头渡,渡客着实不少,船也快开。

先过去那五大汉,正往船头走下;内中两人,各用一双怪眼瞟着自己,又正在交头接耳,颇似不怀善意。

情知不是好相识,如在平日,自负一身武功,也还不怕;无如昨晚刚惹了一场乱子,路上良友再三告诫;说对头党徒众多,厉害非常,不得不加一番小心。

暗忖船已满载,何必与之同渡?来时曾见上流头柳阴之下,有一小舟,何不去往那里觅船另渡,省得和咋日一样惹事呕气?念头一转,便把脚步止住。

船家本因客已上完,急于开走;再见少年不似要过渡的神气,将篙一点,船便离岸。

少年遥觑五大汉,面带疑诧之容,互相交头接耳,越料不怀好意;当下故作不知,依然徐步前行;等船走远,忙由近侧树林中绕出,往上流头走去。

到后一看,那船是只小渔舟,停在一株柳阴之下;柔条毵,低可拂水。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