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鬼蜮 鬼蜮16、死亡快递

童话 2021-12-28
  今天是我的生日,一大早就接到了好多人的祝福,还有礼物红包,让我很是开心,遗憾的是晚上不能开一个生日的派对,因为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已经很多年都是如此了,大家全都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在我生日的晚上,依旧是我独自一人度过的。

  我的助手鬼奴又准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手中还拿着一份快递,放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给我的生日礼物嘛?”我问。

  “不是”鬼奴说话的方式永远都是这么直截了当,未等我询问就继续说道:“这是今天我们要帮助的一个人,每隔几天都会收到的一份快递,打开看看吧”。

  “不会是让我们帮忙代收快递吧?”我嘴上调侃着,顺手打开了那份快递,当我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忍不住破口大骂,因为我看到的竟然是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头!

  “鬼奴你家伙有病呀!今天可是你老大我大寿,你丫的不给我礼物也就算了,还给我带来这么一个破玩意儿,信不信我一巴掌呼死你!”我真是太生气了,最可恶的是,在打开快递包装的时候,几滴血还滴到了我的身上,我这人可是很懒的,很久才会洗一次衣服,就是因为这个看样子我要把洗衣服的日子提前一个月了,你说我能不生气嘛!

  “我说过了,这个不是我送给你的,而是一个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最近经常收到的,你看看这快递有什么不同嘛?”出于一份责任感,我还是重新拿起来快递仔细的审视了一番,最后还真发现了不少的问题,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这快递上面竟然没有发货和收货的地址,也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只有一个收货人的名字叫做张小七。

  “这上面根本就没有地址和电话,那个张小七每次是怎么收到快递的,还有之前他收到的不会也是手指头吧?”我问鬼奴。

  “张小七告诉我说,那份快递是每天早上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的床头的,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里面的东西除了手指头之外,还有一些像是皮肉,脚指头,耳朵之类的东西,都是非常的新鲜,应该是刚刚从活人身上切下来的!”。

  听了鬼奴的话,我陷入了沉思,最近也没有听说过,在我所管辖的地区有谁被切断了指头,削掉了耳朵之类的事情发生,但是这些东西又是从活人身上割下来的无疑,这些人究竟是谁呢?为何要送这些割下来的东西给这个张小七呢?

  一切都是那样的匪夷所思令人费解,和这些妖魔鬼怪打交道,要比打击违法犯罪困难的主要原因也就是在这里,除了更加的恐怖之外,就是这些家伙能够让所有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但是就连鬼奴都不知道这件事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说这个人可能不是鬼,那只能是活人了,哪个活着的人,会有这样大的本事,难道这世界上除了人和鬼之外,真的有神仙的存在?

  思来想去还是毫无结果,但是我必须要抓紧时间,在这个晚上将这件事尽快解决掉,因为明天可能还会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我去做,如果这样日积月累下去,可就要耽误很多事情了!

  我决定还是先从这个张小七开始下手,到他的家里去看一看,找找有什么比较可以的线索,这也是我唯一能够查找到事情真相的突破口,鬼奴带着我很快就来到了小七的家中。

  房间里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鬼气,说明这里并没有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存在,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钟了,张小七已经在熟睡,他的睡眠方式还是挺特别的,用被子将自己整个身体像是包粽子一样,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头皮在外面,如果不仔细看,绝对让人想不到这里面睡着一个人。

  我和鬼奴仔仔细细的在小七的房间里查找了一番,结果让我们很是失望,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找到,我不甘心,我站在小七家的客厅里,环视着四周,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我想我肯定是忽略了什么。

  小七的家很杂乱,特别是客厅,在那里随意摆放了很多的绘画用的画纸画板和颜料,也有一些半成品,还有被撕碎扔进垃圾桶的,由此可以看的出,小七还是一个狂热的绘画爱好者,而且比较擅长的是油画。

  我对油画方面不是很了解,也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是我却知道一位众人皆知的油画大家,这个人就是梵高,一个很悲催的画家,上小学的时候,还学过一篇课文,就是介绍他画一副名叫《吃土豆的人》的绘画过程。

  他生前并不怎么出名,日子过得也是穷困潦倒的,但是在他去世之后,他的一幅绘画作品《向日葵》却拍卖出了上千万美元的价格,真是让人感觉到可惜又觉得有些可笑。

  最让人费解的是,这家伙竟然因为太执着于绘画,甚至到了一种走火入魔的程度,将自己的一只耳朵都给切下来了!

  想到了这里我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在小七的家中除了这些绘画作品之外,最多的就是那些用来装快递的盒子,因为小七就是一位开网店的卖家,他的生活开销就是依靠开网店支撑的。

  我冲进了小七的卧室,将裹在小七身上的被子一把给扯了下来,接着我看到了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一幕,只见小七全身是血的躺在那里,可能是失血过多吧,已经处在昏迷状态他左手的五根手指头,已经被齐根砍断,耳朵也少了一个,双腿上的皮肉已经完全被削光了,只剩下两根白森森的骨头棒子,在他的右手还紧紧的攥着一把锋利的刀!

  我第一时间将小七送进了医院,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小七由于失血过多,没能够抢救过来,永远的离开了人世,我听小七的家人说,小七从小就特别喜欢画画,但是家里人更希望他能够找一份靠谱的工作,结果小七一气之下就搬出来自己住,一边开网店,一边坚持着自己的梦想。

  可是由于太专注绘画,自己的网店生意很差,每天的各种开销让小七有些不堪重负,加上在绘画方面也没有任何的提高和突破,多重压力之下,终于让他的内心崩溃,开始自残并且时常出现幻觉,感觉自己正在帮人包装快递!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