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侠丐木尊者(还珠楼主)TXT下载第1页

第一回 持杖锄凶 解纷逢丐侠 浮杯竞渡 结衅起龙舟

开封古称汴京,五代、赵宋均曾建都。

城北有北宋故宫遗址,居民叫做龙亭,楼阁矗立,下接长堤。

堤左右各有一片湖水,俗称潘、杨二湖,昔年水面甚宽。

每值端午,必赛龙舟,到日倾城往观,车马云集,为每年一大盛举。

承头的人,大都是些喜事土豪富绅以及地方上以豪侠著称的有名人物。

开封地势低洼,形如锅底,附近黄河只一决口,便被淹没。

近河人民本极迷信龙神,稍微见到异样一点的小蛇,如额有朱点字纹之类,便疑龙神化身,宁受毒噬,不敢伤害,还须花红香烛,盛仪恭送入河。

吃河饭的忌讳尤多,简直无可理喻。

这年与赛人中有一名叫何明远的,乃是当地天胜镖局的副总镖头,为人豪侠好义,本领也高,正应了一趟镖,准备过了节,冒暑起身往山西去。

大家因他为人公正,水旱皆精,强举他做了会首,并因友情所迫,兼了一舟的龙头。

龙舟虽多,每年惯例得锦标的只有两条,船主俱是当地出名豪霸,一名霸王胡三旺,一名分水神蛟孟海泉,俱都广有家财,武艺高强,结客挥金,倚势横行,又最爱面子,两家龙舟制作既极精巧,人手又强,所用龙头鼓手都是千中选一的良材。

双方先因夺标,每起械斗,互相寻事,杀伤多人,官府也不敢管,后经多人说和,化敌为友。

上来仍是争先,等观众采声喝罢,快到终点,才变互让,由此起,多半同时到达,平分春色,两个都是第一,或是一家一年,互相礼让,交情越深,倒也相安。

只是这班人全都倚势凶横,动辄伤人,谁也不敢招惹,别的龙舟只是许了心愿祭神助兴,实也比他不过,只管力争上游,从无一人敢作头标之想。

当年因为一个姓袁的绅士,头年看赛受了这班人的气,越想越恨,暗中定制一条极灵巧的龙舟,用重金由两湖招来水手,想出不意,去丢两家的人。

只是自家所用武师不是对手,惟恐到时反目相斗,求荣反辱,知道天胜镖局威名武勇,手眼又宽,百计千方托出入来,把何明远聘去。

何明远初次承办,人才来三四年,龙舟也只看过一次,哪知就里?少年好胜吃捧,只向人学了几天旗花,觉能胜任,治装事忙,毫未放在心上。

事既隐秘,胡、盂二人昔年又与总镖头有点小过节,两下向无来往,一点也不知道,事先亮甲演习预赛时,虽觉袁家龙舟精巧灵变,一色鲜明,有点动心,一则新出无名,对方又曾密嘱水手事前不要卖弄,明远本未在意,更是不曾露面,看去鼓旗手法全都零乱,以为财主炫富,忽略过去。

初三这日,明远独往龙亭看了一会,因见别舟都在卖弄,惟有袁家龙舟水手都没几个。

知主人正在龙神殿内,往寻未见,一时无聊,绕向亭后。

忽听众声喧哗,围聚喝打,钻进人丛一看,乃是一个花子,手里握着一条头有朱斑、胸腹鼓起三块的乌鳞怪蛇。

向人一问,才知那花子适在龙神殿后石阶下擒到这条怪蛇,吃人发现,龙神殿捉蛇已犯大忌,那蛇头上又有些红斑纹,可以附会成一个“王”字。

先与理论,命放原洞。

花子先说:“此蛇奇毒,实放不得。”

后又说:“蛇是毒物,捉它并不犯法。

我三天未吃,你们有钱上供,却不可怜穷人。

我这花子不讨不要,到口之物正可饱餐,无故与人,却是不干。

你们既当它神待,给我五两银子买价,还须由我把毒去掉,才肯放呢。”

百说不行。

众人当他讹人,纷纷怒骂,不放便要打他,有两个性急的便下了手。

花子也不躲,只喊:“这东西太毒,你们打我无妨,近身中毒,我却不管。”

果然前面的人都闻到一股奇腥,头昏欲倒,同时那蛇听众一吵,似有灵性,身微一挣,那凸起的三块倏地开张,现出六只形如龙爪的短足,一面眼中流泪,将头向众连点,大有求救之意。

众人越发疑神疑怪,执意非放不可,只无人出钱,因立近一点和打人的都喊头晕难受,谁也不敢走近。

相隔丈许,将花子围定,连劝带骂,后面的依然喝打不休。

明远问完,见那花子身材长瘦,坐在一块大石条上,像个落魄文人,面前横着一根五尺来长的木杖,色黑如漆,又光又亮,看去颇重。

蛇长只六七尺,两腮奇大,目射凶光,只口角未张,花子抓处并非蛇的七寸要害,蛇身下垂,也未蟠向身上,那么猛毒之物,除流泪点头向众乞哀外,明有小半截蛇身在前,并不敢丝毫抗拒,心中奇怪,便把手一拱道:“朋友,这两日本地人不喜伤生,我送你五两银子,请把此蛇放掉如何?”

连说了两三遍。

花子先是视地不语,忽然抬头冷笑道:“你倒好心,银子呢?”明远久跑江湖,眼力本好,先还未怎觉察,这一抬头,立看出花子双目隐蕴精光,语声清朗,心中一动,立时赔笑,取银要递。

花子道:“你休走近,丢与我吧。

你把这些无知人喊开,我自放走如何?”众人见他得了银子还不当众放蛇,口又伤人,立时大哗。

明远正在劝止,恰有几个熟人走来,闻知前事,帮同劝说。

众人俱知镖局名望,见来人俱都当地人物,又听说明远随往无人之处同放,才忍气让路。

花子也不再理人,竟自持棍从容走去。

明远因不跟去众人决不罢休,又想察看花子真相,便请众各散,尾随下去。

由龙亭后绕向城墙脚下,花子始终头也未回,明远忍不住唤道:“朋友,请留贵步,我有话说。”

花子回答道:“你花了五两三钱四分银子,不放心么?”明远因银子正是所说之数,心又一动,忙赔笑道:“朋友太多心了,何某不才,何至如此小气?跟来实为遮掩俗人耳目。

这样毒蛇,除去最好。

朋友大名,可能见示么?”话未说完,那蛇本来奄奄待毙神气,闻言仿佛愤极,前半倏地闪电也似蹿起,毒吻开处,火一般的长信便要朝明远射去。

花子似早防到,微微张口一喷,喝声:“孽畜敢尔!”那蛇立即闭口收势,全身颤抖起来。

花子随手一甩,蛇便绕成一团,张口落向地上,似已死去。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