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二卷:异搜店 我的空间68:高尔夫球杆(6)

一定 本书目录 2023-01-113,071 字
“你们认识我爸爸啊?”方慧珊惊奇的道。

“你爸爸在我家店里上班呢。”冯祖仪笑着解释道。

“这么巧的么?”方慧珊也是连连感叹。

尽管方慧珊是方德的女儿,但是我跟冯祖仪也仅仅是闲聊了几句也就离开了。

方慧珊家楼下,我跟冯祖仪还在讨论方家的事情。

“你说德哥会不会因为她女儿生病了才欠下这么多钱?”冯祖仪问道。

“给阿珊出国看病,应该要不少钱,所以德哥才给借钱。”我道。

“那些放贷的人太坏了。”冯祖仪愤愤不平的道:“德哥没钱就逼他去做犯法的事情,逼他偷车,还撞伤了忠伯。”

“对了,你现在还想把那套高尔夫球杆交到警局吗?”冯祖仪道。

“对啊。”我道。

“你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吗?之前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店里,之前明明消失了,却突然之间出现在店里,要不是我们今天送它去警局,也不会遇到德哥的女儿,还有啊,要不是球杆,你也打不过那些人吧。”冯祖仪道:“我总觉得它还有话跟你说。”

冯祖仪以为我是因为高尔夫球杆才能打的过他们,我也顺势道:“我也不知道,当时看到你们有危险,我拿着高尔夫球杆,感觉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些打斗的经验。”

“要不然这样,球杆你先带回家,再放三天,这三天没事情发生,我们再送去警局?”

冯祖仪停了下来,与我四目相对,一双如秋水一般的眸子中带着期盼,我无奈的道:“好吧,听你的。”

第二天中午,方德特意请我和冯祖仪吃饭,当然,吃的是路边的小饭店。

“阿珊给我说了你们帮她打跑了小混混,真的是谢谢你们。”方德感激的道。

“我们也是刚好路过。”冯祖仪道:“对了德哥,原来阿珊有肾病,之前没听你说过啊。”

方德苦笑道:“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不过她现在换肾以后已经好多了。”

我则默默吃着东西,在想着一些事情,而方德见气氛不错,犹豫了下,道:“既然你们知道了我的事情,我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我那车祸的案子明天要上庭,正好阿珊明天要复诊,你们能不能陪她去复诊?”

冯祖仪一口答应道:“可以啊德哥,交给我们,我们明天会陪她去复诊的。”

“那真是谢谢你们。”方德沉默了几秒,又厚着脸皮道:“对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以后能不能去多去看看她?”

“当然可以,我们会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的。”冯祖仪此时似乎想起来,应该询问我的意见,当下浅笑看着我道:“阿明对吧。”

我还能说啥,你都答应了,“对啊,放心吧,德哥。”

“那我就安心了。”方德松了口气。

“对了,德哥,你要不然去看看忠伯,如果他肯原谅你,帮你求情,可能你会判的轻一点啊。”冯祖仪道。

“算了,我看到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方德脸色有点不自然,却用喝饮料及时掩盖了过去。

“要不然我们帮你跟忠伯说一下?”冯祖仪道。

“别了别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方德当即就站了起来,“对了,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这顿我请。”

方德离开,冯祖仪跟我则是继续吃东西,我看了一眼侧脸精致的冯祖仪,强忍着心中那股心动的感觉,狠心的道:“阿仪,其实我明天可能不能陪你去医院,我答应谢叔帮他送货。”

“这样啊,没事,我陪阿珊去医院就行了。”

第二天,我在家闲着没事,感觉有点口渴,就去客厅喝水。

而后我准备回到房间上会网,却没发现球杆倒地,我踩到了球杆,人摔倒了,而头也磕破了。

听到动静的谢美嫦走进来,发现我受伤了,当即将我送去了医院。

没多久谢添胜也来了,但是姐弟两个都有事情,呆了一会也就离开了。

两人刚离开,虚幻的高尔夫球杆又出现了,我本不想理会,但是其一直在,我没办法只好跟着它走。

“又来见忠伯。”高尔夫球杆一路居然带我来见忠伯,而到了这里我才发现,冯祖仪跟方慧珊居然也在。

方慧珊道歉,忠伯却似乎很生气,而言谈中两人的时间却对不上,忠伯说是上午十点被撞的,而方慧珊却说上午还在给奶奶扫墓。

冯祖仪看到我受伤,少不了一些关心询问,而后我们很自然的一起出院了。

而经历了这次受伤,我也不逃避了,我也算是看出来了,冯祖仪就像是个任务指引的NPC,在任务完成之前,就算我避开,也会被引导再次进入任务。

晚上,方慧珊家里,我跟冯祖仪都没走,都在等方德回来。

晚上八点多,方德回来,“你们都在啊,对了,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让我正常吃药就好。”方慧珊道:“爸,今天我去看了忠伯说,他说他是上午10点被撞的,可是那天我们上午还在祭拜奶奶,为什么你要撒谎?”

“是啊,德哥,你如果有什么苦衷可以跟我们说,我跟阿仪是真心想帮你的。”我道。

“你们帮不了我,我欠了很多钱,如果我不帮人顶包,我怎么还钱。”方德喊道。

方德而后说起了事情的经过,那天跟女儿阿珊一起去扫墓以后,被人叫去顶包,对方承诺事成之后不仅不用还钱,还能得到一笔钱。

事情说完,我们跟方德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站在我跟冯祖仪的立场,这样是在助纣为虐,而方德的话也让我们不知道怎么说,如果去告发方德,那欠账那边不会放过他,法律会追究他妨碍司法公正。

而出来以后,我跟冯祖仪也有分歧,冯祖仪的观点就是,哪怕是为了女儿,也不能是非不分,然而我则偏向于不能害了方德,而我那句:“难道真的要去揭发德哥,让他继续被追债以及报复?”

冯祖仪听了我的话更加生气了,都不搭理我了,快步离开,我追了一会,却被其少有的凶了回来,“你别跟着我,我现在很烦。”

晚上,谢美嫦回来,拿来一张照片,“孙明啊,你不是会电脑么?这个老照片你帮忙弄电脑上去,看看能不能修复再打印出来,这是李太太跟她儿子的照片。”

“恩,好。”我答应道。

闲聊的时候谢美嫦提及一件事,在其准备进去的时候,听到母子俩在吵架,话语中李志恒更是提及自己开车撞到了人。

事情似乎越来越明朗了,第二天我将高尔夫球杆送去警局,偶然间看到了一张涉事车辆的照片,虽然我不记得车牌,但是车型却是与李志恒此前丢的一部车很像。

而后冯祖仪打来电话,我问了下此前李志恒那辆车的车牌,结果居然与警局那辆车对上了。

事情到这里,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开车撞人的是李志恒,方德是在跟李志恒顶包,揭发的话,方德会继续被追债、报复。

晚上,我稍微推演了一下未来的发展,如果这件事被揭发,吴玉玲会跟其儿子李志恒吵架闹掰,李志恒会坐牢,而吴玉玲也会恼羞成怒的故人来打杂烧毁立堂记。

也因此,未来几天,冯祖仪找我说商量找出开车撞人的那个混蛋,我都借口给谢添胜送货没空搪塞过去了。

直到这天,冯祖仪找上门,我才知道谢添胜去送货,冯祖仪一打听结果穿帮了。

“说什么在忙,结果你就是忙着打游戏吗?”冯祖仪气呼呼的道:“那个高尔夫球杆呢。”

“送去警局了。”我说道,同时心中嘀咕:任务道具都没了,我看你这个NPC要怎么推动剧情。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我觉得我也是没救了,冯祖仪在生气,我居然觉得有种别样的韵味与风情。

“额。”我苦笑道:“那它毕竟是证物,说不说都要送去的。”

“你跟我走。”冯祖仪拉着我的手腕就往门口去,我苦笑,“去哪啊,你等等,至少让我换个衣服吧。”

没多久,我们打车来了高尔夫球场附近。

我有点无语,冯祖仪带我来忠伯出事的地点感应一下,我说感应不到,冯祖仪让我认真一点。

一番扯皮,我提议道:“我还是把这里拍下来,回家再慢慢感应。”

“也好。”冯祖仪道。

然而我才拍几张,却感觉头疼的厉害,冯祖仪看到不对劲,过来扶着我,“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很不好,要不然我扶你去旁边休息,我来帮你拍。”

我点点头答应,走路的时候因为冯祖仪扶着我,我不时感受到了冯祖仪的胸前的柔软,可是我却无心享受,因为头疼的难受。

冯祖仪拍了一些照片,翻看照片的时候,却看到了那张警方的照片,冯祖仪气呼呼的过来,“这种照片是什么?”

“还给我。”我下意识的要拿过来,可是冯祖仪却躲过了,继续问我:“这是警方的文件,上面写着肇事逃逸的车辆,这辆车是志恒的,难道说德哥是在给志恒顶罪?”

我苦笑,历史终究是无法改变的。



上一篇:我的空间67:高尔夫球杆(5)      下一篇:我的空间69:高尔夫球杆(7)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Q群

扫一扫加入Q群

APP

扫一扫下载APP

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