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二卷:异搜店 我的空间65:高尔夫球杆(3)

一定 本书目录 2023-01-052,878 字
李志恒的话让我颇为不爽,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跟冯祖仪的关系确实不能用普通朋友来解释,走的的确太近了,换我是李志恒我也会吃醋吧。

而就在我郁闷的时候,一颗虚幻的高尔夫球出现。

高尔夫球朝着门口滚去,有了之前鸡毛、笔记本电脑的经验,我猜测这八成是引导我去见什么人。

我跟着高尔夫球,进了电梯,来到了楼上的一个楼层。

最终在一个病房的病人床位旁停下,高尔夫球也在这里消失不见。

一位中年妇人走了进来,“你是来找忠伯的吗?”

“哦,不是,我只是路过。”我道:“你先生这是?”

“我不是他老婆,我是忠伯的邻居,他一个人带着一条狗,被车撞了,狗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看他可怜,就来医院照顾他,毕竟是十几年的邻居……”

中年妇女念念叨叨的介绍着,我心中猜测:这次的事情看来是跟这位忠伯有关,只是不知道这高尔夫球杆怎么会跟忠伯牵扯上了。

“叮铃铃。”

正说话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抱歉的道:“我接个电话。”

“哦,没事。”中年妇女道。

电话是冯祖仪打来的,“你去哪里了?我拿完药发现你不在了。”

“我……”我刚想说这件事,但是想起李志恒的话,心中暗自嘀咕:如果告诉冯祖仪,她好奇心那么重,肯定会继续跟着我调查,到时候怕是李志恒又要找自己。

李志恒自己只是一个医生,但是他妈妈吴玉玲却是个女强人,跟道上的人似乎也牵扯不清,自己还是不要告诉冯祖仪了。

这一犹豫,那边冯祖仪就道:“算了,我们在停车场等你,你快下来吧。”

停车场

冯祖仪挽着李志恒,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李志恒,总感觉很虚伪,我也不想跟他们一起了,不过在在这前,我要把球杆要来。

“对了,那个球杆可以给我吗?我想带回去研究下。”我道。

“好啊。”冯祖仪答应。

李志恒见我这么说,原本阴沉的表情闪过一丝开心,给了一个我一个算你识趣的表情。

李志恒的车的后盖,李志恒把那一套高尔夫球杆给我,冯祖仪在旁边道:“重不重啊,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

“不用了,你们先走吧。”我笑着道。

“那好吧。”冯祖仪闷声道,而后上了车。

当我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熟人,那个经常跟我一起偶遇跑步的中年大叔。

此时,这位中年大叔正站在一个充电宝租借柜面前一脸郁闷。

“怎么了?这是。”我走过去奇怪的道。

“是你啊,太好了。”中年大叔看到是我,尴尬的道:“我来医院陪我妈,手机没电了,本来想借个充电宝,结果正操作的时候关机了。”

“我帮你借。”我笑着扫了个充电宝给他,“你用完了直接找个空位置塞进去就行了。”

“那钱怎么给你?”中年大叔道。

“不用过了,这充电宝又不要租金,也就1.5元半个小时而已,你冲一天又能多少钱。”

“那不行,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咱们加个微信吧,到时候我还的时候,你看看多少钱,我转你。”中年大叔道。

“那行吧。”我无可奈何的道。

我跟中年大叔加了微信,他的微信名称叫梅晓歌,微信头像就是他自己。

这之后我便回家了,大概2个多小时后,手机提示充电宝已经还了,于此同时梅晓歌问我多少钱。

“6块钱。”我回道。

那边发了6元过来,再次道谢。

我们聊了几句,便也没再说啥,空闲的时候,我又研究起了高尔夫球杆。

此前的梦境中,隐约听到狗叫,今天在医院见到忠伯,那个中年女人说忠伯有条狗不见了,我隐约感觉这其中怕是有什么关联。

第二天,我本来想去高尔夫球场再去看看,但是却被阻拦了,哪怕是之前有李志恒带进去过,但是除非再找李志恒,否则还是不能进。

此外就是加入会员了,而加入会员需要现在的会员推荐,还要有会员退出,才能加入到会员,此外会员费每年30万。

先不说我有没有那么多钱,真有花30万弄个会员我觉得也太浪费了。

无奈我只好在高尔夫球场附近逛逛,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走了大约十几分钟,高尔夫球杆背包突然倒了,我弯腰去捡,却闻到一股腐烂的味道。

我走过去查看,发现是一只死狗,这狗正是梦里的那条狗。

再联想到此前洗球杆的时候突然出现血迹,脑海中出现一个猜想,这条狗可能是被球杆打死的。

我当即报警了,很快警察来了,我也将球杆给了警察,并将球杆可能是打死狗的可能性告诉了警察。

隔天,我正常去上班,在仓库拍照写程序。

因为昨天我请教是用了不舒服的理由,冯祖仪便关心的道:”还好吧,头还疼吗?”

“恩,没啥事了。”我道。

“这两天你还有做梦吗?那天我们去球场什么都没发现,要不要有时间我们再一起去啊?”冯祖仪道。

“其实不用了,我想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我道。

“为什么?”冯祖仪奇怪的道。

“其实昨天我去了高尔夫球场,但是我进不去,所以我就沿着球场附近逛了下,……”我把昨天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听到最后冯祖仪明显不高兴了,闷声道:“你怎么不找我一起去啊。”

“我是觉得我可以自己搞定,所以就没叫你。”我道。

“那怎么行,你之前都是带我一起的。”冯祖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带着几分撒娇。

说话间,还抓着我的手臂摇晃,我甚至都不敢看冯祖仪,心跳的厉害。

“那……那好吧,下次叫上你。”我道。

“那你叫了警察,后来呢?”冯祖仪问道:“有没有告诉忠伯?”

“他还在昏迷呢,我也没他邻居的电话。“我道。

“昏迷也可以告诉他啊。”冯祖仪道:“说不定他听到以后会清醒呢?”

“你说的也对。”我点头道。

“那我们一起去医院看忠伯?”冯祖仪说是询问,但是却是迫不及待的拉着我就去医院。

也不知道冯祖仪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一路上对我比以往更热情了几分,肢体动作也多了一些,哪怕是到了医院,也是在我后面微微侧身,一手搭在我一边肩膀上。

而李志恒也是刚好路过看到我们了,只是看我们不仅又在一起,还拉拉扯扯的,当即就脸色有点不爽了。

“阿仪,你怎么来医院了。”李志恒都没搭理我,只是看着冯祖仪回道。

看到男朋友来了,冯祖仪也松开了手,笑着走了上去,道:“我们来找一个人,他叫忠伯。”

听到忠伯,我敏锐的发现,李志恒明显脸色有点不自然,但是很快被掩饰了下去,问道:“他几号病房?”

冯祖仪伸出手想拍我手臂,但是想起男朋友在身边,手到半空又停住了,问道:“在几号病房来着?”

“4B病房1号床。”我道。

“你会不会正好认识这个病人呀?”冯祖仪问道。

“不认识。”李志恒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我也不认识,是阿明找他,阿明找他有点事情说。”冯祖仪笑着道:“行了,你去忙吧,我们不打扰你了。”

李志恒显然不放心让女朋友跟我单独相处,当即道:“我正好中午休息,陪你一起去吧。”

见男友这么说,冯祖仪当即开心的跑过去抱着李志恒手臂,“好呀,谢谢李医生。”

这现在轮到在后面的我有点不爽了,但是也无可奈何,谁让人家才是男女朋友呢。

很快我们到了病房前,冯祖仪拿着病例想让李志恒帮忙看看,李志恒却推辞道:“其实我不是他的医生,这不符合固定,而且头部受伤很复杂。”

冯祖仪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多想,转而对我道:“阿明,虽然忠伯昏迷了,但是你还是说一下吧。”

“恩。”我答应了一声,而后走上前轻声道:“忠伯,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想帮你找到方包的,但是没想到……”

我说话的时候,忠伯似乎眼皮动了下,冯祖仪连忙推了一下男友,“他刚才是不是动了,你快看看。”

“其实……”李志恒有点抗拒,转头想跟冯祖仪解释什么,但是忠伯却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李志恒转头去看,却发现忠伯已经睁开眼睛了。



上一篇:我的空间64:高尔夫球杆(2)下一篇:我的空间66:高尔夫球杆(4)

使用道具 举报

Q群

扫一扫加入Q群

APP

扫一扫下载APP

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