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玉支肌(天花藏主人)TXT下载及阅读第1页

《玉支肌》 难部 明 沈德符抄本

第一回

老侍郎兔鹘题诗童子笑

村先生龙蛇染翰美人惊

词曰:

白面书生,红颜女子,灼灼翩翩非不美。

若无彩笔附高名,一朝草木随流水。

江梦生花,谢庭絮起,千秋始得垂青史。

闲将人品细评论,果然独有才难耳。

右调《踏莎行》

话说浙江处州府,有一个青田县。

这县为何叫做青田?盖因昔人有一个叶法善仙师,曾栖此学道,道法成时,忽田中生出许多青芝来献瑞,故一时惊美其事,遂相传叫做青田。

这青田县,峰峦高峙,十分秀美,内有一个石门洞,更是幽奇,书中称为玄鹤洞天者,即是此地。

洞之西南悬崖上,飞下一道瀑布来,冬夏不竭,甚为奇观胜赏。

只因地脉灵异,往往生出高人。

在国初,已生过一个刘伯温先生,做了一番事业,享了一个大名。

只道山川秀气泄发无余,不期天地精华,生生不尽,后又生出一个高人来。

这高人姓管名灰,表字春吹,乃宋仁宗时管师复的子孙。

这和灰生来天资出类,才美过人,二十外,便中了明成化年间的进士,历官中外,大有贤声。

还未及五十,早已做到礼部侍郎。

因素志慕汉张子房辟谷之高,便弃职而归隐于林下,每欲飘然遗世而去。

只因夫人早丧,遗下一女一子。

若是子女生得寻常,他也不暇顾惜,不期生得这个女儿,美如春花,皎同秋月,慧如娇鸟,烂比明珠。

这还是女子之常,不足为异,即其诗工咏雪,锦织回文,犹其才之一斑。

至于俏心侠胆,奇志明眼,真有古今所不能及者。

生到一十六岁,袅袅翩翩,竟是一个女中的懦士。

父亲爱之如宝,因与他起个名字,叫做彤秀,别字青眉。

又不期生得这个儿子,神清骨秀,又自不凡,自小儿便不好嬉戏。

到了五、六岁上,便随着姐姐读书习字,朝夕不懈。

到了七、八岁,延师教训,果能默默领受。

故到了十岁,便知书能文,已宛然是一个成人。

父亲爱之不减青眉,望其大振家声,因替他起个名字,叫做管雷,表字不闻。

因有了这等两个儿女,夫人许氏又早丧了,一时去不暇,故将辟谷的念头只管耽搁了。

却喜自家年还不老,尚有可待,故急急要完儿女婚姻之事。

只奈青田僻在山中,哪里便有可意儿郎,招为门婿。

虽然没有,他却时时留心访求。

一日,春光明媚,柳舒花放,他在家中闷坐不住,因带了家人童子,并携了游春之具,依旧到石门洞西来看瀑布。

原来这看瀑布所在,已有人造了一座小亭子,叫做喷雪亭,紧对着这瀑布,供游人玩赏。

管灰到了,坐在亭子上,赏玩多时,心下甚是快畅,欲到题一诗以寄兴。

因想起李太白题瀑布诗,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之句,精警豪放,一时难与争衡,故拿着笔在粉壁上将要写,又歇下了。

想一想,忽又提起笔来。

及待要写,却又沉吟缩手,不敢下手。

不半晌,如此者两、三遍。

正尔思索枯肠,不防背后有人看见,嘻的一声笑将起来。

管灰听了,心惊道:“甚人笑我?”忙回头一看,只认做是甚诗人、韵士,谁知大不相干,却是一个八、九岁发还不曾齐眉的小村学生。

初看时,半是抱惭,半是含怒。

及看明是个村学生,转笑起来。

就问道:“学生,我在此题诗,你笑些甚么?”

那小村学生却甚老实,也不避忌,竟说道:“我看见你这等一位齐齐整整的老先生,为何题诗拿着支笔兔起鹘落的这等烦难?故不觉失笑”。

管灰道:“我做诗烦难,你笑也罢。

只是你曾看见哪个做诗容易?”小学生道 :“别人我不看见,只看见我家先生,年纪还没有二十岁,在馆中哪一日不做诗。

凡做诗,提起笔来就写。

要三首便三首,要五首便五首,要律诗便律诗,要绝句便绝句,要长篇古风便长篇古风,从不见他提起放下,象老先生这等吃力。”

管灰道:“你这先生姓甚名谁?”小学生道:“先生的学馆,就在前面豹吠村里。”

管灰道:“离此多远?”小学生道:“不上一里,远是不远,只是弯弯曲曲都是小路,不甚好走,有些难认。”

管灰道:“我要到馆中去望望你先生,你肯领我去么?”小学生摇着头道:“我那先生为人甚是疏冷,只喜自家读书,怕与人往来。

我若领你去,妨了他的功夫,他就要打我哩!”说罢,慌忙就走去了。

管灰想道:“乡下先生题诗,信笔胡涂乱抹,自无可取。

但他说年未二十,肯读书,不喜交接人,这就不可量矣。

我左右闲在此,况路又不远,何不步去探访一回。”

一面就叫一个家人先去暗暗访问,然后叫童子收了笔砚,也不做诗,就随后缓步而来。

路虽曲折,却花迎柳引,甚有幽逸之致。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