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冰河洗剑录》作者:梁羽生第2页

江南望过去,不但他儿子所指的那个方向有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出现了同样服装的女子。

江南也是曾经过许多大风大浪的人,惊心动魄的场面也见过不少,而且他的武功,经过了金世遗的指点,也早已进入一流之列,定了定神,心中想道:“我平生与人无仇,怕她们作甚?”但话虽如此,这四个女子来得太过诡异,江南对着她们,竟是不自禁的有点儿感到害怕。

那四个女子踏进了练武场,各自在一方站定,仍然一声不响。

江南鼓起勇气问道:“喂,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是来找谁的?海儿,叫你婆婆和母亲出来。”

他的岳母杨柳青是武林前辈,与各大门派,差不多都有点交情,这四个女子江南全不认识,因此想叫岳母出来看看。

东首那个女子忽他说道:“我们是来找你的,并非要见你的岳母大人。”

江南道:“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找我做什么?”那女子道:“你不认识我们,我们却认识你。

今天到来,是特地看你练武的。”

江南道:“多谢,多谢,想不到我这几手不像样的三脚猫功夫,也居然有人赏识了。

只是,你们这样来法,却是有点古怪。

不过,我素来好客,不管识与不识都一样欢迎。

但是主客之间,总得通个名姓呀。

你们先进去喝一口茶,歇一歇,谈一谈,然后咱们再到这个练武场子如何?”

西首那个女子笑道:“人人都叫你多嘴的江南,果然不错。

哪来的这么些废话?”江南道:“哎呀呀,俗语道:礼多人不怪,我靖你们喝茶,又不是得罪你们,怎的反惹你们讨厌了?”那女子道:“我们不是讨厌你,只是想快点看你练武。”

江南道:“那也得我心甘情愿呀。

与女人打交道是有点有理说不清,呀,我还是叫绛霞来陪你们聊一聊吧。”

东首那个女子淡淡说道:“你的妻子和岳母么,我们早已有人进去拜见了。

不用你请她们出来。”

话犹未了,忽听得杨柳青的声音在里面大叫道:“岂有此理!你们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乱闯进我的家来?你们当杨家是好欺负的么?”

东首那个女子笑道,“你的岳母怎的这么凶呀,比你更难说话。”

江南叫道:“娘,你们先别打架,问明白了再说吧!”

只见杨柳青披头散发,执着弹弓,已是追了出来。

邹绛霞也仗剑相随。

杨柳青出来一看,见场中还有四个一式打扮的女子围着她的女婿,不觉一怔,问道:“怎么,这些人是什么人?你认识她们的吗?”江南道:“就是因为我不认识,所以才要问呀。”

杨柳青道:“真是糊涂,你不认识,为什么放她们进来?”

江南叫道:“不是我放的呀,她们说、说……”话犹未了,杨柳青已拉动弓弦,僻僻啪啪,一顿弹子向这群女子打去。

骂道:“糊涂,糊涂,你可知道她们在里面干些什么?简直就是一群强盗!”原来那四个女子是在邹绛霞房内翻箱倒筐,被杨柳青母女发现,赶出来的。

杨家的神弹绝技非同小可,连珠发出,有如冰雹乱落,有个女子闪避稍慢,被弹子擦伤了额角,这女子怒道:“老虔婆,你当我们是怕你么?”身形一晃,一溜黑烟似的忽地向杨柳青冲去。

杨柳青的第一批弹子已经发尽,来不及换,展开家传的“全弓十八打”武艺,则的一声,弓弦便向那女子的手腕拉下,这一下若给拉实,那女子的腕脉便要给她割断,成为残废。

哪知这女子的身法竟是十分怪异,一飘一闪,竟然直欺迸杨柳青的怀中,拢指一拂,只听得杨柳青“哎哟”一声,那把铁胎弓还在作着下劈之势,身躯却似一座石像一般,动也不会动了。

就在这同一的时间,邹绛霞也已给另一个女子用点穴法制伏。

江南的武功虽然早已到了第一流境界,但他心性和平,本来就不想与这班女子动手。

此刻他待要动手,但是岳母和妻子己然落在敌人手中,他投鼠忌器,一时之间,方寸大乱,不知如何是好。

他的儿子却不知什么顾忌,大叫大嚷道:“你们为什么欺侮我娘!”向他母亲奔去。

江南正在叫道:“海儿回来!待爹爹和她们说。”

他的儿子也已给另一个女子擒着,那女子轻轻抚他的头发笑道:“好孩子,我们并无恶意,你娘好好的没有损了半根毫毛,你放心。

我给你糖吃。”

江海大扭转了脸,叫道:“我不吃你的糖,你放我的母亲和婆婆。”

江南道:“好,你们既然并无恶意,为何不肯解开她们的穴道?”东首那女子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岳母的脾气,解开她的穴道,咱们还得安静吗?我们的点穴法对她并无伤害,你不用为她担心。

你将你的看家本领好好的练一练给咱们瞧吧,练得好,我就放她。”

江南虽是心性和平,却也不甘为人所辱,心里想道:“这样迫我练武给你们瞧,这不是存心将我当作猴儿戏耍吗?”当下踌躇莫决,站在场心,神情甚是尴尬。

西首那黑衣女子似是知道他的心意,微笑说道:“怎么,一个人不好意思练么?好,我陪你练,给你喂招。”

“喂招”是武林术语,广义来说,是指同一家的招数互相切磋琢磨;狭义来说,根本就是指师徒或同门兄弟的练习。

江南听了,下觉又是一愕,心道:“我且看你怎样给我喂招?”

他心念未已,那女子一束腰带,忽地一个筋斗倒翻过来。

虽说会武功的女子比较豪放,但总有一份少女的矜持,所以“滚地堂”“燕青十八翻”之类的功夫,只有男人才敢使用,以女子而大翻筋斗,休说江南从未见过,连听也未曾听过!

尤其奇怪的是,这女子倒翻筋斗的身法,竟与金世遗授与江南的大同小异、她翻筋斗的姿势比江南还要好看,在半空中接连两个转身,倏地就翻到了江南的面前,而且连裙子也未飘起。

上一页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