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二卷:异搜店 我的空间69:高尔夫球杆(7)

一定 本书目录 2023-01-162,292 字
“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冯祖仪气呼呼的瞪着美目。

我叹了口气,有点头疼,但是还是老实的道:“我送球杆去警局的时候,无意间拍到的,当时只觉得有点眼熟,但是不确定。”

“但是你后来问了我车牌,为什么不告诉我?”冯祖仪质问道。

“我……”我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冯祖仪那我的手机将图片传给了她的手机,然后也不搭理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尽管事情是按照不理想的轨迹发展,但是我也没有坐以待毙,我开始动用空间的力量,记录冯祖仪的因果线与经历,并且将其上传到空间之中去。

而后通过冯祖仪记录与其相关的其他人的因果线,并且同样让空间系统记录。

当做完这些之后,我发现我居然可以通过系统查看到冯祖仪那边所经历的大概经过。

冯祖仪不出意外的去找了李志恒的质问,李志恒无奈之下还是说了出来真相。

那天李志恒的妈妈吴玉玲要跟几个有钱人约了打高尔夫,这其中就有要去凑热闹,想打听股票基金行情的冯祖辉。

吴玉玲的车坏了,所以李志恒送吴玉玲去高尔夫球场,路上母子俩聊天,吴玉玲就各自数落冯祖仪家里人。

因为聊天分心,李志恒没有看到走出来的忠伯。

用李志恒的话说,他当时第一反应是救人和报警,但是却被吴玉玲拦住了,拉着她开车走了。

而后吴玉玲安排找人去顶罪,而这个顶罪的人就是方德。

然而天意弄人,后来冯祖仪居然找李志恒带其去高尔夫球场,而忠伯更是被送到李志恒的医院,李志恒很自责,但是又不敢去自首。

而此刻李志恒就在自责,因为根据忠伯的主治医生说,如果忠伯早点送去医院,那可能他的腿还有的治。

而冯祖仪则是觉得做错了事情要自己承担,在把该说的都说了后便离开了。

冯祖仪在离开李志恒家里后,便去医院看了忠伯。

我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冯祖仪本来想跟忠伯坦白,但是最终依然是没勇气说出来。

医院某个休息的长椅,我跟冯祖仪坐在一起,冯祖仪自责的道:“志恒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是个医生,撞了人居然肇事逃逸,还找人顶包,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没勇气跟忠伯坦白。”

“我不告诉你就是怕你像现在这样难过。”我道:“其实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不如考虑下如何善后,我猜测李志恒被你这样一说,可能会去自首,方德顶罪坐牢,忠伯的残疾,都需要李志恒来负责,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吴玉玲怕是不会同意,因为李志恒一但坐牢,他的前途怕是毁了。”

提及李志恒的妈妈,冯祖仪微微皱着好看的眉头,“可是做错了事情的是他们,她总不至于还来找我们麻烦吧?”

“但是站在她的角度上来说,本来她都把事情搞定了,找了人顶罪,是你毁了她儿子的前程。”

“那她会怎么做?找人打我?”冯祖仪道。

“不知道。”我苦笑道:“最近只能是小心点了,你跟李志恒之间怕是……”

第二天,李志恒将冯祖仪约了出来,李志恒提出了分手,也表示自己会去自首。

而李志恒在分开后便去了警局,在警局,吴玉玲打了李志恒,还想替自己的儿子顶罪,怕影响他的前程,但是被李志恒拒绝。

第三天,江城日报、江城新闻等都报道了,江城医院医生肇事逃逸后找人顶罪,今天去自首。

当晚我就去找了冯祖仪,根据推演,吴玉玲会在今晚找人来打杂冯祖仪家里。

然而当我赶到的时候就感觉不妙,因为系统反馈,这里已经被戾气所笼罩,我的内力与系统功能都将受到限制。

而此时在立堂记,冯祖辉跟冯立堂在讨论新闻的事情,冯立堂让冯祖辉去安慰冯祖仪,而此刻的冯祖仪则是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还差点打破了东西。

“老板。”就在此时,我走了进来,跟冯立堂打了个招呼,便去找冯祖仪了。

“阿仪,我看了新闻,志恒他……”李志恒怎么我其实并不在乎,过来只是照看下冯祖仪。

“我没事。”冯祖仪唉声叹气的道。

我跟冯祖仪还没说上几句话,就有几个人拿着棍子走了进来,见到东西就打杂,在门口附近的冯祖辉与冯立堂都遭到了殴打,但是他们看到冯祖仪之后当即就朝着冯祖仪来了。

我见势不妙,拉着冯祖仪往楼上去,上楼梯的时候被他们追到,挨了一棍,但是好在我也踢开了他们成功上楼了。

来到二楼仓库,我想关门,但是却被他们赶到,用棍子阻挡,此刻冯祖仪吓的不知道怎么办,仓库里没什么躲避,而我也在地上挨打。

就在此时,冯祖仪看到了高尔夫球杆,将高尔夫球杆丢给我,喊道:“阿明,球杆。”

我及时的拿住了球杆,顿时被压住的气运得到了挣脱,三两下就将几人打倒在地。

见打不过我,他们也不纠缠,当下就离开了。

冯祖仪家里,冯立堂气呼呼的道:“臭小子,是不是你在外面得罪了人。”

“跟我没关系啊。”冯祖辉委屈的道:“我最近都在店里。”

冯立堂继续问道:“是不是你欠了钱?”

“没有。”冯祖辉再次否认,而后狐疑的看向冯祖仪,“是不是妹妹啊,那些人追她去仓库。”

“我想应该不是。”我看他们怀疑祖仪,怕他们联想到李家,当下道:“那些人似乎没什么目标,看到人就想打一顿。”

“糟糕了,连是谁都不知道,防都没办法防。”冯立堂苦笑道。

“没事的,我没报警了,我想警方会调查清楚的。”冯祖仪道。

说话间,门铃响了,来了两个警察,声称有人举报冯祖仪虐待小动物。

而举报人就是此前跟冯祖辉一起打高尔夫球的伍叔,此人跟李家关系密切,跟吴玉玲更是好朋友。

回去的路上,冯祖仪猜测道:“先是去我家打砸,现在又举报我哥,符合这些条件的也只有吴玉玲了吧,你说我要不要去警局说明这些情况?”

“千万不要。”我苦笑道:“我没没有任何证据,对她也没任何威胁,不如这样吧,我们明天去下医院把情况跟忠伯说清楚,如果能说服他原谅志恒,想必李家很愿意给一笔钱给他,忠伯也需要钱来度日,而志恒也能减轻刑罚吧,此外对我们自己也有好处,我们帮助了李家,吴玉玲如果还不依不饶,那就只能将这件事告诉李志恒了,让他来志恒他妈妈。”

冯祖仪想了几秒,然后点点头道:“听你的吧。”

第二天,我跟冯祖仪一起去见了忠伯。



上一篇:我的空间68:高尔夫球杆(6)      下一篇:我的空间70:大结局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Q群

扫一扫加入Q群

APP

扫一扫下载APP

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