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鬼故事 面条人,作者:易诸子

洪荒文学 2022-01-14
 张一星今年二十三岁,一直没有女朋友,甚至从小到大,连女孩子的手也没有牵过。他十分自卑,从来不敢跟女生表达出来,长期以往,也让他越来越宅。

  最近他在网上遇到了一个很投缘的女生,这个女生很大方,照片也很端庄,对他没有戒备心,看起来纯纯的,可爱万分。张一星很激动,他觉得终于找到了真爱。很快,他就提出了见面的想法。

  奇怪的是,这个女生一直在躲避着他,总是说有事。

  张一星急了,连续几个晚上都睡不着,时时刻刻等着女生的回复,他已经十分上心了,真想着跟这个女生在一起。从来都没有一个女生愿意跟他聊那么多,甚至张一星都想到了谈婚论嫁。

  眼看新年到来,张一星也放了假,他有心想要在父母面前邀功,正儿八经请个女朋友回家。于是再次提出了见面的要求。

  这次女生并没有拒绝,而是约了一个地方,就在张一星的隔壁县城。

  张一星很激动,终于迎来了这么一天,可以跟女生好好谈谈人生理想了。

  张一星没有跟父母说,他这次去是偷偷摸摸去的,因为怕父母担心。

  第二天,他就买了前往县城的车票,这个县城不算偏远,甚至张一星去过几次,对县城里的一切都有所熟知。

  转眼几小时车程,张一星下了车,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打了个电话:“喂,我是张一星,小雨,你在家吗?”

  电话那头起初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有东西在摩擦一样,紧接着,传来一个很甜美的声音:“我是小雨,张一星,你来东河街36号吧。”

  张一星有千言万语,但也由不得放下了,他想要给小雨一个惊喜。

  于是他来到市场,买了一束鲜花,一些小雨说过最爱吃的土豆饼,一切从简,但是也都是心意。

  提着这些东西,张一星风风火火地赶到目的地。

  奇怪的是,他寻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所在的位置,问一些老人才知道,东河街36号早在十几年前已经搬迁,如今是远东路10号。张一星有些慌乱,这个女生难道是在刻意逃避他?

  再次拨打电话,长久的停顿过后,那头再次传来清新的声音。

  张一星问小雨具体位置,小雨却说就在街道深处的古屋里。

  经过一番查找,张一星终于来到了一座古老的建筑,这个建筑有些年代,像是民国时期的建筑,之所以没有拆除,据附近的老一辈说,这已经是文物了,并且好奇地问张一星为什么来到这里找这栋屋子,只差没把他当作历史研究学家了。

  张一星没有在意,含糊其辞地应付过去了。

  这栋建筑墙壁已经斑驳,蜕皮的墙体像是人皮被剥离,成块状落在地上,形态怪异,大门口一个红色帘子遮掩着,初春有些微寒,这里更加的寒冷,像是进入了冰窖一般。

  张一星揉了揉鼻子,很紧张地提着东西进去了。

  “小雨在吗?”他敲了敲大门,通过门缝,他看到里面陈旧的景象,一切都是复古的,木质桌椅,还有一些古老的墙画,中间是一个灵台,上面供奉着神明,只是这个神明有点奇怪,是个扭曲的面条状物体,一共有十几双眼睛,分别点缀在身体上。它像是活物一般,随着寒风,微微摆动,十分诡异。

  张一星有些吓着了,这个屋子太黑,甚至散发着一些不详的气息。

  他正要辗转是不是该离开,大门敞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脸色苍白如纸张,身姿细弱的女生,她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文文弱弱。看到张一星,她美目张了张:“进来吧,外面风大。”

  张一星正狐疑,这屋里好冷,还不如在外面呢。

  隆冬到了初春,寒气还未消停,这个女生却没有烤火,家里保持着原始的一切。

  张一星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这四周,他几次想要发问,最后都咽下了,他很想问小雨为什么还在住这样的房子。

  令他欣慰的是,这里还是有现代化设施的,在小雨的闺房里,连接着网线,一台电脑开着,和张一星的聊天记录还摆在眼前。

  “天冷,你坐车那么久了,先吃碗面吧。”小雨很温柔,张一星已经被小雨的美貌和人品吸引住了。

  他连连点头答应。小雨让张一星坐着,自己前往厨房下面。

  张一星坐了一分钟,开始坐不住了,于是到处逛逛。整个古宅的一楼没有什么特别,除了那个像面条一样的神像,小雨正在一楼的厨房下面,张一星也不想打搅她。

  张一星来到楼梯口,正要考虑上不上二楼。

  二楼忽然传来一阵嘶嘶声,像是蛇在蠕动,情况有点诡异。

  张一星好奇那是什么,他于是走上二楼,楼板发出咯吱声,似乎是年久失修的缘故。

  他有些吓着了,这栋建筑实在有点古怪。

  来到二楼,是三间屋子,声音就来自最后一间。

  他蹑手蹑脚,来到门前,探头张望。

  这一望不知道,看过去吓得他面无人色。

  眼前居然是一个在扭动身躯的怪物,它像极了楼下的面条神像,整个身体有两米长,在床上摩擦,发出嘶嘶的怪声。

  这是人还是面条,苍白的皮肤,蠕虫般的躯体,散发着阵阵的腥臭味,张一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倒退一步,正撞到一个身影。

  张一星回头看去,正是小雨。小雨惨白的脸上更多了一些羞怒,张一星看出了她的情绪,头也不回就要远离。

  他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在张一星的面前,小雨的身体迅速缩小,变得细长,人的皮肤剥离,竟然和宅子外的墙壁差不多色泽,敢情这栋建筑都是她们的蜕皮!

  张一星吓得屁滚尿流,他挣扎着爬着,却被小雨卷住身体,将他缠成了一个茧,里面发出了张一星的惨叫声。

  不等几分钟,张一星连骨头也不剩了,小雨的身体更加壮大了几分,她贪婪地笑着。

  房间里的面条人,身躯在膨胀,变成了一个老头,这个老头看了看小雨,怪笑着:“只要你再吃下几个人,就可以返祖了。”

  “爸,我还准备将这个男生当作交配对象的,可惜了,他不听话。”小雨银铃般的笑声,身躯却还是面条一样。

  张一星失踪了,警方调查,张一星最后出现在远东路10号,这里仅剩的一栋古宅,却是没有半个人影。

  最终案件以悬案告罄。

  在市区某个角落里,又有一名年轻人,正在笑呵呵地聊着天,聊天对象是个美丽的女生,可爱文静,符合他的审美,他正考虑什么时候去跟这个女生见面。

  这又将是另一个故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共收到 0 条点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