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二卷:异搜店 我的空间46:鸡公神像(7)

一定 本书目录 2022-12-073,636 字
医院中,子晴与父亲韩升在窗户处看着睡着的母亲,韩升闷声道:“进去吧。”

两人刚进入,护士认出了子晴,不放心的道:“又是你啊,探病可以,但是可千万别再刺激病人。”

“恩。”两人都点头答应。

“她看到我,不知道会怎么样。”韩升担忧的道。

子晴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其实她之前看到我,就已经失控了。”

此时紧随两人其后的我,看时间差不多便进去了。

“子晴。”我故意惊讶韩子晴居然在的样子。

“阿明,你来看我妈啊?”韩子晴美眸打量着我,伤心中多了一些感激的神采。

“对啊,我带阿嘎来看望黄阿姨。”我道。

父女两这才发现我手里居然抱着阿嘎,韩升惊讶的道:“阿嘎怎么在你这里?”

“明明被那个坏女人扔了,我们两个一直找不到她。”韩子晴又惊又喜的道。

“原来它被人丢了,我还奇怪,它怎么在垃圾站,可能是阿嘎想让我带她来找你们。”说着我将阿嘎递给韩子晴。

“谢谢你。”接阿嘎的时候,韩子晴的玉手无意间与我的手触碰到了,我也没在意,这种时候韩子晴应该没什么心思撩拨我吧,八成是不小心。

“没想到能找到,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它了。”韩升眼含热泪的道,阿嘎承载了他们家的美好的回忆。

虽然我知道眼前男子是韩子晴父亲,但是我还是装作不知道的问韩子晴,“这位是伯父?”

“对呀。”韩子晴道:“我带他来看我妈。”而后又跟韩升介绍道:“他是阿明,是他带我来看妈妈的。”

“谢谢你,阿明。”

“不客气。”我摆手道。

在路上,我又对阿嘎进行了一番改造,这次的改造主要是让阿嘎可以收集信仰的力量。

在法眼之下,一缕缕信仰之力从韩子晴、韩升的身体中进入阿嘎的体内。

这些力量我也没打算自己用来干嘛,而是打算看看能不能帮助黄少娣压制下体内的脑癌。

心中想着这些,我则继续道:“你们不进去吗?”

韩升表情复杂的道:“护士让我们别在刺激阿娣,我怕他见到我会生气。”

我想了一下道:“之前子晴离开以后,我把阿嘎拿出了,发现黄阿姨看到阿嘎冷静很多,要不然你们试试?”

父女两对视一眼,带着阿嘎走进了病房。

我也跟了进去,与韩子晴一起将阿嘎拿出来,我也通过系统让阿嘎收集的那些信仰之力,为黄少娣压制脑海中的脑癌,同时将其唤醒。

“你们两做什么?”黄少娣醒了过来,却没有第一时间发脾气。

我怕他们再次吵架,当即就道:“黄阿姨,你之前不是求阿嘎带你老公和女儿来见你吗?阿嘎真的带他们来了。”

“没错,我是求过阿嘎,带我的家人来看我。”黄少娣哭泣道。

韩升坐下来也是泪流满面,道歉道:“阿娣,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应该离开你。”

黄少娣见老公道歉,也是破防了,带着哭腔道:“老公。”

只是刚叫老公,就感觉头疼的很,我心中一紧,连忙给阿嘎灌输了一股魂力,让其加大力量压制黄少娣体内的脑癌。

“你没事吧?”我道。

“没事,我都习惯了,我想我也痛不了多久了。”黄少娣道。

韩子晴悲切道:“妈,你别说这种话,你会好起来的。”

“妈知道自己的情况,子晴啊,你已经长大了,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后妈照顾不了你,你有什么事情记得要找你爸谈谈,知不知道。”黄少娣一副交代后世的样子道。

“知道。”韩子晴悲切点头答应。

而后黄少娣又祝福丈夫韩升好好照顾女儿,而后道:“没想到阿嘎真的对我们一家这么好,我的愿望就是在我走之前再见你们一面,她真的做到了。”

说完黄少娣就晕了,很快医生就过来抢救,但是我却知道,黄少娣没有生命危险,她只所以晕倒,是我结合系统判断,为保护其大脑而让其进入休眠,好调动她体内更多的力量去对付那些病毒。

ICU中,我跟韩子晴、韩升隔着病房看着黄少娣,没多久,冯祖仪推门进来。

冯祖仪是送账本给父亲看,而之所以知道黄少娣出问题了,不用说也知道是其男友告诉她的。

李志恒能追到冯祖仪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最起码将冯祖仪善良的性格摸的清清楚楚,主动提及黄少娣进了ICU。

“阿明,黄阿姨怎么样了?”冯祖仪看着我道。

“黄阿姨昏迷了,马上送到了ICU,现在医生在检查。”我叹道。

“阿娣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是我让她不开心才会这样。”韩升内疚的道。

而此时,我通过阿嘎与韩升的那根信仰的联系,窥探到了韩升一些记忆片段。

彩霞假借采购鲜鸡询价,却故意假装摔倒在韩升身上,而后韩升去找彩霞送报价。

彩霞却将其拉倒房间,倒了一杯红酒,眼波流转,媚眼如丝,韩升偷瞄其一眼就不敢看了。

彩霞却又坐进了一些,手挽着韩升的胳膊,道:“升哥,我真的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来帮我,还有提点我?”

说话的时候彩霞身子贴着韩升,韩升当即就脑子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彩霞则继续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半个自己人了,升哥,要不然你来我这里挂个经理,你愿不愿意帮我?”

说话间,红唇都快亲到韩升了,韩升咽了口唾沫,连忙点头,“愿意,当然愿意。”

彩霞则是笑的更开心了,将那自己喝过沾惹了口红的还有半杯红酒的送到了韩升的嘴里。

而后的韩升就完全被彩霞给迷住了,借着送货的名义,每天早出晚归,而鸡肉店的生意就完全靠黄少娣。

也是在那段时间,黄少娣的脾气渐渐大了起来,同样是送礼物,给自己老婆被骂,给彩霞这个情人,却是柔情似水,韩升越发的讨厌自己的老婆。

而彩霞也趁热打铁,蛊惑韩升抵押鸡肉店投资自己的店,被彩霞完全迷住的韩升就这样完全陷入温柔乡了,钱被以投资的名义都给了彩霞,还给其打工赚钱。

回忆结束,病房里。

医生出来,但是情况却不容乐观。

休息处,韩升、韩子晴、李志恒、冯祖仪,以及我,坐在一起讨论这件事。

李志恒介绍了病情,黄少娣的病情已经到了晚期,就目前的情况,这家医院已经没什么治疗手段了。

然而李志恒介绍道:“我知道德国有一家医院在这方面很有研究,也成功过几个例子,但是费用也相对来说比较贵。”

韩升此前虽然渣,但是如今老婆这样,也是毫不犹豫的道:“钱的事情我来凑,李医生,我想问一两百万够不够治疗费?是不是一定能治好?”

“费用应该差不多,一定这种话哪个医院都不敢说,只能说目前他们这方面技术比较先进,有成功的案例。”李志恒道。

“知道了,那我们先走了。”父女两随后一起离开,韩子晴离开的时候还特意看了我一眼,我则一亮茫然,不懂她什么意思。

医院外,为了避免李志恒吃醋,我先离开了。

然而我还没等到车,冯祖仪就出来了。

“这个点应该不好打车,要不然我们一起叫车?”冯祖仪道。

“好啊。”我点头答应。

“我看你刚才好像在发呆,你在想什么?”冯祖仪美眸好奇的看着我。

“我在想阿嘎在想什么?”我随口胡说道:“你看啊,阿嘎可以说是看着子晴长大的,现在他们一家却成了这样,如果是阿嘎,它现在会做什么?”

“你这是把阿嘎当成一个人啊,感觉好有趣。”冯祖仪笑着道:“那阿嘎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我苦笑道:“阿嘎让他们一家团员,它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解铃还须系铃人,黄阿姨的病是因为鸡肉店开始的,她的病现在要靠鸡肉店的钱来治疗,你不觉得这很神奇吗?”

“的确。”冯祖仪担忧的道:“只是不知道子晴他们父女能不能拿到钱,他们那个店毕竟只是入股,不是他们自己的,万一那个老板娘没钱呢?”

“那个女人我见过一两次,看她气色,最近会破财,搞不好还有牢狱之灾。”我若有所指的道。

“你还会算命啊。”冯祖仪伸出纤纤玉手,“那大师,给我算个命呗?”

“我看看啊。”我也不客气轻轻握住了冯祖仪的手,这白嫩的小手我想牵很久了,尽管冯祖仪有男朋友了,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借着看手相,正好触摸下佳人的玉手。

怎么说,冯祖仪的手触感微凉,也许是现在天气有点凉了,而我因为已经聚气的缘故,手却很暖和。

“你要问什么?”我道。

“呃。”感受着我手中传来的温暖,冯祖仪脸微微一红,好在这是大晚上的,也不明显,“就姻缘吧,你看看我跟我男友啥时候结婚。”

“姻缘啊。”我掐指算了起来,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的在给冯祖仪通过姻缘线测算。

“结婚这个事情,他妈妈是关键。”我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而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过啊,你性格这么好,除非遇到严重的价值观冲突,否则我觉得你应该能应付的过来吧。”

冯祖仪抽回手,好笑的道:“说的挺有道理,就是不怎么像是算命的。”

聊天的时候,我们叫了个网约车,车上有司机这个陌生人,我跟冯祖仪都没怎么说话。

行程过半,我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瞌睡,手无意识的放在了旁边,出手似乎微凉,我下意识想抽回,却被握住。

好吧,握住就握住吧,这微凉的东西握住手里还挺舒服。

“阿明。”也不知道多久,冯祖仪的声音传来。

“恩?”我有点迷糊的睁眼。

“到了。”冯祖仪道。

我跟冯祖仪一起下了车,下车后我才后知后觉,看了一眼冯祖仪。

“干嘛。”冯祖仪手里抱着鸡公神像,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只是不知道为啥,似乎还带了几分羞涩与笑意。

“没啥。”我嘀咕道:“我刚做了个梦,梦见在一片大雪山里,冻死我了。”

“后来呢?”冯祖仪问。

“慢慢就不冷了,出太阳了,暖洋洋的,可舒服了。”我道。

“噢,我走了。”冯祖仪道:“阿嘎我就带回去吧,免得你那个谢叔又嫌弃。”

“好。”我答应着,随机反应过来,“不对啊,我下车干嘛,我还没到家呢。”

“哈哈。”冯祖仪也是笑了。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都不提醒我。”我抱怨道。

“我走了,你自己再叫车吧。”冯祖仪抱着阿嘎就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Q群

扫一扫加入Q群

APP

扫一扫下载APP

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