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加入书签 我的书签

南史(李延寿 · 二十四史)TXT下载及阅读(完结)第1页

卷一宋本纪上第一

宋高祖武皇帝讳裕,字德舆,小字寄奴,彭城县绥舆里人,姓刘氏,汉楚元王交之二十一世孙也。

彭城楚都,故苗裔家焉。

晋氏东迁,刘氏移居晋陵丹徒之京口里。

皇祖靖,晋东安太守。

皇考翘,字显宗,郡功曹。

帝以晋哀帝兴宁元年岁在癸亥三月壬寅夜生,神光照室尽明,是夕甘露降于墓树。

及长,雄杰有大度,身长七尺六寸,风骨奇伟,不事廉隅小节,奉继母以孝闻。

尝游京口竹林寺,独卧讲堂前,上有五色龙章,f僧见之,惊以白帝,帝独喜曰:“上人无妄言。”

皇考墓在丹徒之候山,其地秦史所谓曲阿、丹徒间有天子气者也。

时有孔恭者,妙善占墓,帝尝与经墓,欺之曰:“此墓何如”孔恭曰:“非常地也。”

帝由是益自负。

行止时见二小龙附翼,樵渔山泽,同侣或亦睹焉。

及贵,龙形更大。

帝素贫,时人莫能知,唯琅邪王谧独深敬焉。

帝尝负刁逵社钱三万,经时无以还,被逵执,谧密以己钱代偿,由是得释。

后伐荻新洲,见大蛇长数丈,射之,伤。

明日复至洲,里闻有杵臼声,往觇之,见童子数人皆青衣,于榛中捣药。

问其故,答曰:“我王为刘寄奴所射,合散傅之。”

帝曰:“王神何不杀之”答曰:“刘寄奴王者不死,不可杀。”

帝叱之,皆散,仍收药而反。

又经客下邳逆旅,会一沙门谓帝曰:“江表当乱,安之者,其在君乎。”

帝先患手创,积年不愈,沙门有一黄药,因留与帝,既而忽亡,帝以黄散傅之,其创一傅而愈。

宝其馀及所得童子药,每遇金创,傅之并验。

初为冠军孙无终司马。

晋隆安三年十一月,祅贼孙恩作乱于会稽,朝廷遣卫将军谢琰、前将军刘牢之东讨。

牢之请帝参府军事,命与数十人觇贼,遇贼f数千,帝便与战,所将人多死,而帝奋长刀,所杀伤甚f。

牢之子敬宣疑帝为贼所困,乃轻骑寻之;既而f骑并至,遂平山阴,恩遁入海。

四年五月,恩复入会稽,杀谢琰。

十一月,牢之复东征,使帝戍句章,句章城小人少,帝每战陷阵,贼乃退还浃口。

时东伐诸将,士卒暴掠,百姓皆苦之,惟帝独无所犯。

五年春,恩频攻句章,帝屡破之,恩复入海。

三月,恩北出海盐,帝筑城于故海盐,贼日来攻城,城内兵少,帝乃选敢死士击走之。

时虽连胜,帝深虑f寡不敌,乃一夜偃旗示以羸弱,观其懈,乃奋击,大破之。

恩知城不可下,进向沪渎,帝弃城追之。

海盐令鲍陋遣子嗣之以吴兵一千为前驱,帝以吴人不习战,命之在后,不从。

是夜帝多设奇兵,兼置旗鼓,明日战,伏发,贼退,嗣之追奔陷没。

帝且退且战,麾下死伤将尽,乃至向处止,令左右解取死人衣以示暇。

贼疑尚有伏,乃引去。

六月,恩浮海至丹徒,帝兼行与俱至,奔击大破之。

恩至建邺,知朝廷有备,遂走郁洲。

八月,晋帝以帝为下邳太守。

帝又追恩至郁洲及海盐,频破之。

恩自是饥馑,奔临海。

元兴元年,荆州刺史桓玄举兵东下,骠骑将军司马元显遣牢之拒之,帝又参其军事。

玄至,帝请击之,牢之不许,乃遣子敬宣诣玄请和。

帝与东海何无忌并固谏,不从。

玄克建邺,以牢之为会稽内史。

牢之惧,招帝于广陵举兵,帝曰:“人情去矣,广陵亦岂可得之”牢之竟缢于新洲。

何无忌谓帝曰:“我将何之”帝曰:“可随我还京口。

玄必守臣节,当与卿事之;不然,与卿图之。”

玄从兄修以抚军将军镇丹徒,以帝为中兵参军。

孙恩自败后,惧见获,乃投水死于临海,馀f推恩妹夫卢循为主。

玄复遣帝东征。

二年,循奔永嘉,帝追破之。

六月,加帝彭城内史。

十二月,桓玄篡位,迁晋帝于寻阳。

桓修入朝,帝从至建邺,玄见帝,谓司徒王谧曰:“昨见刘裕,风骨不恒,盖人杰也。”

每游集,赠赐甚厚。

玄妻刘氏,尚书令耽之女也,聪明有智鉴,尝见帝,因谓玄曰:“刘裕龙行虎步,视瞻不凡,恐必不为人下,宜早为其所。”

玄曰:“我方平荡中原,非裕莫可,待关、陇平定,然后议之。”

修寻还京口,帝托以金创疾动,不堪步从,乃与无忌同船共还,建兴复计,及弟道规、沛国刘毅、平昌孟昶、任城魏咏之、高平檀凭之、琅邪诸葛长人、太原王元德、陇西辛扈兴、东莞童厚之,并同义谋。

详情 下一页

离线缓存

整本离线下载