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冰川天女传》作者:梁羽生第1页

梁羽生《冰川天女传》 第 一 回

神箭连飞 穿云惊小侠

飞刀一掷 劈果救佳人

圣峰的冰川象大河倒挂,你听那流水浮动轻轻的响——

象是姑娘的巧手弹起了东不拉。

她在问那流浪的旅人:

你还要攀过几座冰山,经历几许风砂?

啦啦……

流浪的旅人呀,

草原的兀鹰也不能终日盘旋不下,

你们尽是走呀,走呀,走呀……

要走到那年那月,才肯停下你们的马?

姑娘呀,多谢你的好心好意,

只是我们没有办法回答。

你可曾见过荒漠开花,

你可曾见过冰川融化。

你没有见过?没有见过呀!

那么流浪的旅人哪,

他也永不会停下!

歌声杂着马铃飘荡在藏边的草原,一群卖唱的流浪者正在草原经过.草原四望无边,喜马拉雅山绵延天际,晶莹的雪峰象一排排白玉雕成的擎天玉柱,高插云霄,隐隐露出头来,似是正在倾听流浪者的哀弦凄诉。

草原上一个汉族少年也正在倾听这群流浪者的歌声,眼中隐有泪珠,潸然叹道:“我和你们也是一样,你们浪迹天涯,我也不知何年何月才得重回故里?”

这少年姓陈,名唤天宇,本是江南苏州人氏,只因他父亲陈定基在朝为宫,上章弹劾乾隆皇帝最庞爱的奸臣和坤,因而被贬西藏,做萨迦宗的宣慰使,远戌边疆,眨眼八年,他随父亲来时还只有十岁,现在已是十八岁的少年了,他父亲日日与他谈说江南风物,因而他小小年纪,心中也充满乡思。

这群流浪者约数十余,其中有藏人,有维人,还有两个汉人,似乎是在旅途中拼揍而成,结队卖唱的。

陈天宇目送他们缓缓经过,目光忽然停留在一个披着自纱的藏族少女身上,这少女杂在人群之中,有如鹤立鸡群,众人反复歌唱,只有她紧紧闭着嘴儿,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凝望天际浮云。

显出一派茫然的神色,任由马儿驮着她走,对同伴的歌声听而不闻,似是心中正在思量什么,好似是对一切都漠不关心,连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似的。

要不是她的眼珠还会闪动,陈天宇几乎怀疑马背上驮的乃是一尊石像。

陈天宇正在出神,忽听得头顶上一声鸦叫,抬头看时,猛地里弓弦疾响,其中一个汉人骤然一箭射来,听那利箭穿空的刺耳之声,竟是急劲之极!

陈天宇飘身一闪,反手一挥,抄着箭尾,正待喝叫,只听得僻啪一声,弓弦再响,这人用的竟是连珠箭法,前箭射出,后箭即至,快如闪电,那乌鸦啼声顿止,从空中跌了下来。

那汉子抱弓施礼,说道:“我嫌这鸦声噪耳,所以把它射下,箭法不精,误惊了公子了。”

陈天宇“哼”了一声,气道:“要不是我还懂得空手接箭之法,现在还能和你说话吗?这箭是怎么射的?”那汉子陪笑说道:“公子请你看看我这只箭,它是不能伤人的呀!我本来是射那乌鸦的,怪只怪我的箭法不精,教公子误会了。”

陈天宇一看,那支箭没有箭簇,果然不是伤人的利箭。

那汉子又抽出一支有箭簇的来,道:“这才是伤人的利箭。”

引弦一射,直上半空,待那箭掉头下落,铁弓一弯,霍的又是一箭,两支箭刚好在空中碰个正着,“嚓”的激起一点火星,一闪即灭。

那汉子哈哈大笑,抱弓一揖,跨马赶上大队去了。”

陈天宇怔怔出神,心中想道:“这汉子箭法惊人,实是罕见.他刚才那箭明明是向我射来,怎说是失了准头。

我与他素不不相识,何似他要射我?既然射我,又何以用的是没有箭簇,不能伤人的箭,倒底是何用意?”实是百思不解。

正在思量,忽听得有人叫道:“少爷!”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书童不知从什么地方悄悄的溜了出来,陈天宇吃了一惊,道:“江南,你也在这里吗?怎么我没瞧见你?”

陈天宇的父亲因为久离江南,所以给书童起了这么一个名字,聊慰乡思。

这书童与陈天宇年纪相若,平素玩在一起,甚是淘气,听得陈天宇问他,嘻嘻笑道:“老爷叫我出来找你,那鸟汉射你,我躲在草里呢。

嘻,少爷,我跟了你这许多年,竟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本事,一下子就把那支箭接着了!平时也没见你练过弓箭,喂,你教我行不行?”陈天宇面色一变,端容说道:“江南,不准你说与老爷知道!你若将我今日接箭之事对人说了,我就撕你的皮!”江南见少爷甚是认真,伸伸舌头道:“好,不说,不说!”心中暗暗奇惊:“少爷有那么大的本事,为何却要瞒着老爷?”

那书童蹦蹦跳跳,跑去拣那地上的乌鸦,忽道:“咦,这乌鸦没受半点伤竟然死去,这是怎么射的?”陈天宇吃了一惊,看那乌鸦果然羽毛完擎、没半点伤,那支没簇箭掉在旁边,箭杆上也没沾半点血。

心知这乌鸦之死,乃是受箭杆的激荡之力震伤内脏所至。

心中惊道:“这乌鸦飞在高空,给利箭射死不足为奇,给箭杆震死,那汉子的手劲内力可真是惊人。”

陈天宇闷闷不乐随书重返家,回到家中,只见父亲正在客厅与人谈话:那人年约五旬、相貌清癯,三绺长须,背微佝偻,活像个科场失意的老儒。

此人姓萧名青峰,正是陈定基所请的教书先生,说起来还正是陈定基被贬那年请的。

那年陈定基方任御史,官场应酬甚多,无暇亲教儿子,有位朋友便荐了这位教书先生来,陈定基接谈之下,见这人学问果然不错,便聘用了。

不久,陈定基就因上章弹劾和坤。

被贬西藏,陈定基本来不好意思要他同赴边疆,却是他坚决同往,说是宾主相得,与其在中州落魄,不如同赴边荒,陈定基感他意诚,待他有如家人。

陈天宇向父亲和老师请安过后,陈定基道:“宇儿,你到哪里会这么久?以后可不准单独一人去玩。”

江南插嘴道:“有一队卖唱的来了,今晚可能有戏看呢。”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