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说英雄谁是英雄之天下有敌(温瑞安小说)第1页

温瑞安《天下有敌》

第一章这是我死的日子

1.你听到雷声吗

他每走十八步就要发出一声嘶吼,以消弭太狂烈的战志。

战志已烧痛了他。

也灼痛了他的剑。

甚至更染红了大街。

这是蓝衫街。

蓝衫街是京戏里的一条大街。

大街最大的特色就是。

热闹。

——什么是热闹?

热闹就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生气勃勃、车水马龙的总称。

所以,请注意;热闹只是外表的事物。在过年放鞭炮,在元宵看花灯,在端午赛龙舟,在重阳齐登高,都很热闹,但热闹归热闹.人的内心不一定就很快乐,甚至可以仍然很孤寂,非常的孤寂。

因为孤寂纯粹是内心的感觉。

这条街也是这样子。

这条蓝彩街街面很宽,很阔,也很干净、平坦、整洁,但行人却不多,店铺亦少,整条街看去,大得有点教人心慌。

行人不多、店铺少,这样的街怎么大得起来?

答案是:可以。

因为这条街是供官家、贵人、皇亲国戚走的“官道”。后来;也是因为住在这条街的达官贵人,觉得太冷清了,他们觉得不够兴旺,于是,才一声令下,客让这条街可以在傍晚以后在街边摆卖,这条街才算开始热闹起来。

也因如此,这条街在大白天里,显得分外冷清。这时候也能摆卖的,多半跟这些住宅里的权贵“有些关系”,不过,跟这些人“有关系的”的摊子,卖的多半不会让寻常百姓太感兴趣的东西。

是以,大街不一定就热闹,有时候,一些小街小巷小微小弄,里面都挤满了人,水泄不通,好玩的好吃的好乐的好看的多不胜数,那才是真正属于老百姓的“大街”。

这道理就正如庙大不一定灵、人高不一定强、声大不一定就凶一样。

他的声音却不算太大。

也不很凶。

可是却很有杀气。

——杀气是什么?

杀气其实是一种要命的味道。

他确然很要命,事实上,战斗只不过开始了半盏茶的光景,丧命在他剑下的,已有十七人。

——十七名“金风细雨楼”的精英!

——十七名“风雨楼”的精英,已断送在他的剑下。

的确,在初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他是有点犹豫,有些顾虑,有些微儿杀不下手。

因为他的目标不是来杀这些人的。

这些人还不配他动手。

他要杀的只有一个人。

只有这个人才值得他(和他的师兄弟)动手。

可是,他若要杀此人,就难免失除掉这些保护这人的“障碍。

所以他只好大开杀戒。

当地杀了第一个“障碍”后,杀性便给激发,杀气激布。

他杀红了眼,杀红了剑,也杀红了长街。

——现在这一条街,绝对已不是“蓝衫街”,而是“红”:血染蓝街!

他杀上了瘾,杀了一人又一人,把前仆后继保护那人的忠心子弟,—一歼杀。

他不留手.也不留情。

他剑下决不留命。

因为他是“剑神”。

温火滚。

他现在已杀上了火。

而且还是滚烫的火焰。

他要杀的人正是:

戚少商!

——当今“金风细雨楼”代总楼主!

他要杀戚少商的理由是:

为师兄弟报价!

——因为,“剑仙”吴奋斗,“剑鬼”余厌倦都死在戚少商的狙击下,至于“剑妖”孙忆旧,则完全是给戚少商设计陷害的。

这是“七绝神剑”中老么罗睡觉的判断。

——老么的判断一定正确!

吴奋斗、余厌倦、孙忆旧一死,“七绝神剑”剩下的“剑神”的意见立即起了分歧:“剑魔”梁伤心的看法是;“他们死了也活该,这叫天意收拾了他们——谁叫他们活着的时候就是不团结,老爱跟我们作对!”

可是“剑神”温火滚却不同意:“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师兄弟,有人害死了他们,我们自当为他们报仇——连大侠萧秋水都说过一朝是兄弟,一生是兄弟。我们不替他们复仇,别人会笑话,自己心中也说不过去。”

“剑怪”何难过却比较温和:“孙老妖、余老鼠、吴老仙他们的确嚣张过分,对咱们口限心不服,面和气不和,可是这伙却不能不报——若然不报,有损威信!我们不加听老幺的裁决。”

“老幺”自然是“剑”罗睡觉——他是“老幺”,因为这七人中要算他最年轻,但若论剑法、名气、威望、地位,当然以他最为老到!

所以他说的话就是最后裁断。

“仇是一定要报的。”理由有三: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