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魏阉全传(佚名)TXT下载第1页

魏阉全传 作者:佚名

第一回 朱工部筑堤焚蛇穴 碧霞君显圣降灵签

诗曰:

极目洪荒动浩歌,英雄淘尽泪痕多。

狂澜一柱应难挽,圣泽千秋永不磨。

望里帆樯时荡漾,空中楼阁自嵯峨。

临流无限澄清志,驱却邪螭净海波。

且说尧有九年之水,泛滥中国,人畜并居。

尧使大禹治之,禹疏九河归于四渎。

那四渎?乃是江渎、淮渎、河渎、济渎。

那淮渎之中,有一水怪,名曰支祁连,生得龙首猿身,浑身有四万八千毛窍,皆放出水来,为民生大害。

禹命六丁神将收之,镇于龟山潭底,千万年不许出世。

至唐德宗时,五位失政,六气成灾。

这怪物因乘沴气,复放出水来,淹没民居。

观音大士悯念生民,化形下凡收之,大小四十九战,皆被他走脱。

菩萨乃化为饭店老妪,那怪屡败腹饥,也化作穷人,向菩萨乞食。

菩萨运起神通,将铁索化为切面与他吃。

那怪食之将尽,那铁索遂锁住了肝肠,菩萨现了原身,牵住索头,仍锁在龟山潭底。

铁索绕山百道,又于泗州立宝塔镇之,今大圣寺宝塔是也。

又与怪约道:“待龟山石上生莲花,许汝出世。”

历今八百余年,正值明朝嘉靖年间。

七月三十日,乃地藏王圣诞,寺中起建大斋,施食放灯,莲灯遍满山头。

此怪误认石上生莲花,遂鼓舞凶勇,逞其顽性,放出水来,江淮南北,洪水滔天,城郭倾颓,民居淹没。

江北抚按官员,水灾文书雪片似的奏入京师。

正值世宗皇帝早朝,但见:

祥云笼凤阙,瑞气霭龙楼。

数声角吹落残星,三通鼓报传玉漏。

和风习习,参差御柳拂旌旗;玉露瀼瀼,烂漫宫花迎剑佩。

玉簪珠履集丹墀,紫绶金章扶御座。

麒麟不动,香烟欲傍衮龙浮;孔雀分开,扇影中间丹凤出。

八方玉帛进明皇,万国衣冠朝圣主。

是日天子坐奉天殿,众官礼毕,殿头官喝道:“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

只见左班中闪出两员大臣,当阶俯伏。

左首是玉带金鱼,乃工部尚书,奏道:“臣连日接得凤阳等处水灾文书,道淮河水溢,牵连淮、济,势甚汹涌,陵寝淹没,城郭倾颓,淮河一带,尽为鱼鳖。

臣不敢不奏,请旨定夺。”

右首红袍象简,乃是通政司,手捧着几封文书奏道:“臣连日收得凤阳等处奏疏数封,敬呈御览。”

两边引奏官接了奏章,一面进上御前拆封。

读本官跪下宣读,皆是水灾告急。

天子听了,即传旨道:“凤阳陵寝重地,淮扬漕运通衢,尔等会推干员,速往经理。”

众臣叩头领旨。

天子驾起,诸臣退班,即于松蓬下会集阁部九卿台谏部寺各官,会议推得材干大员朱衡。

这朱衡乃江西吉安府万安县人,由进士出身,现任河南左布政。

曾任中河,因治河有功,故众人会推他,遂奏闻。

旨下,升他为工部侍郎,兼佥都御史,总理河务。

颁了敕书,差官赍送,星夜到河南开封府来。

朱公接了旨与敕印,即刻起身,走马到凤阳来上任。

府州县迎接过了上院,次来。

日谒陵行香,回院。

徐、颖、扬三道进见,朱公道:“本院栎材初任,不知虚实,诸公久任大才,必有硕见赐教。”

扬三道拱手道:“大人鸿材硕德,朝野瞻仰,晚生辈何敢仰赞一词。”

朱公道:“均为王事,但请教诸位谋略,共成大功,何必太谦。”

凤阳府推官上前打一躬道:“明日请大人登盱贻山,一观水势再议。”

次日,各官齐集院前,具鼓吹仪从伺候。

辰时放炮开门,朱公八人大轿,众官或轿或骑相随,一行仪从,早来到盱贻山上下轿。

朱公同众官纵目一观,但见:

汪洋浸日,浩漫连天。

数千里浪脚拍长空,一望里潮头奔万马。

连山倒峡,喷雪轰雷,悠然树顶戏鱼龙,惨矣城头游蟹鳖。

民居荡漾,萧萧四野尽无烟;蜃气重迷,隐隐八方浑没地。

子胥威势未能消,大禹神功难下手。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