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荡寇志(俞万春)TXT下载第1页

结水浒全传山阴忽来道人俞万春仲华甫手著这一部书,名唤作《荡寇志》。

看官,你道这书为何而作?缘施耐庵先生《水浒传》并不以宋江为忠义。

众位只须看他一路笔意,无一字不描写宋江的奸恶。

其所以称他忠义者,正为口里忠义,心里强盗,愈形出大奸大恶也。

圣叹先生批得明明白白:忠于何在?义于何在?总而言之,既是忠义必不做强盗,既是强盗必不算忠义。

乃有罗贯中者,忽撰出一部《后水浒》来,竟说得宋江是真忠真义。

从此天下后世做强盗的,无不看了宋江的样:心里强盗,口里忠义。

杀人放火也叫忠义,打家劫舍也叫忠义,戕官拒捕、攻城陷邑也叫忠义。

看官你想,这唤做什么说话?真是邪说淫辞,坏人心术,贻害无穷。

此等书,若容他存留人间,成何事体!莫道小说闲书不关紧要,须知越是小说闲书越发播传得快,茶坊酒肆,灯前月下,人人喜说,个个爱听。

他这部书既已刊刻行世,在下亦不能禁止他。

因想当年宋江,并没有受招安、平方腊的话,只有被张叔夜擒拿正法一句话。

如今他既妄造伪言,抹煞真事。

我亦何妨提明真事,破他伪言,使天下后世深明盗贼、忠义之辨,丝毫不容假借。

况梦中既受嘱于真灵,灯下更难已于笔墨。

看官须知:这部书乃是结耐庵之《前水浒传》,与《后水浒》绝无交涉也。

本意已明,请看正传。

第七十一回 猛都监兴师剿寇 宋天子训武观兵

话说梁山泊上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当在做了一场的梦。

梦见长人嵇康,手执一张弓,把一百单八个好汉,都在草地尽数处决,不留一个,惊出一身大汗。

醒转来,微微闪开眼,只见“天下太平”四个青字,心头兀自把不住的跳,想道:“明明清清是真,却怎么是梦?”披衣坐起,看桌子上那盏残灯半明不灭,便去剔亮了灯。

再看那四壁静悄悄地,只听得方才那片哭声,还在耳边,真个不远。

卢俊义大疑,道:“怕他真有此事!”跳下床来,走到房门边细听,越听越近越不错,只在房门外天井里,哭得好不悲伤。

卢俊义大怒道:“着鬼么,我此刻还怕他是梦!”便去床上拔了腰刀,右手提着,左手去拔了门闩,拽开房门,大踏步赶出天井里看时,只见满庭露气,残月在天,那片哭声兀自在青草里。

卢俊义直赶到外边一看,呸,原来是青草堆里许多秋虫,在那里唧唧嘈嘈的乱鸣乱叫。

卢俊义看了一转,走进房来,把房门仍就关上,把腰刀插好了,坐在那把椅子上,灯光下想将起来,好不凄惶,叹口气道:“再不道我卢俊义今年三十三岁,却在这里做强盗。

梦虽是假,若只管如此下去,这般景象难保不来。

招安不知在何日。

可恨那班贪官污吏,闪到我这般地位!今日如果做得成,亦未尝不妙。”

听那谁楼更次,已是四鼓一点。

又想了一回,只得上床去睡,翻来覆去那里睡得着。

听着更鼓,渐渐五点,正要睡去,忽听外面人声热闹。

卢俊义听了半歇,愈加惊疑,正要起身去看,房门外一派脚步声,已赶到房门前目、学序、修身、处世、接物之要。

对后世书院制度产生很,乱敲乱叫道:“卢头领快起来!”卢俊义吃了一惊,跳下床来,忙问甚事。

外面两三个人应道:“头领快来,不好了!”卢俊义大惊,一面开门,一面问道:“什么事不好?”那四个外护头目道:“忠义堂上火起了,正烧着哩!”卢俊义听说是火起,倒反放了心,随那几个头目赶到忠义堂前,只见蒸天价的通红,那面替天行道的杏黄旗,已被大火卷去,连旗竿都烧了。

宋江同许多头领,立在火光里,督押火兵军汉,各执救火器具,乱哄哄的扑救。

那火那里一时救得灭,只见哗剥爆响,黑烟红焰,火片火鸦,翻翻滚滚的只顾往天上卷去。

西风又大,烈焰障天,残月曙星,都无颜色。

那些水龙水箭,横空乱射,好似与他浇油,满地下的水淋得象河里一般,那火总不肯熄。

只见公孙胜打散头发,仗剑噀水,驱那力士天丁就摄泊里的水来泼。

虽有几处乌云肯拢来,怎当得火势甚盛,反把乌云冲散,落下来的没得几点,全不济事。

公孙胜只顾踏罡步斗,诵咒催逼。

直到天色大明,火势已衰,那乌云方得盖紧,大雨滂沱,泼灭了余火。

及至太阳出来,忠义堂已变了一片瓦砾白地。

那两边的房屋,也不免延烧了几处。

众军汉把一切器具,及各头领的箱笼什物,仍搬归原处。

宋江到后面厅上坐落,大怒,叫把忠义堂上本夜值宿的两个头目、三十个军汉,一齐拿交铁面孔目裴宣严讯,因何失火波伊提乌(AniciusManliusSeverinusBoetnius,约480—,立等回报。

山前山后各处头领,已自得知火起,不敢擅离职守,都差人来禀安。

少刻,裴宣亲来禀覆:“严讯两个头目,都供称四鼓时候看见一个人,身子甚长,手执着一张弓,走上忠义堂来。

众人喝问,那人并不答应。

上前去捉他,却不见了。

正骇异间,不知怎的却火起。

又研讯众人,都这般说。

只有几个睡着的说不知情。”

卢俊义在旁边听得,心中大惊。

众头领也都骇然。

只见宋江道:“这厮们眼见是不当心,不知薰蚊烟,煮饮食,走了这火,却将这荒唐话来支吾。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