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锦香亭(清代白话长篇言情小说)古吴素庵主人著第1页

第一回 钟景期三场飞兔颖

词曰:上苑①花繁,皇都春早,纷纷觅翠寻芳。

画桥烟柳,莺与燕争。

一望桃红李白,东风暖满目韶光。

秋千架,佳人笑语,隐隐出雕墙。

王孙行乐处,金鞍银勒,玉觴②瑶觞③。

渐酒酣歌竟,重过横塘。

更有赏花品鸟,骚人辈仔细端详。

魂消处,楼头月上,归去马蹄香。

《满庭芳》这首词单道那长安富贵的光景。

长安是历来帝王建都之地,秦曰咸阳,汉曰京兆。

到三国六朝时节,东征西战,把个天下四方五裂,长安宫阙俱成灰烬瓦砾。

直至隋,炀帝无道,四海分崩,万民嗟怨。

生出一个真命天子,姓李名渊。

他见炀帝这等荒淫,就起了个拨乱救民的念头。

在晋阳地方,招兵买马,一时豪杰俱来归附。

那时有刘武周、萧铣、薛举、杜伏威、刘黑闼、王世充、李密、宋老生、宇文化及各自分据地方,被李渊次子李世民一一剿平,遂成一统,建都长安,国号大唐。

后来世民登极,就是太宗皇帝,建号贞观。

文有房玄龄、杜如晦、魏征、长孙无忌等;武有秦琼、李靖、薛仁贵、尉迟敬德等,一班儿文臣武将济济跄跄④。

真正四海升平,八方宁静。

后来太宗晏驾⑤,高宗登基,立了个宫人武曌⑥为后。

那武后才貌双全,高宗极其宠爱。

谁想他阴谋不轨,把那顶冠束带撑天立地男子汉的勾当,竟要兜揽到身上担任起来。

他虽然久蓄异心,终因老公在前碍着眼,不敢就把偌大一个家计包揽在身。

及至高宗亡后,传位太子,年幼懦弱,武后便肆无忌惮,将太子贬在房州安置,自己临朝听政,改国号曰周,自称则天皇帝。

彼时文武臣僚无可奈何,只得向个迸裂的雌货叩头称臣。

那武氏俨然一个不戴天平冠的天子了。

却又有怪,历朝皇帝是男人做的,在宫中临幸①嫔妃。

那则天皇帝是女人做的,竟要临幸起臣子来。

始初还顾些廉耻,稍稍收敛。

到后来习以为常,把临幸臣子只与做临幸嫔妃,彰明较著,不瞒天地的做将去。

内中有张昌宗、薛敖、曹怀义、张易之四人最为受宠。

每逢则天退朝寂寞,就宣他们进去玩耍,或是轮流取乐,或是同榻寻欢。

说不尽宫闱②的秽德,朝野的丑声。

亏得个中流砥柱的君子,狄仁杰与张柬之尽心唐室,反周为唐,迎太子复位,是为中宗。

却又可笑,中宗的正后韦氏,才干不及则天,那一种风流情性,甚是相① 苑——帝王的花园。

② 罍(léi,音雷)——古代一种盛酒的器具。

③ 觞(shāng,音商)——古代喝酒用的器物。

④ 济济跄跄——济济:形容众多。

跄跄:步趋有节貌。

⑤ 晏驾——古代称帝王死亡的讳辞。

⑥ 曌(zhào,音照)——唐武则天自制十九字之一,义同“照”,以为己名。

① 临幸——古代皇帝车驾所至为幸,因称皇帝亲临为“临幸”。

② 宫闱——谓后妃所居之处。

同,竟与武三思③在宫任意作乐。

只好笑那中宗,不惟不去觉察他,甚至韦后与武三思对坐打双陆④,中宗还要在旁与他们点筹。

你道好笑也不好笑。

到得中宗死了,三思便与韦氏密议,希图篡位。

朝臣没一个不怕他,谁敢与他争竞?幸而唐祚⑤不应灭绝,惹出一个英雄来。

那英雄是谁?就是唐朝宗室,名唤隆基。

他见三思与韦氏宣淫谋逆,就奋然而起,举兵入宫,杀了三思、韦氏并一班助恶之徒,迎立睿宗。

睿宗因隆基功大,遂立为太子。

后来睿宗崩了,隆基即位,就是唐明皇了。

始初建号开元,用着韩休、张九龄等为相,天下大治。

不意到改元天宝年间,用了奸相李林甫。

那些正人君子,贬的贬,死的死,朝廷正事尽归李林甫掌管。

他便将声色货利,迷惹明皇,把一个聪明仁智的圣天子,不消几年,变做极无道的昏君。

见了第三子寿王的正妃杨玉环标致异常,竟夺入宫中,赐号太真,册为贵妃。

看官,你道那爬灰的勾当,就是至穷至贱的小人做了,也无有不被人唾骂耻辱的,岂有治世天子,做出这等事来,天下如何不坏?还亏得全盛之后,元气未丧,所以世界还太平。

是年开科取士,各路贡士①纷纷来到长安应举。

中间有一士子②,姓钟名景期,号琴仙,本贯武陵人氏。

父亲钟秀,睿宗朝官拜功曹,其妻袁氏,移住长安城内。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