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神州奇侠大宗师(温瑞安)TXT下载(完结)第1页

温瑞安《大宗师》

第一章大侠萧秋水

八月十五,中秋月明。

湖北襄阳的隆中山,正是孔明旧居之处,又名卧龙冈。

诸葛亮羽扇纶巾,名动八表,世人景仰孔明,在离襄阳城西二十里处立下隆中坊,牌坊左右刻有: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足可见孔明在三个动乱时,扮演的是何等惊地动天的角色了。

卧龙冈青山绿野,虎踞龙幡,离隆中山以北不到十里,有一个小村落,住了近千户人家,就叫做日月乡。

日月乡,乃劝明”之意也。

川人为敬佩孔明,皆头系白巾,村庄之名,也喜以诸葛亮有关的事物命名。

这日月乡,主要是务农为生,女则养蚕织布,其乐融融。

每到八月中秋,这村落更是热闹,平时各务其业,鸡犬相闻,偶有往来,亦为闲淡;唯一逢节日,村中男女众而嬉乐,不拘俗礼,而又简??真纯,不似名城巨都反是罪恶渊薮。

这是一个和平安详的心村庄。

中秋节时,一到晚上,正是小儿嬉乐的好时机。

暮色方临,绿野、大地、林畔、溪边,纷纷点起了各式各样的灯笼,并有各种各样的嬉闹的方法。

小孩子们各自成群结派,列队提灯,有些顽劣的索性躲在暗处,拿弹叉投射石子,“扑”地射熄了对方的灯笼,提灯的孩子,看到自己手上的灯笼忽然化为一团火,拿又不是,放又不是,眼睁睁看它燃光了,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夹杂看旁人的哗笑。

因此有些索性结成一派,躲在林子里互相射击别人的灯笼,这本来平和的小村,亦因此而喧闹起来,大人们也觉得这是欢庆的节日,且任由孩子们自己去闹。

然而在这些嬉乐忘忧的少年人里,树林边,站看一个魁梧的少年,冷眼旁观,低头沉思,一直没有加入大家快乐且冒险的游戏里。

※※※

这少年十七岁,沈姓,名耕云,字追莹。

日月乡中最得人望的是两家,一家姓沈,一家姓方,两家都是三代单传,沈家务农,世代都在这日月乡,方家原迁自江南,是儒生之门。

这两家是日月乡中的领袖,彼此私交也十分要好,两家都诚??豪迈,而且都有一身武功。

沈家沈悟非,是隆中一带有名的隐侠,他生性淡泊,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却未把十二路“铁线拳法”搁置过。

沈悟非是日月乡的乡长,沈耕云便是他的嫡子。

方家原是江南望族,方常天原本就是名侠,江湖人称“湘江大侠”,常在湘西一带行侠,但不知何故,于十余年前迁来日月乡,退隐躬耕,读书吟哦,不问江湖是非。

他也有一名嫡子,小沈耕云六岁。

乡野长大的孩子,不似一般城市中人,弱冠之年已循规蹈矩,四书五经,所以每年中秋,玩灯笼的孩子,当然青年小夥子都在其中,真正一种“思无邪”的气象。

沈耕云是个早熟的孩子,平时做事,已隐有一种大人的气象,他年纪虽小,但好思虑,武功又深得其父真传,在孩子们群中,已有了一种领袖的态度,赢得了大家对他的信赖。

可是今晚他之所以不参入玩乐之中,倒不是因为没有兴趣,而是他一直在注意另一件慑人听闻的事情。

※※※

原来在这热热闹闹的大场地上,足有五六百个小孩在嬉乐,嘟有三个中年人,悄悄地排开拥挤的人群,走向树林边去。

沈耕云人小器大,十分眼尖,一下子注意上这几个人,知道是向未见过的陌生客,心想:“听爹说,外面有许多歹人,专乘人不备掳劫幼童,贩卖奴役,这些人深夜来这力不知是打什么主意。”

当下悄悄跟上,且留意对方的言语。

只听三人中当先的一名脸有青记的汉子道:“今??晚儿他是非死不可了!”

沈耕云一听,吓了一大跳。

在日月乡里,平素打架,也只不过????愤罢了,那会动辄要人的命。

那大漠一出口便道杀人,沈耕云心想对方莫不是江洋大盗,但若是江洋大盗,来这穷乡僻壤,却又何来之由?当下更是好奇,那三人似断未料到在这班毛头小伙子之中也有人留意上他们,所以讲话击音并未压低,又因村童嬉闹关系,反而提高了声调,沈耕云自幼习打坐。

所以耳力极好,跟上前去便听得一清二楚。

只听另一名红袍瘦汉道:“今日咱们合力杀了他,明日江湖上便无人不识得咱们的了。”

说瞎d神情大是狂妄自得。

另一名黄衣大汉“咭咭”怪笑了两声,道:“名头倒没什么,据说他袖中还有『惊天一剑』的残谱,要是给我们学得了,哈哈,那时世间上,谁敢惹咱们”三色神魔“哈哈哈哈……”沈耕云一听,此惊非同小可。

原来隆中一带,有三名败类,神出鬼没,下手狠辣,劫财劫色,而又武功极高,一个叫“青面兽”滕雷,一个叫“红袍怪”邱瘦,一个叫“黄衫客”邓归,川人闻之莫不头痛。

沈耕云之父沈悟非,五年前曾偕七名捕快与这三人一战,结果是四名捕快被击毙,另三名捕快被重创,沈悟非藉路熟方才脱身归来。

沈耕云一旦得知眼前三人便是“三色神魔”,登时不敢轻举妄动。

只听“红袍怪”邱瘦道:“咱们约好在中秋月圆,在此见面,咱们已来了老半天,要是他们还不来,萧秋水倒是来了,那倒是麻烦啦!”

沈耕云一听“萧秋水”这名字,顿觉十分熟悉,这时场中“咄”地一声,一盏灯笼又被石子打熄了,火焰呼地烧了上来,那持灯的孩子哗地哭了,这哭声在中秋的夜色里竟也有一种正意,彷佛人为自己得失而悲喜是应当的。

沈耕云脑中猛闪过一个记忆,爹爹和方老伯每次促膝论江湖时谈到一人,总是讳称“萧大侠”而不名之,莫非……

这时那“青面兽”滕雷又道:“他们不来,由咱们出手放倒他,功劳归咱们的,岂不更妙!”

那“黄衫客”邓归却是较为谨慎之人:“不行,老大,以咱们功力,不是小弟自贬,离萧秋水确是太远;他们不来,咱们是动不了的。

何况还有那”鬼手毒王“他不来,咱们的计划无法进行,毒不倒萧秋水,是万万不能与他动手的。”

滕雷冷笑道:“我就不信萧秋水有这等本事!”

邓归道:“老大,剑门战九幽的赤炼蛇掌比咱们如何?”

滕雷道:“那自然没话说,川中武林人士,又有那一个敢不服他。”

邓归紧接??问:“咱们若放手与战九幽一闹,老大认为如何?”

滕雷沉吟了一会儿,道:“若一对一,只怕在他赤炼蛇掌下走不了十招,若咱兄弟三人联手,一百招内不致落败。”

邓归叹道:“这就是了,据我所悉,一月前战九幽与长沙七名好手,狙杀萧秋水,结果十招之内,无一生还……”“什么?”滕雷跳起来道:“你是说……谁……那一边无一生还……?”

邓归苦笑道:“那自然是战九幽他们了。”

邱瘦也失声道:“战九幽死了……这讯息……这讯息确实否?”

邓归肯定地点点头,道:“是”勾魂手“费杀费四爷告诉我的。

你想,费四爷这等江湖身份,怎会骗咱们的。”

其余二人那“臆”了一声,脸上都呈现恐惧之色,一时没有话说。

沈耕云脑子里闹哄哄的乱成一遍。

在日月乡里,他年少而露头角,无论学识、智谋、武功,皆在林中少年之上,他自己也颇为自得。

尤其是数度比武较技,沈耕云都稳胜全局,颇得沈悟非与方常天的赏识。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