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鸣镝风云录》作者:梁羽生第1页

梁羽生《鸣镝风云录》 第一回 珠帘半卷香车过 响箭连飞剧盗来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臀,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二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辛弃疾《永遇乐》

白云伴秋雁,黄叶舞西风。

西风残照中,淮右平原上,影绰绰的有二三十骑人马,簇拥着一辆骡车正在红草覆盖的荒原上,向南奔驰。

这是一支镖局的人马,走在前面的四个“趟子手”拉长了声音叫道:“虎啸中州——虎啸中州!请江湖朋友借道!”荒原上唯见乱鸦惊飞,除了这支镖局的人马,连一只野兽的影子也没发现。

但趟子手按照走镖的规矩,走进了这个可能有“藏龙卧虎”的草莽之中,还是不能不提起精神,卖气力的吆喝。

他们这个镖局本来是开设在洛阳的,洛阳号称“中州”,故而喝道的是“虎啸中州”四字,让江湖的朋友一听,就知道是洛阳的“虎威镖局”的镖车过境。

这趟保镖由“虎威镖局”的总镖头孟霆亲自出马。

孟霆是镖局世家,二卜年前,在他父亲死后,镖局曾经一度歇业。

盂霆在江湖上闯荡凡年,闯出了比他父亲更大的名头,回转洛阳,恢复故业。

“虎威镖局”的生意更加兴旺,声名也更远播四方了。

从洛阳到淮右的颖上平原,数千里路,仗着孟霆的声名和“虎威镖局”几十年的字号,虽然是在烽烟遍地的乱世,一路上也得以平安无事。

不过,这条路线是“虎威镖局”以前未走过的。

所以孟总镖头还是不得不特别小心在意。

那辆骡车是上好的梨花木特制的宫车,车中铺有锦垫,车厢悬有珠帘,华丽堂皇,和普通的镖车有天渊之别。

珠帘半卷,车轮滚动,车厢里响起了环佩叮咚,原来坐在车上的是个年约二十的富家小姐,从半卷的珠市中望进去,隐约可见她那羞花闭月的艳丽姿容。

此时,这位小姐正在弹着琵琶,弹的就是辛弃疾这首《永遇乐》词谱成的曲调。

这辆骡车后面跟着两个老苍头,他们是这位小姐带来的家人。

其中一个听曲低吟,不觉潸然泪下。

辛弃疾是南宋的大同人,他的每一首同都几乎传遍大江南北,会歌辛词的不知多少。

不过,以这位小姐的身份,此时此地弹奏辛弃疾这一首同,却使得孟总镖头不无诧异。

这首词是辛弃疾驻兵瓜州时候的作品,其时距离南宋在采石矾大破金兵之役已有二十余年,当年的主将虞允文早已去世,辛弃疾已年过六旬,故此颇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的感慨。

辛弃疾回顾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盛事豪情,而今人事全非,眼看南宋的半壁江山,已是无人支撑了。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兴亡之感,家国之悲,遂令他不禁生出无穷感叹。

对南宋的国运,也隐隐有着“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预感。

这样沉郁雄奇,苍凉悲壮的词章,只适宜于关东大汉用铁板铜琶弹奏出来,如今在一个深闺弱质的纤纤十指之中弹出,却是大不相称。

而且这位富家小姐是即将做“新娘子”的身份,一路上她都是羞答答、怯生生的模样,话都不愿意多说半句的,如今在这荒原之上,却突然有兴致弹奏辛弃疾的雄词,孟霆自是不能不感到几分诧异。

琵琶声歇,那老苍头叫骡车停下,上前说道:“小姐,你今天好点吗?现在该吃药了””车中的少女咳了几声,说道:“比昨天似乎好了一些,心头还是烦闷得很.”苍头倒了一碗药酒,给她几片药片,和酒服下,叹口气道:“小姐,你一向娇生惯养,如今要你在荒年乱世,奔波万里的到扬州完婚,真是委屈你了。”

这位准新娘子颊晕轻红,娇羞无语,轻轻放下了珠帘。

孟霆手下的镖头石冲悄悄说道:“这位韩姑娘的病今天似乎更重了,面色很不好呢。

现在天色已晚,不如就在这里找个地方过一夜吧。”

盂霆摇了摇头,说道:“前面的老狼窝是个险地,要歇息也得过了老狼窝再说。

这段路虽然不太好走,但她躺在车上,稍微忍受一点颠簸,想来还是受得起的。”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