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玉娇梨(荻岸散人)第1页

第一回 小才女代父题诗

诗曰:

六经原本在人心,笑骂皆文仔细寻。

天地戏场观莫矮,古今聚讼眼须深。

诗存郑卫非无意,乱着春秋岂是淫。

更有子云千载后,生生死死谢知音。

话说正统年间,有一甲科太常正卿姓白名玄,表字太玄,乃金陵人氏,因王振弄权,挂冠而归。

这白太常上无兄下无弟,只有一个妹子,又嫁与山东卢副使远去,止得只身独立。

他为人沉静寡欲,不贪名利,懒于逢迎,但以诗酒自娱,因嫌城中交接烦冗,遂卜居于乡。

去城约六七十里,地名唤锦石村,这村里青山环绕四面,一带清溪直从西过东,曲曲回抱,两堤上桃柳芳菲,颇有山水之趣。

这村中虽有千余户居民,若要数富贵人家,当推白太常为第一。

这白太常官又高,家又富,才学政望又大有声名,但只恨年过四十,却无子嗣。

也曾蓄过几个姬妾,甚是作怪,留在身边三五年再没一毫影响;及移去嫁人,不上年余便人人生子。

白公叹息,以为有命,遂不复买妾。

夫人吴氏各处求神拜佛,烧香许愿,直到四十四上方生得一个女儿。

临生这日,白公梦一神人赐他美玉一块,颜色红赤如日,因取乳名叫做红玉。

白公夫妻因晚年无子,虽然生个女儿,却也十分欢喜爱惜。

这红玉生得姿色非常,真是眉如春柳,眼似秋波,更兼性情聪慧,到八九岁便学得女工针凿件件过人。

不幸十一岁上母亲吴氏先亡过了,就每日随着白公读书写字。

果然是山川秀气所钟,天地阴阳不爽,有百分姿色自有百分聪明,到得十四五时便知书能文,竟已成一个女学士。

因白公寄情诗酒,日日吟咏,故红玉小姐于诗同一道尤其所长。

家居无事,往往白公做了叫红玉和韵,红玉做了与白公推敲。

白公因有了这等一个女儿,便也不思量生子,只要选择一个有才有貌的佳婿配他,却是一时没有,因此耽阁到一十六岁尚未联婚。

不期一日朝廷遭土木之难,正统北狩,景泰登极,王振伏辜,起复旧巨。

白公名系旧臣,吏部会议仍推白公为太常正卿,不日命下,报到金陵。

白公本意不愿做官,只因红玉姻事未就,因想道:“吾欲选择佳婿,料此一乡一邑人才有限,怎如京师,乃天下人文聚处,岂无东床俊彦,何不借此一行?倘姻缘有在,得一美婿,也可作半子之靠。”

主意定了,遂不推辞,择个吉日,带着红玉小姐上京赴任。

到了京师,见过朝廷,到了任,寻一个私宅住下。

这太常寺乃是一个清淡衙门,况白公虽然忠义,却是个疏懒之人,不肯揽事;就是国家有大事着九卿会议,也只是两衙门与该部做主,太常卿不过备名色唯诺而已,哪有十分费心力处。

每日公事完了,便只是饮酒赋诗。

过了数月,便有一班好诗酒的僚友,或花或柳,递相往还。

时值九月中旬,白公因一门人送了十二盆菊花,摆在书房阶下,也有鸡冠紫,也有醉杨妃,也有银鹤翎,盆盆俱是细种。

深香疏态,散影满帘,何减屏列金钗十二。

白公十分喜爱,每日把酒玩赏。

这一日正吟赏间,忽报吴翰林与苏御史来拜。

原来这吴翰林就是白公的妻舅,叫做吴珪,号瑞庵,与白公同里,为人最重义气。

这苏御史名唤苏渊,字方回,虽是河南籍中的进士,原籍却也是金陵。

又与白公是同年,又因诗酒往来,因此三人极相契厚,每每于政事之暇,不是你寻我,便是我访你。

白公听见二人来拜,慌忙出来迎接。

三人因平日往来惯了,情意浃洽,全无一点客套。

一见了,白公便笑说道:“这两日菊花开得十分烂熳,二兄为何不来一赏?”吴翰林道:“前日因李念台点了南直隶学院,与他饯行,不得工夫。

昨日正要来,不期刚出门,撞见老杨厌物拿一篇寿文,立等要改了与石都督夫人上寿,又误了一日工夫。

今早见风日好,恐怕错过花期,所以约了苏老兄不速而至。”

苏御史道:“小弟连日也要来,只因衙门中多事,未免辜负芳辰。”

三人说着话,走到堂上相见过,更了衣,待茶过,遂邀入书房中看菊。

果然黄粱紫浅摆好两隅,不异两行红粉。

吴翰林与苏御史俱夸奖好花不绝。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