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陈书(姚思廉 · 二十四史)TXT下载(完结)第1页

陈书

唐朝 姚思廉

本纪第一 高祖上

高祖武皇帝,讳霸先,字兴国,小字法生,吴兴长城下若里人,汉太丘长陈实之后也。

世居颍川。

实玄孙准,晋太尉。

准生匡,匡生达,永嘉南迁,为丞相掾,历太子洗马,出为长城令,悦其山水,遂家焉。

尝谓所亲曰:「此地山川秀丽,当有王者兴,二百年后,我子孙必钟斯运。

」达生康,复为丞相掾,咸和中土断,故为长城人。

康生盱眙太守英,英生尚书郎公弼,公弼生步兵校尉鼎,鼎生散骑侍郎高,高生怀安令咏,咏生安成太守猛,猛生太常卿道巨,道巨生皇考文赞。

高祖以梁天监二年癸未岁生。

少倜傥有大志,不治生产。

既长,读兵书,多武艺,明达果断,为当时所推服。

身长七尺五寸,日角龙颜,垂手过膝。

尝游义兴,馆于许氏,夜梦天开数丈,有四人硃衣捧日而至,令高祖开口纳焉。

及觉,腹中犹热,高祖心独负之。

大同初,新喻侯萧映为吴兴太守,甚重高祖,尝目高祖谓僚佐曰:「此人方将远大。

」及映为广州刺史,高祖为中直兵参军,随府之镇。

映令高祖招集士马,众至千人,仍命高祖监宋隆郡。

所部安化二县元不宾,高祖讨平之。

寻监西江督护、高要郡守。

先是,武林侯萧谘为交州刺史,以裒刻失众心,土人李贲连结数州豪杰同时反,台遣高州刺史孙冏、新州刺史卢子雄将兵击之,冏等不时进,皆于广州伏诛。

子雄弟子略与冏子侄及其主帅杜天合、杜僧明共举兵,执南江督护沈顗,进寇广州,昼夜苦攻,州中震恐。

高祖率精兵三千,卷甲兼行以救之,频战屡捷,天合中流矢死,贼众大溃。

僧明遂降。

梁武帝深叹异焉,授直阁将军,封新安子,邑三百户,仍遣画工图高祖容貌而观之。

其年冬,萧映卒。

明年,高祖送丧还都,至大庾岭,会有诏高祖为交州司马,领武平太守,与刺史杨蒨南讨。

高祖益招勇敢,器械精利。

蒨喜曰:「能克贼者,必陈司武也。

」委以经略。

高祖与众军发自番禺。

是时萧勃为定州刺史,于西江相会,勃知军士惮远役,阴购诱之,因诡说蒨。

蒨集诸将问计,高祖对曰:「交趾叛涣,罪由宗室,遂使僭乱数州,弥历年稔。

定州复欲昧利目前,不顾大计,节下奉辞伐罪,故当生死以之。

岂可畏惮宗室,轻于国宪?

今若夺人沮众,何必交州讨贼,问罪之师,即回有所指矣。

」于是勒兵鼓行而进。

十一年六月,军至交州,贲众数万于苏历江口立城栅以拒官军。

蒨推高祖为前锋,所向摧陷,贲走典澈湖,于屈獠界立砦,大造船舰,充塞湖中,众军惮之,顿湖口不敢进。

高祖谓诸将曰:「我师已老,将士疲劳,历岁相持,恐非良计,且孤军无援,入人心腹,若一战不捷,岂望生全。

今藉其屡奔,人情未固,夷獠乌合,易为摧殄,正当共出百死,决力取之,无故停留,时事去矣。

」诸将皆默然,莫有应者。

是夜江水暴起七丈,注湖中,奔流迅激。

高祖勒所部兵,乘流先进,众军鼓噪俱前,贼众大溃。

贲窜入屈獠洞中,屈獠斩贲,传首京师,是岁太清元年也。

贲兄天宝遁入九真,与劫帅李绍隆收余兵二万,杀德州刺史陈文戒,进围爱州,高祖仍率众讨平之。

除振远将军、西江督护、高要太守、督七郡诸军事。

二年冬,侯景寇京师,高祖将率兵赴援,广州刺史元景仲阴有异志,将图高祖。

高祖知其计,与成州刺史王怀明、行台选郎殷外臣等密议戒严。

三年七月,集义兵于南海,驰檄以讨景仲。

景仲穷蹙,缢于阁下,高祖迎萧勃镇广州。

是时临贺内史欧阳頠监衡州,兰裕、兰京礼扇诱始兴等十郡,共举兵攻頠,頠请援于勃。

勃令高祖率众救之,悉擒裕等,仍监始兴郡。

十一月,高祖遣杜僧明、胡颖将二千人顿于岭上,并厚结始兴豪杰同谋义举,侯安都、张亻思等率千余人来附。

萧勃闻之,遣钟休悦说高祖曰:「侯景骁雄,天下无敌,前者援军十万,士马精强,然而莫敢当锋,遂令羯贼得志。

君以区区之众,将何所之?如闻岭北王侯又皆鼎沸,河东、桂阳相次屠戮,邵陵、开建亲寻干戈,李迁仕许身当阳,便夺马仗,以君疏外,讵可暗投?未若且住始兴,遥张声势,保此太山,自求多福。

」高祖泣谓休悦曰:「仆本庸虚,蒙国成造。

往闻侯景渡江,即欲赴援,遭值元、兰,梗我中道。

今京都覆没,主上蒙尘,君辱臣死,谁敢爱命!君侯体则皇枝,任重方岳,不能摧锋万里,雪此冤痛,见遣一军。

犹贤乎已,乃降后旨,使人慨然。

仆行计决矣,凭为披述。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