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续小五义(石玉昆)TXT下载(完结)第1页

史无论正与稗,皆所以作鉴于来兹。

坊友文光楼主人购有《小五义》野史。

欲刻无资。

余阅其底稿,忠烈侠义之气充溢行间,最足感动人心。

人果借此为鉴,则内善之心,随地皆是。

因分俸余卅金,属其急付剞劂。

书既成,故乐为之叙。

时光绪庚寅孟冬。

伯寅氏志三续忠烈侠义传序

天地间惟忠烈侠义最足以感动人心。

学士大夫博览诸史,见古人尽一忠烈,赐尊之敬之;见古人行一侠义,则羡之慕之。

读正史者概如是,读小说者何独不然!今岁秋间,友人石振之刻有《续忠烈侠义传》,即世所称之《小五义》也。

传中所载,人尽忠烈侠义之人,事尽忠烈侠义之事,非若他书之风花雪月,仅足供人消遣者比。

嗣复欲刊刻三续,商之于余。

余曰:“善!凡简编所存,无论正史、小说,其无关于世道人心者,皆当付之一炬;其有关于世道人心者,则多多益善。

使忠烈侠义之书一续出,人必争先快睹,多见一忠烈侠义之书,即多生一忠烈侠义之心,虽曰小说,于正史不无小补。”

因劝之亟为刊刻,以公诸世云。

光绪十六年岁次庚寅嘉平七日,燕南郑鹤龄松巢氏撰。

第一回 冲霄楼智化逢凶化吉 王爷府艾虎死而夏生

上部《小五义》未破铜网阵,看书之人纷纷议论,辱承到本铺购买下部者,不下数百人。

上部自白玉堂、颜按院起首,为是先安放破铜网根基。

前部篇首业已叙过,必须将摆阵源流,八八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相生相克,细细叙出,先埋伏下破铜网阵之根,不然铜网焉能破哉!有买上部者,全要贪看破铜网之故,乃是书中一大节目,又是英雄聚会之处,四杰出世之期,何等的热闹,何等的忠烈!当另有一种笔墨。

若草草叙过,有何意味?因上部《小五义》,原原本本,已将铜网阵详细叙明。

今三续开篇,即由破铜网阵单刀直入,不必另生枝叶,以免节目絮繁,且以快阅者之心。

近有无耻之徒,街市粘单,胆敢凭空添破铜网、增补全图之说。

至问及铜网如何破法,全图如何增添,彼竟茫然不知,是乃惑乱人心之意也。

故此,本坊急续刊刻,以快人心,闲言少叙。

眼前得失与存亡,富贵凭天所降;乐枯高下不寻常,何必谆谆较量。

且说黑妖狐智化与小诸葛沈仲元,二人暗地商议,独出己见,要去王府盗取盟单。

背着大众,换了夜行衣靠,智爷百宝囊中多带拨门撬户铜铁的家伙,进王府至冲霄楼。

受了金枪将王善、银枪将王保两枪扎在百宝皮囊之上,智爷假说扎破了肚腹、肠子露出,满楼乱滚,诓王善、王保出来,沈仲元同智化结果了两个人性命,二番上悬龛,拉盟单合子。

幸好百宝囊扎了两上窟窿,预先解下来,放在下面凳子之上,就只背后背着一口刀,爬伏在悬龛之上,晃千里火照明。

下面是一个大方盒子,沈仲元说过是兵符印信。

上头有一个长方的硬木盒子,两边有个如意金环,伸手揪住两个金环往怀中一带,只听见上面“咔嚓”一声,下来了一口月牙式铡刀。

智爷把双眼一闭,也不敢往前蹿,也不敢往后缩,正在腰脊骨上“当啷”一声,智爷以为他腰断两截,慢慢的睁眼一看,不觉着疼痛,就是不能动转。

列公,这是什么缘故?皆因它是个月牙式样,若要是铡草的铡刀,那可就把人铡为两段。

此刀当中有个过龙儿,也不甚大,正对着智爷的腰细,又遇着解了百宝囊,底下没有东西垫着,又有背后背着这一口刀,连皮鞘带刀尖,正把腰节骨护住。

两旁边的抄包,尽教铡刀刃子铡破,伤着少许的皮肉,也是鲜血直流。

智爷连吓带气助着,不觉疼痛。

总而言之,智化命不当绝,可把沈仲元吓了个胆裂魂飞。

急晃千里火,只见里边尘土暴起,赶紧纵上佛柜,蹿上悬龛,以为智爷废命,原来未死。

智爷说:“沈兄,我教刀压住了。”

沈爷说:“可曾伤着筋骨皮肉?”智爷回答:“少许伤着点皮肤,不大要紧。”

沈爷道:“这边倒有个铁立柱,我抱着往上一提,你就出来了。”

智爷连说:“不可!不可!我听白五弟说过,每遇这样消息,里头必还套着消息。”

沈爷说:“难道你就这样压着不成?”智爷说:“你先下楼去找你师兄的宝剑,或欧阳兄的宝刀,拿来我自有道理。”

沈爷说:“你在这里压着,我一走,倘若上来外人,你不能动转,岂不是有性命之忧,我如何走得?”智爷说:“我要该死,刚才这两次就没有命了。

再说生死是个定数,你不要管我,你取刀剑去为是。”

沈爷无可奈何下了悬龛,只得依着智爷的言语,出了楼外往正南一看,方才见那楼下之人,也有出来的,也有进去的,口中乱喊:“拿人!千万不可走脱了他们。”

沈爷不知什么缘故,不顾细看下面,一直扑奔正西。

正要将软梯放下,忽然见西北来了一条黑影,渐渐临近,见那人闯入五行栏杆,细看原来是艾虎。

你道艾虎从何而至?皆因他在西院内解手,暗地里听见智化、沈仲元商量的主意,等着他们换好夜行衣靠,容他们走后,自己背插单刀,也就蹿出了上院衙,施展夜行术,直奔王府而来。

来至王府,不敢由正北进去,知道沙老员外他们埋伏在树林之内,若教遇见,岂肯教自己进去。

也不敢由东面进去,知道也有巡逻之人。

倒是由顺城街马道上城,自西边城墙而下。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