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白发魔女传》作者:梁羽生第2页

老伯台甫,不敢请问。”

卓仲廉微笑道了姓名。

白马少年惶恐说道:“原来是乡先辈卓老大人,失敬,失敬!”自报姓名,叫做王照希,两人谈得很是没缘,王照希道:“晚生孤身无伴,愿随骥尾,托老大人庇护。”

耿绍南眨了几眨眼睛,卓仲廉年老心慈,慨然说道:“彼此同行,那有什麽碍事?足下何必言谢。”

竟自允了。

耿绍南冷冷说道:“阁下一介书生,竟骑得这四神驹,实是可佩。”

王照希道:“这四马乃是西域的大汗马种,名为照夜狮子,虽然神骏,却很驯良。”

西北多名马,普通的人都懂骑术,卓仲廉虽觉这四马好得出奇,也没疑心。

卓家聘来的那几名镖师刚才一直护着车辆,这时都已围在耿绍南身边,等卓仲廉的话告一段落,忽然齐向耿绍南下拜,那老镖头执礼更恭,半屈着膝,打个千儿话道:“老朽眼拙,虽然早已知道耿英雄是个大行家;却还不知耿英雄竟是武当高弟,老朽要请耿英雄赏口饭吃!”卓仲廉听了,楞然不解。

耿绍南微笑一笑,把老镖头双手扶起,说道:“耿某不才,既然挑起梁子,那就绝不会中途撒耿绍南微笑手,耿某此来,不是保镖,而是为朋友不惜两肋插刀,老镖头,请你放心。”

卓仲廉听得益发纳罕。

原来这耿绍南并非读书士子,而是当今式当派的第二代弟子。

武当少林乃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声威甚大。

武当派的掌门人紫阳道长,武功卓绝。

他和四个师弟:黄叶道人、白石道人、红云道人、青 道人,合称“武当五老”,门下弟子,数以百计,这耿绍南乃白石道人的首徒,在第二代弟子中,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刚才拦路打劫的那个虬髯汉子,名叫翻山虎周同,那浓眉大眼的汉子,则叫火灵猿朱宝椿,同是川 边境的悍匪,武功还在西川双煞之上。

武当派素以武林正宗自居,所以历代相传,定下两条规矩:一不许作强盗,二不许作镖师。

耿绍南以武当门人的身份,替巨官护送行李,那是极少有之事。

老镖头一来怕火灵猿的同党报复,二来实在猜不透耿绍南的来意,所以才说出那一香话,将耿绍南套住。

卓仲廉这时才晓得耿绍南身怀绝技,不明自己的孙儿怎样会结识如此异人。

只有再叁道谢。

耿绍南神采飞扬,对卓仲廉也显得颇为傲岸。

卓仲廉想查问他和孙儿结识的经过,他往往盼顾左右而言他,甚或只是笑而不答。

那白马少年王照希却显得十分文静,一路上对卓仲廉和耿绍南都执礼甚恭。

走了两天,已过了强宁,将到阳平关了,沿路上不绝有形迹可疑的人物,叁叁五五,或乘快马,或策骡车,在驿道上出没。

老镖头一看就知是踩底跟踪的绿林人物,整整两天,提心吊胆,幸得一点事情都没发生。

过了阳干关後,那些形迹可疑的人物忽然都不见了。

这晚,来到了大安驿,卓仲廉道:“明日过了定军山,前面便是坦途了。”

镖师们也松了口气,只有耿绍南却显得特别紧张,和在路上的闲适神情,完全两样。

一行人在镇上最大的客店安歇,白马少年王照希忽然对卓仲廉深深一揖,朗声说道:“晚生一路上多承庇护,不敢欺瞒,晚生有些厉害的仇家,一路跟踪,若然逃得今晚,便可无事。

今晚万一有风吹草前,老大人不必惊恐。

只要挂起云贵总督的灯笼,大半不会波及。”

卓仲廉吃了一惊,心想老镖头曾再叁叮嘱,在路上只可扮作客商,千万不能抬出官衔。

事缘绿林大豪,最喜欢劫掠卸任大官。

自已只道这少年乃是一介书生,那料他也是江湖人物。

自已和他非亲非故,知他安的什麽来意!正在踌躇,耿绍南双眼一翻,抢着答道:“事到如今,合则两利,分则两危!足下意思,老大人一定照办!咱们彼此讲明,大家可要合力齐心,同御今晚劫难!”

王照希微微一笑道:“那个自然。”

在客店里自己占了一座花厅,当中摆了一张紫檀香桌,叫店家烫了两大壶陈年花雕,桌上插着两枝明晃晃的大牛油烛,随手把马鞍和踏蹬丢在墙角,对耿绍南道:“你们躲到两边厢房里去,非我呼唤,切勿出来。”

老镖头与耿绍南见他行径奇怪,竟是见多识广,也摸不透他是何路道。

朔风鸣笳,星横斗转,夜已渐深,万籁俱寂,王照希独坐厅中,凝神外望,动也不动,卓家自卓仲廉以下,都不敢睡,老镖头道:“难道他就这样的坐到天明?”耿绍南忽然嘘声说道:“禁声,有人来了!”

端坐着的王照希突然把酒壶一举,大声说道:“各位远来,失迎,失迎!”门外大踏步的走进了四条大汉,为首的双目炯炯,旁若无人,朗声说道:“朋友,省事的快跟我去!”

王照希笑道:“什麽事啊!”那大汉面色一沉,正想发作,忽见厢房外悬着云贵总督官衔的灯笼,吃了一惊,喝道:“你是做什麽来的?你不是……”王照希截着说道:“保镖来的,各位看在小弟初初出道,不要砸坏我的饭碗,别处发财去吧。”

那汉子“哼”了一声,骂道:“你看错了人!”双臂一振,猛的向厢房扑去。

房中的卓仲廉失声说道:“这是京中的锦衣卫。”

原来锦衣卫乃是朝廷的特务机关,这为首的汉子是锦衣卫的一个指挥,名叫石浩,卓仲廉以前在云黄总督任内之时,手下一个官员犯了案件,京中派锦衣卫来提解犯官,正巧就是这石浩率领,所以认得。

说时迟,那时快,石浩一个箭步跳近厢房,耿绍南自内窜出,右臂一格,喝道:“什麽人?敢惊老大人的驾!”双臂一交,两人都给震退几步。

卓仲廉急忙叫道:“石指挥,是卑职在此,可是皇上有什麽圣旨要宣召卑职麽?”在明一代,皇帝对付大臣素来残酷寡恩,常常因一点小事,就给锦衣卫提去凌迟处死,卓仲廉刚刚卸任,还担心皇帝是要将他解京,声调都颤抖了,石浩凝眸一看,依稀认得,叫道:“果然是卓老大人在此?小的捉拿钦犯,无意冒犯,请多多包涵恕罪!”又笑道:“皇上对卓大人甚是关怀,常常提起,说卓大人是个好官。”

卓仲廉惊魂稍定,急忙作揖请他喝酒。

石浩道:“卓大人这样客气,折死小的了。

小的圣旨在身,不敢久留,老大人包涵则个。”

率领叁个锦衣卫退出,临行前对耿绍南和王照希深深看了两眼,大声笑道:“卓大人请的这两个保镖,真是硬得很啊!”

上一页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